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九尾白狐 (2)
章节列表
第二章 九尾白狐 (2)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白狐流露着哀婉之色,见了蔡晟既不躲避,也不发动攻击,只是楚楚可怜地望着他。

看它的样子,显然是被无靛貂咬伤后毒发了,整个右后腿都已经肿胀发黑了,看来无靛貂的獠牙之毒还是非常霸道的。

蔡晟不禁心生怜悯,他找出几味草药捣碎后敷在九尾白狐的腿上。白狐甚有灵性,知道蔡晟在为它疗伤祛毒,除了轻声细叫以外,动也不动。

最后,蔡晟生怕那无靛貂毒霸烈,又掏出一颗元极丹,蔡晟送到灵狐嘴边,将元极丹喂它吃下去。

在元极丹和草药的双重功效下,白狐很快就清除了毒素,一双眼睛立时变得水灵灵,很是鲜活。

“好啦,我也该走了。”蔡晟拍拍灵狐的头,向前方望了望,前面却是一个山谷。山谷里好象有氤氲盘旋。

那个山谷似乎有些灵气,蔡晟打算向那方向采集些药材。

沿着山林小道上,那落下的厚厚叶子,蔡晟缓慢的向前走动,行没几步,只听身后有“沙沙”的脚步声传来,回头看去,原来是那九尾白狐居然跟了过来。

“小东西,你怎么跟来了?”

灵狐抬头看看他,眨着一双水灵灵的眼,既不叫,也不走。

蔡晟向前走,它也跟着向前,蔡晟停下,她也停下。如此来来回回几番。

明慧笑道:“这小东西似乎赖定你了,呵呵!”蔡晟无奈,只有任由它了。

在谷地的深处,蔡晟又寻到了另外两种主药,在回头再经过谷地山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山林中所有的野兽像是全都受到了惊吓,四处乱窜起来。

山林间猛然刮来一阵焦热的风,连身旁树上的叶子都卷曲了。

蔡晟心中暗暗吃惊,林子深处突然蹿出一只巨兽,跑动之际,只见火烟中青光莹莹,闪烁流动。整个山谷都惊颤起来,巨兽的口中烈火不断喷出,所过之处一片焦黑。

“竟是火羚兽!”明慧大为惊讶道。

“火羚兽?那是什么怪物?”

明慧道:“相传火羚兽乃是接近地火处的原始兽演化而来的,每一只火羚兽都要经历过地火之精近千万年的锤炼才能成形,但是不同的原始兽会演化成不同类型的火羚兽,所以如果原始兽本身就具有比较强大的攻击力的话,最终长成的火羚兽的杀伤力自然就更大了。”

蔡晟讶道:“居然会有这么怪异的事情?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明慧笑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世上还有许多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说到底,我们这些修真者的最终目的,无非是想拥有更多的时间来探索这个未知的世界!就以眼前这一只火羚兽的体态来看,其原始兽必定是个体形巨大,性格凶残的家伙。”

蔡晟仔细一看,只见那火羚兽身材如熊一般高大雄壮,它浑身长毛,一双眼睛如同两个火红灯笼一般,不停的闪耀着,它行走之间,大地震动,显然有着一身的蛮力。



那九尾白狐一见火羚兽,就开始尖叫,九根尾巴根根竖起,仿佛那是它夙世的冤家一般。火羚兽本是追赶着其余野兽而去的,听见九尾白狐的叫声,立即转过头来,死死盯着林边的蔡晟和九尾白狐。

迟疑片刻之后,火羚兽朝着蔡晟这边冲了过来。

“轰隆……轰隆……”

这火羚兽每迈出一步,都是山摇地震,树木在它的脚下,纷纷倒地。



蔡晟望着来势汹汹的火羚兽,只觉得大地震颤得越来越厉害。

反而九尾白狐露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侧身闪到蔡晟脚后,还不时地探出头来尖叫着,似在向火羚兽挑衅。

如此一来,蔡晟顿时成了九尾白狐的挡箭牌。

火羚兽突然腾身而起,带着风声火光从半空中砸下来,力道之强,令蔡晟不敢小觑。

蔡晟左手一挥,召唤着嚣魔刃在身前划了个十字,蓝色半透明的空气席卷而出,朝着火羚兽硬撞过去,“轰”的一声后,火势竟突破了蓝色气流,顺着嚣魔刃往蔡晟蔓延过来,眨眼之间浓烟已至。

嚣魔刃在咒语声中快速旋转起来,带起一阵飓风,趋散浓烟后,火羚兽已经消失不见!

蔡晟听到头上一阵风响,疾闪而退,电光火石之间,他原先立足之处已经被砸出了一个五尺方圆的深坑。

火羚兽见一击不中,从半空跳下,颈中棕毛披散开来,火光中,一条长尾连连挥动。



蔡晟见火羚兽火属性如此强大,立即召唤嚣魔刃的水属性,幻出团团冰魄,打向火羚兽的后背及膝下等难以灵活转动的部位。九尾白狐也乘机在火羚兽身前身后,蝴蝶般穿梭起来,冲着火羚兽一阵嘶叫,一旦发现火羚兽的软肋后,就会乘隙发动攻击。

然而原本火羚兽的体形就很巨大,且皮糙肉厚,又是火属性的妖兽,蔡晟多发出的冰魄对它的威胁并不是太大。那些冰魄打在它的身上,充其量只能爆出一团寒气,令它行动略微迟缓而已。

饶是如此,也足以让火羚兽气急败坏了。

暴跳不已的火羚兽,突然伏在地上大吼三声,浑身烈焰猛然间涨长数倍,化作一团熊熊的火球滚过来。

一时间,岩石树木,纷纷两边飞去。

蔡晟冷哼一声:“真魔元剑,灭!”

真元力迅速汇集到指尖,召唤着嚣魔刃发出黑白相间的刃芒,劈在翻滚正急的火球上,陡然将火球切割成五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