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裂炎宗 (二)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裂炎宗 (二)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蔡晟不屑的看了苗业一眼,大喝一声道:“流光遁影!”他身体一晃,空间中顿时出现无数的虚影,从各个角度朝着苗业发动了猛烈攻击。
轰的一声,千烈炎梭瞬间击在了大地之上,泥土翻飞,现出了一个五六米大犹如黑炭一般的黑色大坑,刚刚躲过一击的苗业脸色煞白,若是自己稍微慢一点,恐怕自己就要变成黑炭了。正在庆幸之间,苗业只觉得后背一沉,一股大力涌来,整个人已经被蔡晟的十鼐天菱硬生生的从空中给拍到了地上,这还是因为蔡晟手下留情的缘故。
还没落地,苗业的一口鲜血已经喷了出来。砰的一声,他正好落在了自己掉落飞剑的旁边,飞剑弹起,化做白光,收进他的身体。
苗业一个翻身,正要做拼死一搏,却在瞬间,他停止了愚蠢的行动。他的眼睛瞪的老大,离他不过三尺的空中,千烈炎梭和十鼐天菱一左一右飘浮在他的左右,光芒吞吐,随时都有呼啸而出的可能。苗业早已心胆俱裂,他颤声道:“你~你不要~乱来,你若杀了我,我们裂炎裂土两宗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说什么?”蔡晟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苗业的上空,他终于想起了裂炎宗的来历,他看了苗业一眼,挥挥手道:“看在华大哥的面子上,这次,我就饶了你,给我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说着,两件灵器化做光芒,瞬间溶进了蔡晟的身体。
威胁解除了,苗业有点不敢相信,他喘了口气,身体弹起,勉强祭出飞剑,朝着天边飞去,空中传来苗业断断续续的声音:“蔡晟~~你们给我~~记住,我苗业~~一定会回来的。”
蔡晟摇摇头,看这苗业的性格,恐怕以后这麻烦还会再来。
“我叫唐玉国,刚刚多谢两位出手襄助了,我记得这批货物的失主就叫周敏,莫非你们就是不成?”那警察走过来感谢道。
“唐兄客气了,些许小事,你就不要挂心了,你莫非就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蔡晟放问道。“可以这么说吧。”唐玉国倒很爽朗,“走,你们跟我走一趟,把样品取回去就是了”
“这样最好了。”周敏高兴道,能取回样品对他的公司而言那是天大的事情了。
等到二人取了样品回来,周敏忍不住道:“老大,这小子也太不知道好歹了,这种人,你干吗放了他啊!”
那个苗业是什么人,为什么瞄准我这批货?烈炎宗的?一个小门派,从来没有听说过了。”在周敏的意识中,他周老板都没有听过的门派自然是小门派了。
“华老哥是裂土宗的,裂土宗,烈炎宗,你说有什么关系?”蔡晟苦笑道。
“老大,你不会以为这两个是兄弟门派吧。”周敏笑道。
“不是兄弟帮,不过可以说是夫妻帮了,我曾听华大哥说起过。”蔡晟解释道。
看着周敏张大了嘴巴,蔡晟一笑又道,“烈炎宗与华老哥的师门裂土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两派的宗主无尘子和无音子实际上是师兄妹兼情侣关系,后来两人因为一件事情产生矛盾,无音子有怒之下,另立了门户,并有意无意间和裂土宗作对。”
周敏忍不住骂道,“他们是师兄妹还是姨丈人的关系,我可不管,可是这苗业为什么要和我作对。”
“华老哥猜测,估计是你最近一段时间与他们关系太近,风头太盛,这才惹的烈炎宗看不顺眼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你以为这个便宜小舅子这么好当的吗?”蔡晟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
“既然如此,此事我就不计较了。”周敏一挥手无奈的道。不管如何,两人都要卖给华文山几分面子的。
样品追回来了,周敏当然是高兴的不得了,蔡晟替他高兴的同时,想到地洞里的言铃儿,总是有点担忧,他经历过这几年的波折,眼界早已不是周敏所能理解的了。
以他目前的修为,即便在世俗界算是个高手,但是对于解救言铃儿,他还是无能为力。
眼下最要紧的是提升自己的修为,或许到达大晟成仙的境界,那个时候才可能对言铃儿有所帮助。可是天道无常,又谈何容易啊?
这几天二人闲着无聊,可是考虑回到凌原市也是无事可做,便先留在了海云市,这一日,赵达兴冲冲的跑了进来,举个大红请柬。
“盛旺公司老板的请帖。”周敏看着手中的请贴道,“他手下有服装地产的生意,资产过亿了,最近看我年少有为,这才过来巴结一下。”
“脸皮厚成这样,也算难得了。”蔡晟喃喃道。
“快准备一下了,时间快到了。”周敏难得不顶嘴,催促蔡晟道。
盛旺公司是海云市的第一大贸易公司,资产也有十几亿,世代经商,算的上一个豪门,老板冯盛是个五十左右的老头,一脸的精明相。
现在的冯盛却是满脸的青春,油旺旺的出油,因为令他骄傲的孩子现在就站在他的身边,他儿子叫冯宾,女儿叫冯艳红,这次刚留学回来,他这个宴会也是为了给一对儿女接风准备的,当然冯盛还有个目的,就是让儿子能多认识些生意场上的人,为以后接手他的生意做准备了。
这次海云市的各界名流几乎都聚集在这里,能被冯老板邀请的,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这次宴会上的主角当然是冯宾和冯艳红了。
冯盛正在大厅里跟几位老板聊着家常,突然眼前一亮,和周围的人说声失陪,朝大门口迎了上去,进来那个人个子高大魁梧,面貌英俊,只是有些黝黑,不过更显得有股男人味。
“周老弟,我还以为你贵人事多,来不了呢。”冯盛走到那年轻人的身边搂着他的肩膀,状态十分的亲热。
“冯老板太客气了,你给我面子我哪能不要呀,这不早饭还没吃呢就赶来了。”周敏笑眯眯道,不过他说的实情听到别人的耳朵里面就变成了幽默。
“周老弟越来越幽默了。”冯老板大声笑道,很开心的样子,“这位是?”他望着蔡晟,一脸诧异。
蔡晟还没等说话,周敏已经抢过来道,“他是我的结义大哥,叫蔡晟。华文山老哥最器重的兄弟。”
周敏最后一句的华文山实在比前面的八百句还要管用,冯老板的眼睛几乎咪成了一条缝,“这位老弟气质不凡,怪不得华总器重呀。”实际上,对于蔡晟,他也只能用气质来形容了。
“来,周老弟,蔡老弟,我给你们介绍两个人。”说着,冯盛拉着二人向儿子和女儿走去。
“那两个年轻人是谁呀,能和冯老板称兄道弟的?”一帮人窃窃私语,“那个大高个是最近服装界的新星,叫周敏,有天华集团撑腰的,”
“怪不得,怪不得。”那人啧啧的感叹,“冯老板可真有眼光呀,后面的那个……那个长的有点另类呀。”这里毕竟是上流场所,丑字不能随便说的。
“那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和周敏一块来的,想必与他关系非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