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玄极冰 (1)
章节列表
第八章 玄极冰 (1)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蔡晟嘀咕道:“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就必须要将这块石碑打碎才能真正的将禁制破除了!

蔡晟终于决定要破了这水泫阵,南吕国能够偏安一时,终究不能永远偏安下去,何况若一直都生活在很舒适,没有外敌的环境中,只会让南吕国人变得日益懒散,依赖性日增。终有一天,即便没有外敌,南吕国也会自己走上灭亡之路。

对于蔡晟自己而言,若不将水泫阵破除,又怎么能离开南吕国呢?

贯注真元力的嚣魔刃发出耀眼的蓝光,朝着石碑横切过去,王器和石碑本身的符咒相撞,一阵隆隆的声音向四面八方散开,石碑立即应声而断,原本萦绕在石碑上的金光随着石碑缓缓倒塌下去,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断裂的石碑沉落湖底,激起阵阵浑浊的湖水,立即有无数条小鱼乘机冲了过来,攫取浑浊的湖水中隐藏的食物,这水泫阵护着此处这么多年,是以各种营养物质储存甚多,此刻顿时变成鱼虾的天堂。

随着水泫阵的阵眼的破除,五颗水砾石也失去了聚集的目标,顿时暗淡下来,永久的沉没在了湖底之中,四周旋转的水柱也逐渐停止,原本汹涌的湖底终于是恢复了平静。

而笼罩着南吕国天空的禁制终于解开了,一时之间云雾散开,露出了更为广袤的土地。

在南吕国边境上的一个小村子里,一个村民正慌慌张张地往村长的屋子里跑去:“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村长!”

“出了什么事了,二柱?”一头白发的村长颤颤歪歪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消失了,都消失了!”

“什么消失了,你倒是说清楚呀?”

二柱道:“村口……村口,河对面的云雾突然之间……消……消失了。”

村长惊的往后一腿,差点没坐到地上,结结巴巴地问道:“那……河对面有什么?”

二柱喜笑颜开道:“都是庄稼,那土地真叫一个肥沃啊!”

村长激动地道:“快,快扶我去看看……”

从这一刻起,南吕国四处边界的国民都发现,原来这世界是如此之大,原来在他们所熟知的世界的外面还有那么广阔的地方,对未知大陆的好奇,必将引发新一轮的征伐。

浮出水面的蔡晟却正好见到了旭日初升的美丽景象,银白色的光线照在蔡晟的脸上,令他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在这一刻,他的心神渐渐归于宁静,仿佛阳光正在对他进行洗礼一般,将他体内所有污浊的东西统统清理干净了,就在这一刻,蔡晟突然进入了内外无别、气息均匀的奇异状态,人体仿佛成了一个无分别的整体,与外界的虚空结合在一起。身体内外变成了一种无分别的实在,那是一种难以名状感觉,虽然有些虚灵但又非一无所有,身体内外灵通无碍。

刹那间蔡晟体内的真元力有如脱缰的野马一样猛奔起来,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令他浑身充满重生般的张力,浑身一震之后,他已经停滞许久的修真境界一举突破元婴期,终于达到了空冥初期的境界。

他的心神在刹那间得道一种明悟,只觉得在自己真元力的催动下,灵力不断向外扩张,一直触摸到天空之外,几乎在同一时刻蔡晟突然弄清楚了泡沫世界的秘密。既然自己先前进来的那个气泡代表了一个世界,那么只要自己从天空离开,那么自然的就会脱出这个气泡的范围,因为天空并非是没有极限的。

这原本是一个十分简单的问题,可惜自己却从未想到过,更别说去试探了。尽管因此蔡晟经历了一些曲折,不过也并非都无所获,修为的增长就是最好的收获。

回到旅栈时,只见白婉贞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无聊的摆弄着裙上的丝带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她一脸的愁眉不展,显然正为蔡晟的消失而伤神。

蔡晟见她焦急等待的模样,心里不禁多了一丝歉意,本想上去安慰她一番。

谁知白婉贞听到了脚步声,抬头一看是蔡晟,立刻殷勤地迎了上来,一把拉住蔡晟的胳膊,橛着小嘴道:“蔡大哥,出去整整三天了啊!你也不和人家讲一声,害得贞儿这么担心!”

蔡晟不禁莞尔,安慰道:“是我不好,害得贞儿担心了!”

白婉贞调皮一笑道:“那以后不许这样对待贞儿了,不管去什么地方都要带上贞儿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