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比天英雄 (3)
章节列表
第五章 比天英雄 (3)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那苍颜老者摇摇头道:“公鸣兄弟也过于乐观了些,我听那援将军府的人说,今天公主出行时竟遇到强盗,想我南吕国人民虽然不是国富民安,但如何会在京城附近冒出这么多的强盗来?”

中年人子言忍不住讥笑道:“我敢肯定一定是柔雨然那妖妃在暗中搞鬼,为的是给欣颜公主一个下马威,好让公主日后少插手政事,如今很多人还对那妖妃报有幻想,实在太可笑了。”

那老者劝解道:“其实也不怪他们,虽然这些年是妖后当政,却也做了不少好事,百姓并没有损失。所以在底层还是有很多人支持她的。”

子言愤然道:“鹤老你怎么也学起那些愚民了?当今皇帝陛下身染重病,卧床已有三年,欣颜公主的母后也已经亡故,才会将朝政落入柔雨然这妖妃手中。你看这些年来柔雨然这妖妃将之前不服她的大臣将军,杀的杀,软禁的软禁,整个朝廷被她搞的乌烟瘴气!”

“……”鹤老一时无言。

“子言兄你言重了,其实柔雨然在治国还是很有一套手腕的,你看她先后推出的一系列的强国措施,老百姓无不安居乐业,否则她也不会被百姓尊称为南后了。”那书生公鸣显然是站在百姓的角度上看待问题的。

鹤老抬头道:“柔雨然对于国家的作用如何,咱们且不去说她,但是千不该万不该的是她不该办这什么天下第一英雄会。这三年来凡是能够夺得第一的英雄,都可以获得与她一夕销魂的机会,这算什么,她哪里还有一丝一毫南后的尊贵?据说那妖妃的面首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你们说,她哪里还将我们南吕国全国国民的尊严放在了心上?”鹤老的话说到最后,隐隐带出了强烈的愤概情绪。

此时公鸣抬头,忽然看见蔡晟向他们走过来,他心里突然打了个突兀,截断两人的对话道:“子言兄、鹤老,看来你们真的是醉了,来,来,来,喝酒,喝酒。”子言与鹤老也知趣的立即闭嘴。

蔡晟走上前去,微一颔首道:“打扰几位了,在下蔡晟,刚刚才抵达这南吕国,对这南吕国有颇多不解之处,想请教一二。”

公鸣显然不敢相信蔡晟,忙道:“我们几个已经喝得晕忽忽的了,恐怕也帮不了你什么忙。”

子言似乎觉得蔡晟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他脑中灵光一闪,突然道:“你莫非就是那个在名关城外活人无数,被百姓尊为医神的蔡晟?”

蔡晟微笑点头道:“医神这个称号愧不敢当,不过我倒确实在名关城外行过医。”鹤老转口惊讶道:“我还听说蔡医神出手救了公主和那援将军?”

蔡晟回答道:“不过是几个小强盗,即便没有我,相信那援将军也足以应付的!”子言盯着蔡晟一眼,终于道:“你想知道什么?”

蔡晟道:“实不相瞒,我来自南吕国外的其他地方,当初稀里糊涂就进了南吕国来,而南吕国界的四周似乎都有云雾笼罩,我根本无法出去,请问三位,这其中是否有什么原因?”

鹤老露出恍然的神色,回忆道:“这件事只怕要追溯到近一千年前了,据我国史籍记载,当时的大陆上共有四国,而南吕国是四国中最弱小的一国。当时周边三国正个个摩拳擦掌,图谋对南吕国不利。”

公鸣也道:“确实有这样的传说,据说当时三国已经达成协议,将位于他们三国之间的南吕国的领土瓜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三国对南吕国发动进攻的时候,突然天生异象,一团团云雾从天而降,将整个南吕国笼罩于云雾之中,凡是进入云雾中的人一旦进入,都会不知所以的回到原地,从那以后,南吕国等于变相的被封禁了起来。蔡神医若想出去,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蔡晟疑惑的问道:“那究竟为什么会突然天生异象呢?”

子言摇头道:“这个我们也不知道!”

鹤老道:“史籍上虽然没有记载,但民间却纷纷传说有神仙眷顾我国,他见我们南吕国民勤劳朴实,不忍心见我们遭受灭国涂炭的危机,因此才降下这迷雾来拯救我们的。”

子言随即转口道:“南吕国多年来风调雨顺的日子恐怕是要到头了,当今的圣上在三年前突然中风昏迷,一直昏睡不醒,这才使得国政渐渐落入南后手中,若是长此以往,南吕国就算没有外敌入侵,恐怕也会自动崩溃的。”

蔡晟听了半天,总算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情了,原来这南吕国如今掌权的并不是已经病重的皇帝,而是他的妃子南后,难怪欣颜非常想让自己随她一起进宫,恐怕还是为了让自己为他父亲医治病情才是真的。

“多谢三位见告,在下另有事情,先行告辞。”蔡晟向三人告别,此行没探出禁制之源的半点讯息,却是意外的知道了南吕国的一些皇宫秘史,想想都觉得可笑。别过三人之后,蔡晟继续沿着飘香河前进,一边观看这里的夜景,一边却是思索着问题,原本他是认为,既然南吕国有人布下禁制,那么自然的就有修真者的出现,可惜自己转了多半天,连一个修真者的影子也没有找到。

正行走之间,只听见前方,突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蔡晟抬眼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黑压压的围着一群人,人群中赫然是一个巨大的四方形高台,上面挂着几个硕大的绯红大字,蔡晟哑然,想不到自己居然走到了天下第一英雄会的会场。

英雄大会坐落在飘香河的上游,这里的河流开始弯曲,呈一个巨大弧线,那比试的擂台倒有大半是落在了河中一般。

河的两岸周围,此时已经搭建了许多的阁楼,上面各色人流穿梭无间,十分的火爆,显然都是为了观看那英雄大会而来。

跟随着拥挤的人群,蔡晟也涌进了英雄台,会场边上的全部是一些渴望富贵荣华,以及想获得与美人销魂一夜的年轻少年。

此刻场中的比试正酣,蔡晟一眼就看到后面的高台上端坐着一个国色天香的妖媚女子,那女子端坐在一个华丽的凤背靠椅之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高台之上,她头上戴着五彩琉璃凤冠,身着一袭瑰丽的粉红高领罗衣,罗衣下,是一抹红色抹胸,露出颤巍巍的大半雪白胸脯,凭添无限诱惑,她的双手放在膝上,手腕上的宝石玉环将她的玉手衬托的雪白晶莹。

在她的身旁,围绕着层层的兵甲护卫,一个个脸带杀气,满脸肃然,蔡晟可以在他们身上,感觉到那种暴风雨来临前的雷霆威势。

周围的百姓自动远离这些护卫,眼睛更是不敢多看一眼,蔡晟脸上泛起微笑,拥有如此排场和威势的女人,整个南吕国,除了欣颜公主外,恐怕就只有南后柔雨然了。

蔡晟暗叹难怪如此之多的年轻少年为她疯狂了,这南后的确生的美艳无比。

场上传来一声惨哼,一个华服少年被打落台下,人群中闪开一个缝隙,任由那少年狠狠的摔在地上,那少年翻滚几下,似乎要挣扎爬起,却是终究没能如愿。蔡晟望着高台上的那个获胜少年,脸上先是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即变成了疑惑。

那是个身着蓝袍的雄伟少年,一头的黑发不做任何修饰的披散在肩,他的五官相当端正,棱角分明,最独特的该算那双眼睛,桀骜不逊中又带着一往无前的强大信心。真正让蔡晟感兴趣的是,那少年居然是个修真者,虽然修为很低。

随着那少年的获胜,大会台下的一个老者手中一面红色小旗一挥,宣布道:“胜方为凌啸,他已经连续四场不败了,还有没有谁要上台向他挑战?”

老者话音刚落,台下一声怒喝道:“我来挑战。”说着另一名黑衣少年已经腾身跃上台去。

凌啸摆开架势道:“请!”

蔡晟此时已经上了旁边的一个楼台,楼台上突出一根崭新的原木,横出虚空足有一丈的距离,显然是临时搭建的时候留下的尾巴,蔡晟端坐在原木尽头,却是坐的四平八稳,望着下面即将开始的另一场挑战,蔡晟摇摇头,这个凌啸居然已经有了坐照后期的修真境界,而与之相斗的那些人,不过都是些世俗的武者,又如何是他的对手,那种对比就像天和地,是没有可比性的。



果然,刚刚上台的黑衣少年不禁被凌啸的气势所摄,居然不知道如何攻击了,凌啸冷笑一声,随即张口一声大喝,仿佛是一颗巨雷在英雄台上炸响,受凌啸真元力的影响,周边的空气猛然扩张,强劲的气流向四处溢散,向那黑衣少年汇集过去。

黑衣少年身上黑衣无风自动,他双手驾在身前,勉力相抗,却依然阻挡不住这股无匹的力量,他的双脚倾斜着开始不住往后滑退。



凌啸身体一闪,疾驰而上,横空出击,只是一拳,就将那少年击下了高台。

台下一片寂静,如此厉害的人物,众人从未见过,凌啸得意地道:“还有谁愿意上来挑战,不妨几个人一起上,省得浪费我的时间。”

台下顿时有人大怒,蔡晟也不禁摇头,这小子也未免太狂妄了,不过他也的确有狂妄的资本,若没有修真者出现的话,只怕很难有人能将凌啸打败了。修真者即便只是拳脚的功夫,也不是凡人可以抵御的。

经过一翻骚动之后,终于又有四个人不顾英雄的爬上了英雄台,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四个人在凌啸手中只是坚持了片刻的功夫,就纷纷落败。

台下众人此时算是真正对凌啸服气了,他的欢呼声变的越来越高了。

凌啸顿时也得意起来,眼见自己实现梦想的机会已经唾手可得了,他如何不高兴。

就在此时,英雄台前突然涌现了无数的官兵,将整个英雄台层层包围,在几个身披盔甲的将军的簇拥下,南后柔雨然莲步轻移,风情万种的朝场中走来,她那线条柔美的俏脸,鲜红柔嫩的樱红芳唇,秀美娇俏的瑶鼻,被昏黄的灯火衬托的无比温婉而妩媚。

柔雨然向凌啸投去娇媚的一瞥,点了点头,似乎是鼓励又像是满意。凌啸兴奋地腾起身形,身体在空中一个转折,越过无数观众和护卫的头顶,身在空中,他收起单腿,就这样毫无声息的跪倒在柔雨燃的面前。

场下众人也都以为大局已定,今夜的销魂权力肯定为凌啸所得了,想到南后那柔软可人的身体,顿时有人羡慕,有人唏嘘。

就在此时,场上异变突生,南后柔雨然却突然将手指向了楼台上空,坐在原木之上的蔡晟,对凌啸嫣然笑道:“你只有打败了那个人,才能真正享有胜利者的权力。”

蔡晟一怔,显然没有想到事情居然降临到了自己的头上,他望着柔雨然的眼神,忽然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蔡晟闭上眼睛,仔细搜索着那种感觉,下一秒,他睁开了眼睛,却是想起了之前自己进城时的那双窥探自己的眼睛。

原来那人就是眼前的南后,当时,南后恐怕是想亲眼看看欣颜公主这个潜在的政敌才是真的,自己与欣颜公主混在一起,恐怕已经成为了她的假想敌也说不定,眼见场下众人都对他投来好奇的目光,他不禁感到无趣,当下对着底下的南后懒散的道:“南后也未免太抬举鄙人了,鄙人只对治病有兴趣,至于与人打架,却是丝毫没有兴趣,我看南后还是找别人吧!”

“站住!”凌啸的声音响起道:““你不能走!”

蔡晟奇怪道:“我根本不想参加比试,为什么不能走?”

“因为我要打败你才能得到南后的青睐!”

蔡晟眼中闪过一丝怒色道:“你要得到什么人的青睐是你自己的事,和我没有一点关系,我不会参与这么无聊的游戏的!”

凌啸哼声道:“由不得你不参加,看招!”说着身形腾起,便向蔡晟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