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红酃艳女 (二)
章节列表
第十章 红酃艳女 (二)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你小心了,蔡晟。”灵慧郑重的说,“你对面是个灵体!”
“什么是灵体。”蔡晟不解的问,他感觉自己望着那女子的时候好像又深深陷入了进入,不过这种深陷和堕落不同,情欲和感情虽有联系,可是也有很大的区别。
“灵体是高等级的魂魄修炼成的,本身已经超脱了轮回,不受转世的束缚。”明慧解释道,她知道的可比蔡晟多的多。
“是由魂魄炼成的?”蔡晟突然想到了阴魔,阴魔也是由阴徒的魂魄凝聚而成,也是靠召集怨灵提高能力,这和眼前的女子何等的相似,只是他们还是有区别的,不知怎地,蔡晟不想把眼前的这个灵体和阴魔相提并论。
“是的,世间的修行功法千奇百怪,比较系统和广泛流传的,也就是修真、修魔、修魂三种,而这三种,据说都是仙人所传承下来的。三者都是逆天修行的一种方式,其中修魂是最为罕见的,一般阴间的修行者都是修魂者,眼前这个灵体也是由失去肉身的魂魄修炼而成,她的底子相当的深厚,只是邪气甚重!”明慧将一眼看出了眼前这个灵体的异常。
“她是谁?”那个灵体突然问道,灵体的声音并不像她的笑声那样撩人,引人想入非非,那声音可以说有些低沉,有些婉转,有些幽幽,还有一些凝滞的味道。
“你听得到我们说话?”蔡晟吃惊的问道。他和明慧是通过心灵交流的,如果这个灵体能够感知自己的心灵所想,截听自己和明慧的交流,那实在是难以想像的事情,
“她是谁?”那个灵体固执的问,她的目光没有望着蔡晟,也落到了蔡晟的手臂上,那朵莲花好像在动,却不知道是蔡晟在动,还是明慧的震惊!
“她是一个修真者。”蔡晟缓缓道,他终于确定了那个灵体知道了他和明慧的交谈,也找到了明慧的藏身之处。“不过她很柔弱,失去了肉身,无可奈何才附在了我的身上。”
“她很幸福。”灵体幽幽的道.
“幸福?”蔡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她很幸福。”灵体又说了一遍,她的眼中竟然流露出羡慕的神情,她终于移开了在莲花上目光,注视着蔡晟。
“我叫言铃儿。你呢?”那女子突然说到道。
“我叫蔡晟。”蔡晟缓缓道:“明慧刚才说过你是灵体,是由高等级的魂魄修炼成的?这么说你难道也是个修真者?”
“原来她叫明慧。她果然是个很聪明的女子。”言铃儿称赞道,“不错,我也是个修真者,和她一样,只不过我是在一次修行中,被人攻击,毁坏了肉体,只剩下残缺的魂魄,千辛万苦才逃到了这里。”言铃儿伸手一指这个石窟。
“这么说那面镜子和血棺都是别人的了?”蔡晟暗想,莫非是你杀了或者驱逐了这里的主人把这个地方据为己有?
“我那个时候很弱,没有那么强的能力。”言铃儿好像知道了蔡晟心中所想,“这里是个邪派修真者的隐居地,原来的主人就是因为得道飞升离开了,外边的那个符印就是他留下来的。我还算命不该绝,误打误撞的到了这里。根据棺材里面的记载,这个修真者好像和邪阴宗有些联系。不过那个棺材已经碎了。”
“同样失去肉体,为什么明慧前辈这么多年也没有修炼成灵体。”蔡晟有点疑惑,明慧可是有了千年的修为,难道言铃儿比她的修为还高?
“蔡晟,你不要多想了,言铃儿她如何能与我相比,我是千年修行之身,肉身破坏之时,已经结成了元婴,因此,我不需转修灵体就可保存自己,而言铃儿肉身被毁之时,恐怕还未到结成元婴的境界,因此,她除了转修灵体,就再没有别的出路了可以保住自己不魂飞魄散了。”明慧解释道。
“明慧前辈说的对,我当初修行境界太低,甚至连灵体也差点无法转修,好在这里有红酃棺以及通元镜,对于凝聚魂魄十分有用,我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才在不久前凝结出了实体。”言铃儿落寞道,“这里是个邪派修真人的场所,阴煞之气很浓,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召集怨灵,帮助那个修真人修炼真元力。这些年来我的意识可以说是继承了那个修真人的衣钵,这里阴煞之气太浓,这才迫不得已的用销魂音招来无数的野兽生灵,吸尽它们的精血。用来抵御阴煞之气,算起来,你们也是我的猎物吧!”她看到蔡晟眼中流露出询问的神情,淡然道:“销魂音也是红酃棺上记载的。”
“难道你需要这样不停的吸取野兽生灵的精血吗?”蔡晟感觉有点厌恶。
“不错,否则我凝固的实体一旦破灭,就连魂魄也无法转生了。”言铃儿道:“我无法破除那个修真者的邪术,更是无法让这些怨灵转世托生,对于这点,我很愧疚,几百年了,我一直和这些怨灵生活在一起,它们是因为我才聚集在这里的。”
蔡晟有些粟然,若真的是让这么多的怨灵不受禁锢冲到人间,那可以说是一场浩劫了,
“你不会知道,几百年来和怨灵在一起那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言铃儿望着蔡晟道:“所以我说,比起我来,她很幸福。她最少可以依托在一个人的身上,我却不能。”她痴痴的望着蔡晟,目光中柔情万种。
四周一片寂静,蔡晟感觉明慧又叹息了一声,这回她又叹息什么?
“那你现在怎么这么清醒,我丝毫感觉不到你的邪恶。”蔡晟疑惑道。
“我刚才吸够了足够的精血,灵识能够得到暂时的清醒。”言铃儿苦笑道:“你也足够走运,如果第一个扑过来的是你,我想这个时候你已经在河底了。不过这些精血不足以永远保持我的灵识的清醒,说不定我一会就会狂性大发了。”
蔡晟望着言铃儿,那清秀绝伦的面庞哪有一丝邪恶,只是刚才他也亲眼看到的言铃儿的魔性大发,“我能帮你些什么?”蔡晟终于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你很丑,你可以说我见过修真者中最丑的一个。”言铃儿直言不讳道。
蔡晟苦笑的摸摸脸,没有言语。
“可是你却是我见过的心地最善良的人。”言铃儿目光闪动。
“丑就善良吗?”蔡晟苦笑道,“你和我今天只见过一面,你就说我心地善良未免有些武断了。”
“因为你见到我的时候不想霸占我,你同情我!”言铃儿幽幽的道,“你现在只想帮我,而不是想害我,我能感觉到你的心意。那是做不了假的!”
蔡晟摸摸脸,又摸摸鼻子,他实在不知道两只手该放在哪里,“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帮你。”
“封印我,帮那些怨灵超生转世。”言铃儿语气有些凄苦,封印也代表她又要忍受浩瀚无边的寂寞,寂寞,尽管那难以忍受,“我煞气越来越重了,我怕有一天我的灵性抑制不了我的魔性,我如果带着这些怨灵出去。我实在很难想像那是怎样的一种情形。”
“封印你?帮幽灵转世超生?”蔡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感觉到了言铃儿的无助,她的无辜,她的善良,她居然要自己封印她。
蔡晟下不了手,他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孤单的人影,那是荣秀丽,他所认下的妹妹,荣秀丽的父母双亡,也没有亲人,境况与言铃儿十分相似,蔡晟十分的同情言铃儿,不知不觉,他将两人的身影重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