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红酃艳女 (一)
章节列表
第十章 红酃艳女 (一)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蔡晟心中一振,伸手抓住他的腕子,一股真元力瞬间透进周敏的身体,“小心。”蔡晟沉声喝止道。
周敏浑身一颤,见自己只离血河几步之遥,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是怎么回事?”他望了一眼四周,“快看!”他指的是岳散。
蔡晟一直观察那具棺材,却忽略了身边的大敌,心中一凛,向岳散望去,只见他双目无神,隐隐有红光一闪一闪的,身上更是颤抖不已,好像在抗拒着什么。
本来这里岳散功力最强,不过经过刚才的一番苦斗,他却几乎耗尽了魔力,他知道那具红色的棺材和里面的女人正在吸引自己去送死,他不像周敏那样冲动上前,仍在苦苦支撑。
“自作孽。”蔡晟见他这样,冷哼了一声,丝毫没有可怜的意思,本来如果当初阻止了严易,他们就不必面对这种诡异的现象,现在的情况,却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蔡晟移开目光,向光源发出的地方望去,发出光源的地方不是天光,而是一面镜子,那面镜子有脸盘大小,镶嵌在石壁的上面。
棺材,镜子,蔡晟感到十分的纳闷,他当然看出这棺材和镜子也算是法宝,不过这显然不是正道修真着的法宝,难道这里是魔门的修真之地?
蔡晟正思索的时候,棺材那面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蔡晟觉得那股银铃般的笑声好像一直转入心里,钻入骨髓,化入血液,他蓦然间觉得血液沸腾起来,他只觉得口干舌燥,心旌摇荡,周敏更是不能自己,挣不脱蔡晟的手掌,竟然带着他往前冲去。
岳散是魔门弟子,此刻魔力削弱,只觉得那声音传到脑海中形成一幅幅诱人的情景,前面不再是红河涌动,腐尸横生,而是一个个披着红纱的少女正在轻歌曼舞,那些少女身上只有一缕红纱,红纱舞动中,春光无限,妙处也是若隐若现。
岳散低吼一声,再也控制不了心魔,冲了出去,扑通一声,他落入河中!他这一声低吼反倒让蔡晟心中一凛,以为身后岳散在袭击自己,他大喝一声,神志顿苏,带着周敏冲天而起,却是又退到了圆形的岩石上。
“好险。”蔡晟低声自语道,突然,他听到岳散惨叫一声,那些枯骨僵尸涌了上来,在岳散的身上乱咬了起来,岳散疼痛难忍,神志终于清醒了过来,狂嚎不已,眼中红光流转,扑在他身上的僵尸都被他振的飞了出去。
岳散已变成了疯魔,他目光狂热,伸手捞出一具僵尸,一运魔力,那具僵尸已变成了粉末,岳散莫名的大笑不停,身子凌空而起,就要冲上那方形的平台。
突然那具棺材红光一现,和半空中照下的白光交织在一起,形成一道灿烂的光芒一圈圈缠在了岳散的身上,岳散拼命挣扎,却是越挣越紧,轰的一声巨响,那具半透明的棺材四散裂开,那里面的女人飞身而起,四肢张开,一把将岳散紧紧的抱住,在空中盘旋着,越转越快。
蔡晟看的心中大惊,眼前的情景委实太过诡异,他手中的周敏不停的挣扎,想要冲上去,好在蔡晟比他强了许多,这才制止了他送死的行动。
只是周敏如同疯了一般,力气越来越大,蔡晟怕一不小心让他挣脱,叹息一声,一掌拍在他脑后,击昏了他,这个时候一个昏迷的周敏肯定要比一个清醒的蔡晟幸福许多,蔡晟脑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他要保持清醒,因为既然是他带小敏到了这里,他就有责任安全的带他出去。
那女子抱着岳散越旋越快,不一会的功夫落在了蔡晟的面前,岳散这下真的是散了,他已经化作了一堆枯骨,被那女子抛在了血河之中。
蔡晟左手拖着周敏,右手已招出了十鼐天菱,那女子仍是一动不动的站在他二人的面前,她浑身洁白如玉,胸前两点微微颤动,每动一下蔡晟心弦就颤动一分。
他忍住了心中的旖旎念头,抬头望向那女子的俏脸,只觉得心头一震,世间竟然有这样完美的脸,那张脸没有丝毫的瑕疵,可以说是上帝的完美之作。
蔡晟不是没有见过漂亮的女子,姚雪也算是一个了,可是姚雪如果到了这里恐怕只有给她提鞋的份,那是人间一种难以想像的精致与曼妙。
蔡晟头脑一片眩晕,目光禁不住和那女子的目光遇到,更觉得意识模糊了起来,那女子的眼睛有着说不出的引诱和欲望,让他情不自禁的想去搂住她,压住她,侵犯她,她眼中的欲望只要是男人就能读懂,那是一种让人鞭挞,欺凌的愿望。
蔡晟为自己这样的念头感觉可耻,他突然感觉这女子很柔弱,很无助,如同河中的一片雨萍,随风摆动,随波流淌,不知道那里是尽头!
念头只是一转之间,蔡晟眼中看到了不再是刚才的欲望,诱惑,他仿佛又看到了那女子眼中有着说不尽的忧伤抑郁,如同一潭深水一样,蔡晟觉得自己如溺水的之人,捞不到稻草,越陷越深。
他灵台还有一丝清明,知道这女子正在对自己施展一种迷心之术,他拼命移开那双眼睛的控制,向下望去,只觉得脑中轰然一声,全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蔡晟不是没有见过女子的身体,不过他见到的时候多半是在手术台上,那个时候的他如同个和尚一样,可谓是色既是空,空又是色,手术刀下的任何身体在蔡晟眼中都不过是由器官组成。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能够勾起他欲望,引发他冲动的躯体,就是那双腿此刻在他眼中看来都是晶莹剔透,双腿紧紧的并在一起,和平坦光滑的小腹构成一个让任何男人为之去死的神秘地带。、
“抱住我。”那女子樱桃一点的嘴唇没有动,可是蔡晟却很清楚的听到她内心发出的声音,他双手颤抖着,已经不受他的意识控制,他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触及到了那女子光滑而同样颤动的双肩。
那是怎样的一种光滑,绸缎,泉水还是风流?
“蔡晟。”一个声音仿佛从亘古传来,带来了一丝清凉之意,蔡晟突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眼中的情欲之色减退,迷惘之意更浓,谁在召唤自己?
“蔡晟。”又一声轻柔的声音传入蔡晟的脑海,他有些惊讶,意识却逐渐的复苏了过来,他的眼中不再有迷惘,心境如水一般的清澈,冰一般的坚定,他感觉对面的女子眼中多了一份惊讶,更多的却是难以置信,她仍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移动,只是少了一份销魂,多了一分凝重,少了一分颤抖,多了一分欣喜,眼睛中更是现出罕见的澄清。
蔡晟不知道对面这个女子为什么会有这种神情,他只感觉她一时不会伤害自己,他心中已经问道:“前辈?”他已辨出那声音是附在他身体上的明慧发出。他不知道明慧为什么这个时候招呼他,他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右手臂上,那里,刻着一朵莲花!
莲花似乎在颤动,“你醒了?”蔡晟忍不住问道,不过他问的只是靠意念,他和明慧已经意念相通了。
“上次我真元力耗损,就在休眠中修炼。”明慧语气中一丝感慨,“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醒了。”
“多谢你唤醒我。”蔡晟有些脸红,他不知道明慧什么时候醒的,也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不过他心中对着明慧,却有着一种久别重逢的欣喜。
“不用谢我。”明慧的语气中似乎带有一分笑意,“你是自愿清醒的,如果你不想清醒,我就是召唤你,你也不会听到的。”
蔡晟心中一动,望向眼前的那个女子,她还是那样站着,仿佛从来没有动过,蔡晟心中一片迷惘,他觉得自己的迷惘是因为那女子的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