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水泫古阵(3)
章节列表
第七章水泫古阵(3)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一道冷芒从镜面上瞬间射出,窫窳兽刚升起躲闪的念头,就被瞬间冻结,那晶莹的冰块在它身上蔓延,即便是周围有那流动的水流,也丝毫无法阻止它的蔓延,随后那蔚蓝镜子瞬间碎裂,却是再次化做了嚣魔刃的本体样子,跟随而至,刹那间,天动地摇,隆隆之声由窫窳兽立足之处传来。

一道彷彿来自远古的电光,在湖底一闪,划破湖水,穿透了窫窳兽的身体。

湖底忽然陷入一片肃杀宁静,随即蔡晟看到一支血箭从窫窳兽的身体中喷射而出,很快就将它周边湖水染红。

窫窳兽这才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在湖地打了几个滚后,身体裂开,再也无法动弹。

蔡晟深深呼吸,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这怪兽竟如此凶悍,自己差点就命丧于它的爪下。刚刚他接连转化嚣魔刃的属性力量,加上随机应变,才将窫窳兽一举击杀,说起来,当真是凶险无比。

正当蔡晟松了口气的时候,在他体内的明慧突然喝道:“小心!”

只见地底突然卷起一阵强大的水流,将蔡晟强烈包裹,一阵天旋地转,本已经真元接近枯竭的蔡晟,受不了庞大的压力,顿时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微弱的水流声缓缓地在蔡晟的耳旁流淌。

这声音令蔡晟回想起小的时候和周敏还有荣秀丽在村口的小溪里追逐打闹的情景。

周敏将一条泥鳅偷偷塞进了他的衣领中,将他吓的猛地跳起来,却摔倒在溪水里,那个时候听到的也是这样悦耳的声音,只不过那声音要比现在听到的响亮百倍。

“蔡晟,蔡晟,你快醒醒……”是明慧的声音。

当蔡晟睁开迷蒙的双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依然还在原地漂浮着,嚣魔刃平静地躺在他的手心,正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明慧正在通过他的神识呼唤他。

蔡晟笑了起来,自己活着就是好事,不过他身边的场景却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周围依然是水波荡漾,可是一些原本看不到的东西,此刻已经全部显露出来,湖底如同经过清扫一般,景物清晰的显现出来。

明慧见蔡晟醒来,解释道:“刚刚我们被一阵水流送到了这里,你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呈现在蔡晟正前方的是一面古老的石碑,大约有三丈高,一丈宽,在石碑的四周隐隐的放出金色的光芒,石碑的下半部被深深地埋藏与湖底。蔡晟忍着身体上的巨大痛楚,一步步挪向石碑。

当他靠近以后,惊讶地发现在那块石碑上面竟然刻画着许多奇怪的符咒。“修真符文?”蔡晟不禁感到欣喜若狂。

因为他发现这石碑上的这些符文居然与仙羽齐天录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蔡晟的脑海中迅速将仙羽齐天录翻阅一遍,很快就将碑文解读出来。

在很早以前,此湖曾经出过一只作恶多端的水怪,四出伤害周边的生灵,搞的南吕国民不聊生。后来有一个名为烈云子的修真者到来,以其强大的力量将肆虐的水怪降服,并将之禁锢在了此阵中。他嘱咐后世到此的有缘之人,若是看那水怪磨掉了恶性,便可以将其放走,若是不然,也可将其消灭。

听着蔡晟念出,明慧点头道:“那水怪,该就是刚刚我们所见到的窫窳兽了,只是碑文似乎有点有没头没脑,你看那碑文的最下面是否还有文字?”

蔡晟走上前去,这才发现,原来经过许多年的湖水沉积,已经有数行碑文被淤泥所掩盖,蔡晟忙将淤泥拨弄开。

果然,下面的还有一些内容,原来当年这泡沫世界中,还是有着其他不少的修真者的,那是放置天旋塔的仙人从天旋塔的顶层传送阵中所特意接引进来的,为的是要看守这里的修魔者,免得暴戾好杀的他们在泡沫世界中,涂炭生灵。这也从另一方面,牵扯到了仙魔之间的恩怨。

当时的修真者曾与修魔者发生过多次的战役,烈云子也曾经参加了不少次与修魔者的激战,在一次激战中,整个南吕国的修真者全数殒命,只剩下他一个人回到南吕国,周边各个国家眼见南吕国没有修真者的保护,才野心勃勃地想要吞并南吕国,以烈云子一个人的实力显然不足以抵御来自三个国家的修真者,尽管他们也在与修魔者的大战中损失惨重,但保存下来的实力却也不是烈云子所能抵御的,所以他才费劲心力寻到了五颗是砾石,布下水泫阵暂时护持住南吕国。

碑文的最后一行写着的竟是怎样破除水泫阵的方法——只要将眼前这座石碑,也就是水泫阵的阵眼毁掉,水泫阵自然就破灭了。

明慧看着碑文良久,忽然叹息道:“都说修真者要上窥天道,必须要抛开一切世俗之情,可是究竟有几人能做到这一点呢?不过他也真算的上是用心良苦了,一来是可以把那水怪困在水泫阵内,希望它在时间的流逝中,能够醒悟过来,从而得证大道。二来这座水泫阵散发出的巨大能量,也能将整个南吕国的边界笼罩于云雾之中,这样可以保护南吕国不受战乱的波及,经过多年休养生息之后,即使有人来到这里,破掉了水泫阵,那么南吕国想必也已经是有了抗衡各国的资本。”

蔡晟欣喜道:“太好了,原来天旋塔的顶层,居然有座传送阵,看来我们出去有希望了。”

他望了一眼四周,突然疑惑道:“明慧大姐,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身边似乎很平静的,平静的连一条鱼都没有。”

明慧思忖了一下,解释道:“我想,我们现在之所以没事,是因为我们正好处于了水泫阵最中心的阵眼位置,恐怕此刻我们要是离开了这个位置,马上就要面临大阵最狂暴的攻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