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暗夜湖底 (2)
章节列表
第六章 暗夜湖底 (2)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蔡晟凌厉的眼神盯着凌啸,缓缓地道:“天道的路途远比你想象的更艰辛,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不断的提升自己的修行,努力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强者!”

凌啸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盯着蔡晟,半晌之后终于低下头,他的嘴里喃喃的道:“天道,天道,我明白了,请前辈放心,我再不会做这愚蠢的事情了!”

蔡晟微笑着点点头,扬手抛出一粒元极丹给他道:“将这丹丸服下吧!它或许对你的修为有所帮助。”凌啸接过丹丸,看也不看,一口吞下,他看着蔡晟的眼神中,渐渐的露出崇敬之色。

南后柔雨然静静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却掩盖不住她内心的喜悦,她终于庆幸自己没有看错人,自从蔡晟跟着欣颜公主回城的那一刻,她就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南后上前道:“请医神随本后入宫参加庆功宴会。本后尚有要事要与蔡公子商量。”

蔡晟并不为自己的名字为南后所知而感到惊讶,要是她不知道才怪呢?蔡晟当然知道这女人邀请自己入宫不会有什么好事,正待要拒绝。

却见南后踏前一步,与他侧身而立,只听见她淡淡的道:“据说蔡公子曾与欣颜公主是至交好友,本后来此之前,公主还嘱咐我若是见到医神蔡晟,务必要将他请回宫中,蔡公子,你本领高强,我当然无法强求于你,可是欣颜公主可是个柔弱女子啊!若是她因为你不去而伤心,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我又怎么阻止的了她呢?”

蔡晟望了南后一眼,暗呼这个女人厉害,她口口声声提起欣颜公主,却将自己放置在后,表面上是以欣颜公主的邀请为正当理由,实际上却是在告戒他,若是不答应她的要求,她是无法奈何蔡晟,但却可以奈何的了欣颜公主的。

原本欣颜公主的死活关他蔡晟什么事,蔡晟就自问没把自己当成一个好人,他当然听的出来,南后是在**裸的威胁他。

蔡晟不得不考虑这件事情的后果,若当真南后与欣颜公主发生冲突,那么首先遭殃的就是南吕国民,蔡晟可不想当这个导火索,只是他如今还是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南后从开始就注意到他,一直到现在也要千方百计拉他进宫,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看来这南吕皇宫他倒真的是要去一趟了,即便是最坏的打算,面对千军万马,蔡晟也是有把握全身而退的。

脑中的想法如电光火石一般划过,既然做了决定,就容易了,只见蔡晟朝着南后微笑道:“既然南后和公主有请,蔡晟自然不敢推辞,南后请!”

柔雨然满意地点点头,她当先走上凤辇,带着护卫朝皇宫的方向走去,蔡晟双手负后,脚下如行云流水的紧随其后,身后,只留下围观众人仍然在昏黄地灯光下津津有味地议论着。

南吕皇宫,承天楼,这是皇宫之内最大最高也是最华丽的楼阁,连宫殿都比不上,它有十四层高,建造古朴,从建成到现在已经有五百年的历史了,承天楼的周围,是一片片郁郁青青的园林风景,不远处,一面湖泊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承天楼的顶端,是一个安静和谐的地方,这是一间圆形的阁楼,地面是以一种奇特的琉璃彩石所铺就,在灯火下泛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阁楼正中,是一个一人高的炉鼎,鼎中,缕缕的香料味道散发出来,在空中袅娜升腾,让人疑似梦中,阁楼的西面,是一个雕栏屏风,上面花鸟鱼虫,栩栩如生,阁楼的东面,两扇木门敞开,正对着门口的是一张方形的离星木桌,上面摆满丰盛的菜肴和美酒,桌子的两头分别坐着两人,赫然正是蔡晟和那南后柔雨然。



南后柔雨然为蔡晟准备的庆功宴会居然只有她和蔡晟两个人。

柔雨然盈盈起身,为蔡晟倒酒,蔡晟并不理会,只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连倒酒的姿势都是相当美丽的,她并没有回头坐位,而是端起自己的酒杯,自斟自饮道:“蔡医神是从什么地方来到这南吕国的?”

蔡晟眉头一皱,自从被请到这承天楼上,他就知道自己上了南后的当,这女人说欣颜公主邀请他的话全是假的,可笑的是,自己明知道是假,却还是来了,他只有苦笑,难道他还能对一个柔弱女人发脾气不成。

心中想着,嘴上却敷衍道:“我只能说,我是从外面的地方而来,说多了,南后反而糊涂。”

柔雨然不以为然道:“既然来到这里,也是天意,又何必总想着离开?以你的强大力量,若是能为我所用的话,南吕国必定能够变的更为强大起来。”

蔡晟看了她一眼,这才知道南后是有招揽自己的心意,他淡淡地道:“即便南吕国能强大起来又如何?若是不能破除国界上的迷雾,强大不强大又有谁会知道?再说百姓们只怕也并不会因此而感念你的恩德。因为在他们的眼中这一切本该由皇帝来完成,而不是由你这个皇妃。他们考虑更多是你这个皇妃僭越了皇帝的职权。”

柔雨然一怔,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道:“你以为变成现在这样,是我所愿意的吗?我十六岁那年就被迫嫁入皇宫,在这里我没有享受到一丝一毫的温暖,反而要时时刻刻提防别人来暗害,这种皇宫内院的勾心斗角是永无止境的,正当皇帝渐渐开始宠爱我的时候,他却突然病倒,已经整整三年不醒人事了,如果不是皇后去世的早,只怕现在我早就已经魂归地府了。那些王公大臣们从来就不想着怎么去拯救皇帝的性命,而是成天吵嚷着要乘机瓜分权力!不杀几个人,只怕现在整个南吕国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说着说着,柔雨然的声音突然转为凄楚:“谁会知道我这样一个孤苦无依的女人内心的寂寞和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