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豪门盛宴 (二)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豪门盛宴 (二)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蔡晟目光与冯艳红交接,心中莫名一软,当下叹了口气,这世间最难以辜负的恐怕就是别人的信任吧!他背负双手,走到几人面前,淡淡的道:“我就帮冯少看下吧,只是我也不想落下什么坑蒙拐骗的罪名。”
说着就朝对墙走去,那里有一个长方形的鱼缸,里边气泡翻腾,几尾鱼儿在欢快的游玩,三人都看着蔡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蔡晟侧过身子,将右手伸入了鱼缸当中,只见从蔡晟的手中,坠下一个火点,红光透出,映照的鱼缸一片通红。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鱼缸中的水在瞬间沸腾,不过片刻之间,鱼缸已经干涸,空气中没有任何的水气,都已被蔡晟所蒸发,刚刚还活蹦乱跳的鱼儿已经成为几堆焦炭。
冯老板脸色大变,这才知道自己刚刚无意中得罪了一个大有本事的人,他慌忙上前拉住了蔡晟的衣袖,差点没跪下来,道:“蔡,蔡神仙,你一定要救救宾儿,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蔡晟淡淡的道:“冯老板直呼我的姓名就是了。”冯老板连连点头,生怕蔡晟反悔不给治病,“走吧,冯老哥,这下你信了吧,还不快去看看冯宾。”周敏在一旁提醒道。
冯老板慌忙前面带路,向冯宾的房间走去,剩下冯艳红一个人望着干涸的鱼缸发呆。
三人走近了冯宾的房间,看到一个大夫模样的人正坐在冯宾的床头,四十多岁的样子,眉头紧皱,想必也不知道冯宾到底患了什么病。
“这个是孙医生,我的私人医生。”冯老板介绍道,“这两个是我给宾儿请来……看病的。”他当着医生的面,实在说不出驱鬼两个字。
孙医生看这两个人实在年轻,这种人也过来给冯少爷看病,看样冯老板实在有点糊涂了,可是冯老板是自己的主顾,自己无能看好少爷的病就已经有愧在心了,又怎能阻止他请别的医生。
蔡晟进了这房间,脸色有些凝重,缓缓坐了下来,伸手搭住了冯宾的脉门,觉得他脉象平稳,看不出什么,一运真元力,探入冯宾的身体流动,要探出个究竟。
孙医生看了蔡晟把脉的姿势微微点头,心想这个人果然是个医生,原来他刚才还怀疑蔡晟是否是医生,他哪里知道,蔡晟以前的确是凌原市的一个医生,对望闻问切也是深有研究。
蔡晟的真元顺着冯宾的身体游走,只觉得他血脉中似乎有异物存在,仔细探测之下,才发现是一些细小的虫子,瞬间,一股魔气随即袭来,蔡晟脸色微变,怎么也没有想到冯宾居然会中了魔门的暗算,他一个海外留学生,才回到海云市,竟然得罪了魔门。
“明慧大姐,你还在休眠吗?这种魔螵是否可以解除?”蔡晟不认识这种虫子是什么,想到明慧见多识广,忍不住问道。
“魔螵乃是修魔者独特炼制,取自腐尸和烂骨之上的一些虫子为引,经过魔炼,与修魔者心灵相通,魔螵可以不停繁殖,也可发动攻击,即便是一般的修真者也是难以抵挡的。这小子得罪魔门,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明慧解释道。
蔡晟有点吃惊,这魔门到底和冯宾有什么不解的仇恨,竟然下此毒手,“难道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蔡晟问道。
“办法还是有的,不过只能治标不能治本了。你可以先用真元力试探的驱逐那些魔螵,”明慧想了半天又道:“你只能驱逐它到某一位置,却不能把它从这人体内驱出来,那是因为你功力不够的原因,如果是魔门的弟子,应该还有另外解决的方法。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方子,可以延缓这些虫子的繁殖速度,这样或许可以延缓一下他死亡的时间。”
蔡晟知道这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扭头看见冯老板热切期盼的眼神,心中不忍,聚集真元力小心翼翼的为冯宾驱逐脑虫,将之逼在右脚跟,那右脚跟逐渐变的幽绿浮肿,十分可怕。过了半个小时,冯宾一声呻吟,苏醒了过来。
冯老板大喜过望,连连感谢,没有想到蔡晟给他浇了盆冷水,“我现在只是治标,没有根治,这病极有可能复发。”
“那怎么办?”冯老板呆立在哪里,“蔡老弟,要不你以后就呆在我家里,需要什么我都会满足的。”
蔡晟微微摇头,“再发作的时候恐怕我也没有这个能力了,我给你开个方子,让他每天按时服药,我和周敏这就去给你找根治的方法。”
在冯老板千恩万谢下,蔡晟和周敏一块走了出来。
“老大,没有看出来你治病果然有一手。”周敏还没有看出事态的严重,以为蔡晟已经治好了冯宾。
“唉,你实在看的太简单了。”蔡晟脸有忧色,当着冯老板的面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下当着周敏的面可就如实的说出了魔螵的内情。等他说完了,发现周敏已经呆呆的站在那里,不停的嘟囔道:“那可怎么办?老大,你一定要想办法的。”
“我如果有办法,还跟你诉苦干什么,你以后千万不要这么好面子,我现在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等等……”蔡晟突然做了个手势,此时他们正走到一个巷子的外边。
“什么事?”周敏惊讶道。
“有魔气!”蔡晟突然想了一下,招呼周敏跃上了墙头,周敏听说魔气两个字,马上来了精神,不要说上墙头,就是上刀山都不会有丝毫犹豫的。
二人迂回从墙头靠近刚才那条小巷,等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动静,才停了下来,“冯家那小子怎么样了?”一个人问道。
“我想活不了几天了,今天我让魔螵发作,给他个苦头吃吃。”另外一个冷笑道。
“只是可惜了他的天赋资质了。”先前那个说到。
“可惜什么,我们看上他是他的造化,这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不当我们的徒弟也就算了,竟然还辱骂我们,侮辱魔门,不给他点厉害看看以后我们魔门还怎么出来混。”另外一个接道。
“不过你的手段也太恐怖了,把个活人变成骷髅来吓他,怪不得他不答应了。”
“我们魔门就要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他连这点考验都通不过,也不配做我们的徒弟。”
“唉,你说的也是。”先前那人叹息道。
“今天我给冯宾下了魔螵,明天就该你去给他老子下魔螵了,我要让冯家的人一个个的死亡,一天一个,直到全部死绝。”
蔡晟和周敏这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想修魔者做事实在太过荒唐了,只是因为人家不肯做你的徒弟,不但要杀了冯宾,而且还要杀冯家满门?
周敏气愤之下,脚下突然一滑,“咔嚓”一声,在深夜中传出了很远。
“谁?”
“管他是谁,杀了再说。”一个蛮横的道。
这下就是蔡晟都动了真火,他身形飘起,十鼐天菱呼啸而出,一蓬耀眼的蓝光呼啸着两个修魔者罩了下去。
两个魔徒的眼中全是那呼啸肆虐的蓝影,两人默契的扬手抛出一个深绿色的圆盘,那圆盘瞬间涨大,犹如一个天幕,挡在了两人身前。
轰的一声,圆盘在瞬间被天菱击成碎片。
那两个魔徒大为骇然,眼见自己的法宝在瞬间就被人所破,心知遇上了高手,不可硬拼,只见一阵黑物涌起,两人已经是遁走了。
周敏在一旁问道:“那两小子怎么跑那么快?”
蔡晟竖起一根手指,扑哧一声,一点火苗亮起,却见火苗摇摆着,最后指向了正东的一个方向。“就在那边,我们追上。”
出了城市,蔡晟和周敏少了许多顾忌,确定了那两个修魔者逃逸的方向,蔡晟低声道:“我去前头截住他们,你在后面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