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裂炎宗 (一)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裂炎宗 (一)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白菜~”周敏凑过来低声道,“这家伙是褐尾帮的老大,海云市的第一大黑帮,去年向我们公司要保护费的时候,被我好好的教训了一顿,看来该是他们为了报复我,才动了我的货了。”
蔡晟有些疑惑道,“黑帮如果找你们报仇,不过就是抢钱打人了,为什么单单看中了你们这批设计的样品,这样品对你来说是心血,是金钱,可是对他们而言是一文不值的,除非……除非有人找他要这批样品,你难道不觉得有些蹊跷吗?”
周敏一想也是,反问道:“那会是什么原因呢?”
“先看看再说。”蔡晟指着场中道。
“当初我是欠你们点钱,不过不是已经说定了,我帮你们制造这场抢劫假戏,不但以前的欠账一笔勾销,你们还送我一百万的酬金。事情成了,怎么,赤鳞蝎,你不认账了吗。”大牛梗着脖子叫到。他指手画脚的大声呼喝,脖子上的青筋迸起老高,赤鳞蝎却一直闷声不语。
“我怎么不认账了,大牛,我们蝎尾帮可从来都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赤鳞蝎一摆手,身后的一个人送上来一个黑色扁平形状的皮箱,赤鳞蝎伸手打开,里面露出一叠叠崭新的钞票,“你先看看数目对不对。”
大牛眼中露出贪婪的目光,慌忙摆手道:“不用数了,我信不着别人,还信不过老大你吗,我就说老大够够义气。”大牛见到了钱,心中高兴,口气也缓和下来,“这些钱足够我跑路的了。”大牛贪婪的伸出手接过皮箱,虽没有去数,却忍不住拿手翻了翻。
“是呀,你可以安心上路了。”赤鳞蝎缓缓道,蔡晟却是皱起了眉头,他早就看出赤鳞蝎脸上露出杀机,只是可笑大牛一门心思的望着那个装钱的皮箱,竟然死到临头还不知道。
赤鳞蝎一挥手,大牛只觉得肋下一凉,不解望去,才发现一把匕首插在上面,看到鲜血流出的时候,他才感觉到疼痛,不过他心里更多是对死亡的恐惧,嘶声叫道:“赤老大,饶……”他命字还没有吐出来,赤鳞蝎已拔出了匕首又刺了他一下。
大牛双腿一软,跪了下来,赤鳞蝎又补了几下,看到大牛彻底成了死牛,才‘呸’了一声,冷笑道:“走,兄弟们,去领上面的赏金了,回头今晚好好喝一顿。”那几个手下轰然叫好。
赤鳞蝎得了钱,又能讨好上面,正得意洋洋的时候,后面的人惊恐叫道“老大,我们被包围了!”
赤鳞蝎大吃一惊,拔腿就要跑,一看四面八方都站了警察,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知道跑不过子弹,停止了动作,“他奶奶的,一定是那个大牛告的密。”赤鳞蝎恨恨的想到。
“放下武器,把手背到头后,一个一个跟着走出来。”一个警察举枪喝道。
赤鳞蝎却左看右看的,不知在找什么,那些警察都是严阵以待,知道这些人是亡命之徒,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流血牺牲。
突然一道白光从树林的一角射出,落在赤鳞蝎的身旁,浓浓的烟雾升了起来,很快就弥漫开了,“不许动,否则格杀勿论。”一个警察端枪喝道,又几道白光射入到浓雾,几声惨叫从浓雾中传来,那些警察们都是面面相觑,不过大雾很浓,几步外都看不到人,没有谁敢冲去到雾里去抓贼。
那烟雾起的快,散的也快,不一会烟雾散尽,地上倒着几个人,都是赤鳞蝎的手下,赤鳞蝎却已经不见了,几个警察端着枪仔细的查看了一遍,还是没有赤鳞蝎的踪迹,只好向长官通告行动受挫。
赤鳞蝎被包围的时候,蔡晟和周敏都看了,以为这件事到此为止,没有想到突然发生了变化,蔡晟眼尖,看到赤鳞蝎朝着白光发出的林子里面跑过去,一个警察也跟了上去,看那警察的动作,似乎不是个普通人。
蔡晟一拉周敏,紧紧的跟了上去,穿过了几片林子,就听到林子里面打斗声不断的传来,不过却没有枪响。
蔡晟和周敏对望了一眼,悄悄的走了过去,看见那个警察正在和一个人在打斗,那个人神情彪悍,浓眉小眼,身着青衣,手上一道白光飞舞,明显是个修真者。
“白菜老大,赤鳞蝎也挂了。”周敏悄悄的一指地上躺的那个人,他最关心的当然还是自己的那批货了,这下赤鳞蝎挂了,又找谁要货去?
蔡晟只注意在场上的那两个人,那个警察好像有某种精神异力,就是常说的那种特异功能,但是绝对不是个修真者,他双眼不时的射出火花,竟然也有攻击的作用,那些火花碰到树干枯草,竟然劈里啪啦的作响,大地上被击出一个个的深坑,他的身体凌空飘浮,随着双手的抬起,周围的大石也跟着飞起,朝那修真者轰去。
“你这小子,为了一个小案,居然敢插手我的事,今天撞在我手里,也算你倒霉了,你以为我们烈炎宗是好惹的吗?”那个修真者洋洋得意道,这个警察虽然有些异能,但是比起他来可差远了。
“烈炎宗,没有听过。”那个警察目光闪动,轻描淡写的道,他嘴上强硬,内心却知道今日是凶多吉少了。
“我叫苗业,别临死之前你还是个糊涂鬼。破天风,现。”苗业胜券在握,也不怕泄漏了自己的身份,他的身体如风一般在空中旋转,身体忽隐忽现,那道白光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如狂风暴雨一般朝警察发动了攻击。
一道巨大的白色风卷摇摆着,这里的空间,是飞沙走石,就连旁边受到波及的大树也在瞬间风卷绞的粉碎,至于那警察,却早已经是被卷入了风卷之中。
此时的蔡晟却是站在旁边沉思苦想,烈炎宗?没有听过这个门派,怎么会和小敏作对呢?眼见那警察已经坚持不住了,蔡晟心知自己再不出手,那警察恐怕就完蛋了。
他身体晃动,从地面到空中,留下一道模糊的残影。下一刻,蔡晟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风卷的顶端,他双目射出精光。
手中一道蓝芒闪动,空中发出呜呜的声响,十鼐天陵由小变大,呼啸着飞出。化做一道巨大的刃芒,朝着风卷正中切下。
噗嗤一声,犹如气袋破灭一般,那风卷瞬间向周围溃散,地面被刮起了层层的土粉,漫天污浊。那警察的身影在风卷中不受控制的飞出,周敏腾身而上,将他救了下来。
此时的空中,蔡晟已经与苗业正面对上了。对于蔡晟的横空杀出,苗业大为愕然,能轻易破除自己拿手的破天风卷修真者,修为无疑要比他高的多。
他惊讶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与我作对?”蔡晟飒然一笑道:“我叫蔡晟,那是我兄弟周敏,阁下的话,当真好笑,你劫了我们的货物,我们上门讨债,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反倒变成我们无理了?”
苗业愕然,他自然知道周敏,更知道蔡晟,却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相见,更没有想到,对方的修为居然比自己高多了。
他情知对方不会轻易甘休,当下眼珠一转,微笑道:“哦,原来是蔡兄,和周兄啊,一场误会,误会。”苗业转眼间换了一副笑脸,趁着蔡晟惊讶分神的刹那。
他的飞剑瞬间化做一道白光,旋转着飞出,带出丝丝的破空之声,到达蔡晟身前的时候,白光涨大,朝着蔡晟当头罩下。
蔡晟冷哼一声,没有想到苗业居然如此的阴险,他的身体不退反进,竟然是朝苗业狠狠的撞去,忽的一声,他的身体瞬间腾起烈火,千烈炎梭的灼热充斥天空。
露出了要将苗业吞噬的深红火海。苗业急忙招回飞剑,挡在身前。叮的一声,空中想起一阵清鸣,一股庞大的热量沿着飞剑传到苗业手上。
苗业冷不住大叫了一声,身体急速后退,却是连飞剑也不要了。飞剑通红的从空中掉下,在地上不住弹动着,如同陷入干涸的鱼儿在做着垂死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