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云驮风云 (二)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云驮风云 (二)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中午时分,二人到了海云市。
这些日子的风云突变,蔡晟经历了作为常人一辈子也无法遭遇的事情,成天活在紧张刺激的日子中,只有和周敏兄弟一起的时候才能感觉到真正的轻松。
周敏找了个地方,打了电话给华文山,得知华文山等人因为蔡晟两人牵制了大部分魔门高手,基本都逃脱了,安然无恙。
周敏舒了口气,双方又相互提醒了一下,这才挂断电话。
二人不一会的功夫已到了海云市那个分部的门前,门面虽然不大,不过门口装修的很是精致,流线分明,很好的突出了服装设计公司的主题,而且颇有内涵。
两人走进房间,却发现里边空无一人,蔡晟疑惑的望着四周,朝着周敏道:“怎么前台的员工都没有一个?”
周敏惊讶道:“不会吧,今天可不是休息时间。说不定是在开会。”
正说话间,只听见门口响起脚步声,吱呀一声,走进来一个中年人,他满头的大汗,神色似乎疲惫不堪。
“赵达,工作时间不好好工作,你死哪里去了。”周敏大叫一声,上前重重的擂了赵达一拳。
那个中年人吓了一跳,抬头望见周敏,大喜道:“总经理,你可来了,你来的真快。”他捂着肩头痛的直皱眉头,周敏不解道:“赵达,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来海云?”
“什么,你还不知道吗?”赵达吃惊问道。
“到底出了什么事?”周敏望了蔡晟一眼,有点不耐烦的催道。
赵达慌忙道:“是这样的,总经理,雅达那批服装样品出事了,本来约定在云驮道交货。”
蔡晟插嘴道:“云驮道在哪里?”
周敏也不清楚云驮道的具体位置,他虽然是公司的总经理,却不负责分公司这面的事情,对于物流更是一窍不通。
“就在海云市的边境,沧澜江的旁边,那里三面都是接壤其它的城市,陆路方便,水运也是十分的发达,可以说算是交通枢纽了。
“哦。”周敏没有任何看法。
赵达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又道:“本来样品的设计图纸和样品都是小周负责保管的,交货的那天我正巧有两单大生意要我在这里,我就让小周和几个公司的保安去那里交货。一路都是平安无事,他们到了云驮道后还给我们打了电话,报了平安,没有想到第二天怎么也联系不上了,我知道不好,当天晚上向总部发出消息,今天就去报案了。”
“一个人都没有回来?”周敏吃惊的道,“一个也没有回来。”赵达苦笑道:“五个保安,一个财务人员,还有小周。”
周敏吸口凉气,没有出声,“这不,我前脚才报案回来,周总你就来了。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是人心惶惶的,所以我放他们几天假整顿一下。”他意思很明显,这个分公司如今搞砸了,说不好总部那边一怒之下会撤消了这个驻地,大伙肯定是做不下事情的,不如放假好一些。
“那批货物没有保险吗?”蔡晟忍不住问道。
“保险是保了,不过周总也应该知道,我们公司的规模不大,所以保险也是基本险,再说天华集团那面急等着要货向海外推广,我们这次不仅仅是利益,而且关系到我们的信誉。”
蔡晟点头称是,扭头一看周敏捧个脑袋喃喃自语不知道嘀咕些什么,一怕他的肩头道:“华老哥不会见死不救的,你公司有难处,我想他们也会谅解的,这方面我想你不用太担心。”
“我就是不想让人认为我周敏是仗着任何人的名头,就像陆天川那样,我鄙视那种人!”周敏一直低着脑袋,握紧拳头道,“再说有人能帮得了你一时,却帮不了你一辈子,我就是要设计个世界知名的品牌出来,让别人不能小瞧我。你知道吗,白菜,五年呀,我足足等了五年!我要让莫雅园看看,我周敏不靠老子,只靠自己就能混的比陆天川强上百倍!”周敏激动起来,双拳指甲都陷入了肉里。
蔡晟露出笑意,用力一拍周敏的肩头,“走,我这就和你一块去找回这批货。”
“那是自然,”周敏恢复乐观的心情,有蔡晟出马,他自然不用担心了。
周敏拦了司机,说了云驮道三个字,甩给他二百块钱,司机二话不说,一踩油门,小车如救火车一样窜了出去。
到了云驮道,周敏拨通了赵达的号码,他问清楚了货物接头人大牛的位置,二人拐弯抹角,好不容易才找到大牛居住的地方,那是个旧楼。
他举步才要徍上爬,蔡晟指了指前方,一把拉住他闪在角落旁边。
周敏突然愣住了,见楼道口处传来脚步声,不一会的功夫转出了几个人,最前面几个都是警察的装束,后面一个没有穿警服,四十上下的年纪,长的矮小龌龊的样子,留着两撇山羊胡子。
“看来是警察来查案的!”周敏低声道。
蔡晟点点头,猜测道:“身后那人,很可能就是大牛!”他不愿意那帮警察看见,多生事端,
“你看他那两撇胡子,叫做山羊还差不多。”周敏摇头调侃道。蔡晟懒得理他,只听见楼道口的话语声清晰传来。
“大牛,你要记得我们的政策,希望你能好好配合我们的工作,早日破获这个劫案,我们会感谢你的。”一个警察要走之前大声的说了一句。
等几个警察走远后,周敏见大牛向楼道里走去,就要上前拦住他,蔡晟一拉他的衣袖,“再等一会。”
周敏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没过多久,大牛又从楼道走了出来,小心的向周围望了望。
周敏一挑大拇指,低声赞道:“老大,你果然猜的不错。”
蔡晟低声道:“马屁等会再拍,别把人跟丢了,看看他去哪里。”
大牛对云驮道这个小镇很熟悉,东拐一下,西转一下,脚程快捷。要不是蔡晟周敏练了修真,蔡晟更是有种莫名的感应,还真有可能跟丢了。
大牛走的路越来越偏,地势也是越来越高,很快三人一前二后的上了一处小山。山上绿树成荫,浓浓郁郁的,只是有些闷热。
“这个大牛肯定有问题,他平白无故的上后山干什么。”周敏低声道,蔡晟点头不语,突然拉着周敏闪身向路旁的草丛跳去。
周敏对蔡晟信心十足,心知有所情况,埋在草丛中虽是又热又闷,他也没有怨言,果然不到多大功夫,就有两个警察跑了过来,二人悄声的向山上跑去。
“跟在他们后面,这下倒省得我们费脑筋了。”蔡晟懒洋洋的说道,掸掸身上的尘土,身形展动,带着周敏,贴地飘了出去,他大场面见得多了,面对这种事情镇定的很。
不多一会,前面隐约传来说话的声音,这下就连周敏都听到了,两人找了一处地方,藏了起来,身前不远处,那两个警察正藏身两颗大树后面,手枪上膛,正在听着前面的动静。
树林前方,是一片空地,站着不少人,那大牛赫然在列。
“赤鳞蝎,你这是什么意思,过河拆桥吗?”大牛的声音清晰传来。
“你想怎么样。”一个人冷笑道,这人站在大牛的对面,五大三粗的,眯缝着眼睛,脸上一道刀疤从眼角划到嘴边,一看就不是善类。他身后几个保镖模样的人,都是露着胸膛,黑黝黝的胸毛很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