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约战并天
章节列表
第六章 约战并天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莲珠却是执意不肯,只留下了十颗,柬东来恨不得都吃到肚子里面,不过桑坤想到元极丹虽然是自己炼就的,不过其中出力最大的还是蔡晟,他知道修真在缘在苦练,切不可贪婪投机取巧,否则极容易入了魔道。
为了柬东来着想,只留下了三十颗,剩下的都让蔡晟带在身上,柬东来心中不满,认为师叔留下的太少了,自己恐怕分不着几颗,他只服用了五颗就把修为提升了一个境界,知道元极丹实在奇妙,不过害怕惹恼了师叔,弄不好到时连一颗也分不到,只好作罢。
蔡晟推却不得,转念想到周敏进境不快,华老哥多半也需要这个,多给他留些也不错,也就不再推辞了,他想起周敏,就想起华大哥,觉得自己出来不少日子了,也该回去看望他们一下,于是有了告辞的念头。
桑坤带两师侄出来,也是为了历练一番,见蔡晟修为超凡,身上又有两大灵器法宝,顿时有了结交之意,蔡晟也是希望自己能多认识些修真朋友,当下四人约定明日结伴同行,前往凌原市,于是找个日子一起向莲珠告辞,莲珠除了感谢之外也没有别的挽留的理由,尽管她的内心深处渴望与蔡晟相处,
这天晚上蔡晟又修炼了一段时间,不知怎的总是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想起白天向莲珠告辞的时候自己连句感激的话都没说,他总觉得自己有必要与莲珠谈一番。
月色淡淡,明钩斜挂天际,四周虫声清晰可闻。蔡晟停下脚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虽然得到元极丹的帮助,蔡晟的修为又深厚了许多,可是头发只有更加稀少,脸上坑坑洼洼的,摸上去都觉得难受。
“蔡大哥,你找我吗?”一个声音在蔡晟身前响起,不是莲珠还是谁,蔡晟微微一笑,道:“我正想找你呢?”
“还是我先说吧!蔡大哥,我首先要谢谢你为了岩巴人作的一切,没有你舍命制服天妖,整个岩巴族恐怕都已经灭族了。”莲珠柔声说到,蔡晟没有吭声,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岩巴人感激蔡大哥为我们做的一切。”莲珠低声道。
“莲珠不用客气。我答应过娜拉要保护你们的族人,以后巴岩族有什么问题,我一样会也不会袖手的。”蔡晟淡然道。
“谢谢你,蔡大哥。”莲珠走上前一步,双手握住了蔡晟的双手。月光皎洁清淡,洒了下来,拖出了两条长长的身影,渐渐的,合而为一。
蔡晟和桑坤等人第二天早上离开了岩巴部落,沿着密林向凌原市的方向走去,柬东来有些不满莲珠竟然没有送别,一路上嘟囔个不停,蔡晟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摇摇头,大踏步而去。
远方的山上站着一个人影,纤弱孤单,正眺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目中有着无尽的不舍。“蔡大哥,要不是师父指定我成为巴岩人的巫女,保卫巴岩人的生生世世,我又怎么舍得离开你的身旁,你容颜虽然毁了,可是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我的蔡大哥,我不想当什么巫女,不想离开你,可是我又怎能违背师父临死前的托付,若不是这样,就是让我当上世上的女皇,又怎及在你身旁一刻。”她的话蔡晟自然是听不见的。这些心事向来没有和任何人提起,但是这些心思如不说出,留在心底更是刻骨铭心般的痛。
莲珠望着蔡晟远去的背影,只觉得心如蚁噬,双目一闭,泪水如断线的珍珠般,顺着她白玉般的脸庞滑下,落入尘埃。
蔡晟和桑坤一路上互相交流,倒也学到了不少修真知识。这些天他们一直在赶路,尽量拣着人少的地方,主要是蔡晟的脸实在有些吓人,蔡晟自嘲说:自己变丑了不是自己的错,可是这么错出来吓人就是自己的不对了。
桑坤道长听了微笑不语,却把莱清韵逗的笑不拢嘴,既然这样,蔡晟得到桑坤的指点,对于飞行术精通了起来,开始本来要三人等他,没有想到不到两天的功夫就能远远的把三人抛在身后。
这一天离凌原市不远了,四人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别墅,这是修真者在世俗界的落脚地方,并无人看守,里边备了一些简单的家具。
四个人踏进别墅,却见一道青影疾闪而过,面前出现了另外一个人,那人长的个头适中,浓眉大眼,四人略感意外,那人居然也是个修真者。
“芮老弟,是你?”桑坤一见那人,顿时高兴起来。那人略一凝神,也是意外道:“桑老哥?怎么是你?”
“芮老弟,你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桑坤拉着那个修真者走到一旁的木桌坐下,他将自己门下的两个师侄介绍给那修真者。
“这一位是华老弟的兄弟,叫蔡晟。”桑坤指着蔡晟介绍道,蔡晟早已站了起来,微笑施礼,只不过他脸上丑陋,这一笑倒有些骇人。
“他是华师兄的兄弟?”那人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
“如假包换的。”桑坤大笑,接着对蔡晟道:“蔡老弟,这位道友叫芮坚,裂土宗的,华老弟的师弟,说起来都是一家人呢。”
芮坚望了蔡晟半天,眼中流露出惊讶的神色,道:“早听说华师兄结交了一个了不起的兄弟,没想到蔡兄弟年纪这么轻,修为简直深不可测啊。”
“你当然看不出来了,你现在的修为还是辟尘期吧,蔡老弟已经到了雷亟了。”桑坤在一旁微笑道。
“什么?这样太好了,难道蔡老弟是华师兄派出去请你桑老哥的?你是过来帮手的吧,桑老哥。”芮坚急声问道。
“帮什么手?”桑坤一头雾水,“我和蔡老弟也是偶然遇到的,以裂土宗的实力,难道还有什么麻烦不成?”
“桑老哥也太抬举裂土宗了,裂土宗虽然在修真界虽然不是什么强悍门派,却也不是一般的小门派所能威胁的了,不瞒老哥,此次裂土宗所遭遇到的乃是魔门的高手。”芮坚苦笑道。“魔门?怎么会招惹上了魔门,他们不是销声匿迹多年了吗?”桑坤震惊道。
“芮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蔡晟焦急道。
“这么说蔡老弟也不知道华师兄有事情了?”芮坚盯着蔡晟道:“咱们边走边说吧!”芮坚脸色凝重的道。四人都知道事情不同寻常,便也没有异议,剑光冲天而起,芮坚带路,蔡晟四人随后跟上。
走在路上的时候,芮坚先和众人大概的说了下魔门邪阴宗挑战的事情,他知道的也不详细,不过知道事态一定很迫切,不然华文山也不会这样大张旗鼓的约请各位同门!
蔡晟听了心中更加担忧了,他想起当初碰到魔门邪阴宗的门人那丹和封平,那丹虽然被自己化成灰烬,可是他那恐怖的疯魔状态实在让自己心惊,可惜当初和封平斗得两败俱伤,让封平逃走了,这次魔门邪阴宗的向修真者挑战,多半就是因为封平的缘故。
“他们约定什么时候决斗?在哪里?”蔡晟问道。
“就在今天了。唉,我本来是想去找一个道友,没有想到没有碰到,还耽误了时间。”芮坚懊悔道,“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今天?”蔡晟吓的不轻,“在哪里?这不是去凌原市的路呀,芮大哥。”蔡晟对凌原清楚得和自己的掌纹差不多,发现前头带路的芮坚走的是野外,偏离了凌原市一点的方向。
“他们决斗地点是凌原市东南处的并天山,华师兄怕伤及无辜了”芮坚解释道,“我看现在他们多半已经到并天山了,既然这样,我们直接上那里会合了,只是希望不要去的太晚。”芮坚摇头苦笑,看四周没有行人了,驾御起道器飞到半空,当先而去。
蔡晟也不敢迟疑,招出十鼐天菱,只见他的脚底蓝芒闪动,十鼐天菱托着他升了起来,他现在比芮坚还要急一些,“并天山我比较熟悉,我带路了。”他匆匆说了一句,就当先领路,他催动真元,十鼐天菱光芒大作,倏然就到了十几丈外了。
芮坚又惊又喜,用尽全力才追赶得上,虽然桑坤等人和蔡晟在空中飞行过几天,不过蔡晟这般快法还是第一回见到,生怕失去了蔡晟的影子,都拼命的跟在后面,“蔡老弟,慢些了。”桑坤在身后大声的喊。
蔡晟想起自己并不知道并天山的方向,当下稍微慢了一下速度,等到后面几人跟上,才一起朝前方飞去。蔡晟心急如焚,望着前方并天山山脉的方向,新里念叨:“华大哥,小敏,你们一定要等我。”
并天山坐落在凌原市东南处几十里外,风景秀丽,不过山势险恶,还没有被开发成旅游景点,所以人迹罕见,这也是华文山和魔门弟子约定在此了结恩怨的原因,并天山最险恶的地方孤隼峰,那里就是飞鸟都很少愿意上去,可见地势险恶,只是要真登上了孤隼峰就会发现峰顶也很开阔,有数十丈大小的一块空地,不过地面并不平整,怪石淋漓。
华文山正站在一块怪石上面,眉头皱起,望着远方沉思,“华大哥。”一个人在石头下面仰头叫到,正是周敏,他又黑了一些,看起来更加强壮了,大半年的修炼生涯和他自己的不懈努力,也终于有了收获。
“什么事?小敏。”华文山回答。
“华大哥,你说我们能不能把邪阴宗的那帮兔崽子们打回老家去?”周敏没有考虑到华文山那么多,这段时间他得到空元大师,方拓,华文山的指点,更是上刘老头家里吸取了几块上等结晶石的能量,自我感觉功力大增,又得到空元大师送了一件道器级别的法宝胤罗衣,此刻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一试身手,只是盼望邪阴宗的人快点来了。
看到周敏这样急切,没有一点担心的样子,华文山到有点犯愁,蔡晟如今下落不明,周敏是蔡老弟嘱托自己照顾的,如果周敏有了危险,自己实在对不起蔡老弟的信任,“小敏。”华文山叫了一声。
“我听着呢,华大哥。”
“这次恐怕比上次还要危险十倍。”华文山缓缓说,周敏内心悸动了一下,刚才高涨的斗志一下不见了,当初林德和张合死的惨状浮现在他的眼前。可是他又想到白菜大哥到现在都不见消息,可以说是凶多吉少了,忍不住咬牙切齿道:“白菜这个时候不知道是生是死,一定是邪阴宗那帮鬼崽子搞的鬼了,我就算功力不如他们也一定给白菜老大报个仇了。”
孤隼峰上凉风阵阵,不时吹动树叶刷刷的响,华文山心中有股不祥的感觉,虽然这次有空元大师坐镇,可是魔门既然敢挑衅,就一定有恃无恐,这次自己这方面一共十三人,不知道还有几人能活着回去。
“阿弥陀佛。”空元大师在一旁念着佛号,“华老弟,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我们能劝邪阴宗退出凡间,不干涉世俗的事情那是最好不过了。”
空元大师心地慈悲,虽然魔门无恶不作,可是只要他们不危害人间,还是不想大开杀戒。
“空元大师,人无害虎意,虎有伤人心。”方拓一旁道,他对魔门的弟子是深有体会,当初自己就被封平和那丹打成重伤,两个同门更是惨死,这个仇如果不报,自己怎么对得起他们。
空元大师又喧声佛号,垂眉不语。
“不错,道兄,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手软。”空元大师身旁还有个僧人,那人瘦小干枯,叫做了因大师,他是空元的师弟,修为也到了元婴的境界,华文山这面这次算上周敏一共有十三个,修为最高的就是他和空元了,其余的都是辟尘初期和后期的修为了,周敏最低,还是在忘融初期。
“是呀,到时候不能对邪阴宗的心慈手软,他们一直和我们修真界作对,更是危害人间。”一个清癯矍铄的老者说道,他是方拓的朋友,叫彭逸,修为和方拓差不多,这次是方拓请来的,知道方拓在邪阴宗弟子手上吃了大亏,发誓要给方拓报仇了。
“彭兄说的不错,魔门弟子通常都是不识好歹,你让一尺,他们就要犯你一丈。”另外一个脸色红润,但又皱纹丛生的修真人也附和道。
这个修真人华文山是认识的,叫做马原,修真者的面容并不是都和华文山那么年轻,有的看的老些,可能反倒岁数小些,有的像华文山那样,反倒有几百年的道行,空元大师也是这样,面容的修改都是要在更高的道行后才行,一般修为比较低的都是修道得道后什么长相,以后也是差不多的长相,也就是说衰老的比别人慢些了。
“了因大师和空元大师到时候让我们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没错,不过我要好好教训一下那几个魔崽子。”
“对,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众人七嘴八舌的随声附和,华文山和方拓互相看了一眼,都有忧色,知道魔门不会那么轻易的被打发,只是这些人都是帮他们来的,这个时候泼冷水实在不合时宜,方拓低声道,“到时候我们要随机而变。”华文山点头。
“我以为华文山你这次能带来什么人物让我们见识一下,没有想到都是这种没有见过世面的人物。”一个声音冷冷的从半空传来。
“不错,都是一些井底之蛙罢了。”另外一个更冷的声音接道。
众人大吃一惊,见对面悬崖半空处几道黑气飞快的向这面射来,不到片刻众人就看到了原来是四个修魔者,这四个人速度好快,话到人到,那个罢了话音才落,四个修魔者已经到了华文山等人的面前。
这四个人长相都有些奇怪,一黑一白,一胖一瘦,白的那个脸色如同几千年没有见过太阳一样,黑的那个比几万年埋在地底的煤炭还要黑!
瘦的那个修真者倒是不黑不白,只是如同一个竹竿子,衣服极不合体的挂在身上,他本身就像个衣架子一样,偏偏高的人,周敏一百九十公分的个子都是少见了,他看起来比周敏还要高出一个半头。胖的那个如几陀肥肉摞在一起,肥肉上面没有脖子,只有一个圆球插在上面,那个应该是脑袋了。
这四个人的怪模怪样引起了修真者们一群骚动,都不知道他们是谁,空元大师有些心惊,他没有吃惊这四人的模样,一个修真人的肉身无非是具臭皮囊罢了,他吃惊的是这四个修魔者的修为,他在这些修真人中修为最高,别人还看不出这四个修魔者的修为,他却已看出这四人都是地魔初级的修魔者,这么说来每个人都能和自己打个平手,自己这面只有了因师弟才能和他们抗衡了。
“那丹和封平呢,怎么不敢出头,难道做了乌龟了吗。”方拓冷笑道,他不认识这四个人,何况有空元在身边,所以出言并没有顾忌。
“你就是方拓吧。”那个胖的离谱的修魔者冷笑道,“上次封平让你逃了性命,但是这次恐怕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他看起来是这四个修魔者中最和蔼的,可是周敏望见了他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原来是邪阴宗的四大护法高手亲自到了,严易,别来无恙呀。”了因大师强忍心中的震颤道,他和空元大师不一样,空元大师潜心修真,很少离开相马寺,所以虽然能看出这四人修为很强,却不认识,了因大师游戏人间久了,很多时候仗义出手,难免和魔门有冲突,这个胖尊者他都交过手,有点过节,也一眼就认出了其余的三个人也是邪阴宗的护法,这次邪阴宗出动了四大护法,气势汹汹,来意绝对不善。
“四大护法都来了,为什么这样小气,把十二阴徒藏在暗处,严易,你可是越老越没有气量了。”了因冷嘲热讽道。他游戏人间几百年了,什么偷袭暗算没有见过,早就留意四周的动静,提防魔门人搞鬼,虽然没有发觉邪阴宗十二阴徒的动静,可是料想邪阴宗绝不会只派四个光棍护法出来,那十二个阴徒一定是在暗中,所以先诈一下。
“这个死贼秃是属鸭子的,就算煮熟了嘴还是硬。”封平本来藏身在暗处,看着方拓咬牙切齿的,那丹的死虽然和方拓没有什么关系,可是找不到蔡晟,只能把怨气出到了方拓的身上,他以为了因发现了自己的动静,这才一招手,带着其他的阴徒从四周围了上来。
华文山和方拓等人看了都是大吃了一惊,他们本来以为封平等人最多找几个和他们同等修为的,没有想到邪阴宗这次竟然出动了四大护法高手,还有那出来的十几个阴徒都和封平一样的修为,邪阴宗这次显然是早有预谋了。
“不用十二阴徒,就我们四个人还怕收拾不了你们吗。”那个瘦的和竹竿一样的人冷冷道,“了因,你把他们招呼出来只有死的更快了。”
“岳散,你以为你有必胜的把握吗?”了因冷笑道。
瘦尊者岳散冷冷道:“一对一我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过二对一嘛,了因,你必死无疑!”他说的很自信,因为他也和了因交过手,知道了因的根底。
“阿弥陀佛,岳施主,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邪阴宗退出凡间,不要干涉世俗的事情,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岂不是美事。”空元大师一旁插嘴道,他也看出自己这方面处在劣势,他倒不时怕了邪阴宗,就是自己学佛祖的舍身喂虎也是无所谓,只是想到修真者这场决斗下来一定死伤众多,心中不忍,这才忍不住希望做个和事佬。
“哈哈,可笑,可笑。让我们退出凡间,你有这能耐吗?”封平笑的前仰后合。
“他可能以为自己是谁呢,仙人吗?不然怎么这样口出狂言。”另外一个阴徒也是附和谄媚道,十二阴徒也是修为有异的,封平在这里算是很高的,在这里除了四大护法,就是封平的地位最高,那个阴徒修为不高,马屁的功夫倒不低,不失时机的拍拍封平的P股。
空元大师并不恼怒,只是叹息一声,知道此事绝无善了了
“口舌之争徒劳无益,大家都是爽快人,不如你我先做个了断如何。”了因当先出手,他伸手一招,唤出体内的十方佛珠,化成一道金光,向严易飞去。严易不甘示弱,一道黑气从体内升起,凝聚成骷髅的形状,那个骷髅的两个眼睛的位置冒着闪闪的绿光,突然喷出两道绿焰,挡住了十方佛珠!
了因和严易心中都有顾及,严易更是心怀鬼胎,原来邪阴宗手下的十二阴徒有一种阵法,又叫做阴魔阵,能够在十二阴徒的魔功催动下,召唤出魔界的阴魔,阴魔魔法无边,远比四大护法合起来还要厉害,他们这次来不仅是想打败华文山一帮修真者,他们想让这些修真者从世上消失。
“老华,他们弃强用弱,难道有什么诡计吗?”方拓总是觉得有些不妥,他习惯了邪阴宗的阴险,这次看邪阴宗使出的手段好像光明正大,反倒有些不习惯。
华文山摇头不语,他道行比方拓还差了一些,经验也不如方拓,只是比起方拓要谨慎一些,一时间也猜不出邪阴宗到底是什么用意,他们却不知道一场危难已经迫在眉睫了。
高手过招也是修真者难得的学习机会,了因和严易都是这里面修真界和魔门的顶尖高手,其他人修为稍低,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提升自己修为见识的机会,就连方拓和华文山都被他们的打斗吸引了目光,一时忘了去想邪阴宗到底有什么阴谋。
邪阴宗那面的其他三个护法一直沉吟不语,十二个阴徒散散落落的分布在四周,呆如木鸡一样,动都不动一下。
周敏却是看不懂的,这就像都是厨师做菜一样,顶级的大师放个葱花、蒜头对于一道菜的调味利鲜都是大有功效,寻常的厨子看了不过是以为例行的手续。他看的多了,见到两件法器在空中斗来斗去的,有些不耐烦,看见众人都是津津有味的样子,就是空元大师都看的专注,有些惭愧,知道自己修为太低,又有些无聊,拨了拨地上的石子,抬头望望天气。
“变天了,这是怎么回事?”周敏暗自嘀咕道。他头顶的天空浓云密布,越聚越黑,四周黯淡了下来,只是众人都被场上的斗法吸引,没有人留意,周敏觉得有点奇怪。
空元大师心灵深处战栗起来,他的元婴已经不安份了,在他的体内也提醒他危机的到来。
“空元大师。”周敏轻声叫了一声,他看空元大师好像有些不安,不在关注斗法的两人,心中有些奇怪,忍不住道,“你看这天气很奇怪,浓云都这么密了,但一点风都没有,是不是有什么古怪啊?”
浓云?!空元大师只觉内心一阵震颤,抬头向半空中望去,浓云如墨,只是聚在他们头顶十数丈的高空上,远处仍是晴朗的日头,正是正午,太阳毒辣,光线却穿不透这片浓云,形成一种诡异的情景。
“空元大师,你看这云黑的和墨一样,咦,好像还有四肢和脑袋呢。”周敏指点着空中聚而不散的浓云惊讶起来道。
“阴魔!!!”空元大师一声怒吼,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严易要拖延时间,也明白了为什么那十二个阴徒一动不动的如木鸡一样,他们需要时间召唤阴魔!
空元大师从心底愤怒起来,阴魔阵虽然说不上是魔门最厉害的魔法,可是却可以算是最丧尽天良的一种阵法,这种阵法以阴徒的魂魄和魔力作为媒介,能将方圆几百里内的幽灵孤魂召集在一起,加上阴徒本身的能量,如果形成阴魔破坏力大的惊人,只是这阵法却是以孤魂幽灵不得超生为代价,有违天和,没有想到竟然被邪阴宗使用了出来。
“那是什么?”周敏一声狂叫,伸手指向天空,众修真者都抬头向空中望去,只见天空的浓云不再是浓云,竟然浓缩成一个四首八臂十条腿的怪物,这个怪物每个脑袋都有着说不出的邪恶阴狠之色,似乎是几万个冤灵凝聚在一起,瓷牙咧嘴的在天空舞动着胳膊和腿,刚才周敏看到的只是模糊概念的躯体,这个时候看到这般景象,差点吓尿了裤子,不过他害怕归害怕,还是不像马原等人墨守成规,知道空元大师攻击的十二阴徒才是关键,忍住了心中的惊惧,蹑手蹑脚的向十二阴徒走去。
岳散见了大喜,飞身跳出了战场,嘴上念念有词,了因被严易缠住了脱离不开,见到天上的怪物惊呼道:“阴魔?!”,就算他胆大通天,这时候声音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岳散念完了咒语,跪倒在地,向天空的怪物深施一礼,口中恭敬道:“阴魔出世,邪阴恭迎,十万幽灵,魔法通天。”他伸手一指马原那些修真者,半空中的阴魔张开了大嘴,大笑的样子,只是它虽然是狂笑的模样,可是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形成一幅极其诡异的场面。
阴魔张嘴一吐,竟然发出一道闪电,那闪电竟然是黑色的,马原还没有任何反应,就被那道闪电劈中了前胸,他惨叫一声,整个胸口被射穿了大窟窿,透过那个窟窿看到那道闪电凝聚在马原的体内,蛆一般的蠕动,那闪电竟然是活的,很快的功夫,蠕动的闪电竟然将马原化成一堆枯骨,然后升到天空,又融入了阴魔的身体,阴魔更加的狰狞不堪。
彭逸一帮修真者几乎吓傻了,他们什么时候看到过这种残忍恶心的场面。惊骇中,只见阴魔伸出一只手掌,越伸越长,一直延伸到地面,把一个修真者抓到了半空,那个修真者怎么说也是辟尘的境界了,却根本无法抗拒。阴魔诡异的笑着,张开大嘴,一口就咬掉了他的脑袋,咀嚼了起来,众人只看到阴魔的嘴在动弹,却听不到咀嚼的声音,那个修真者的鲜血如泉涌一般从天空洒落。
不等鲜血落到地面,阴魔的另外一个脑袋伸出一条丈宽的舌头,长达十数丈,接住了鲜血,往回一卷,顺便又将那个修真者的没有脑袋的躯体吞到口中,这下嚼都不嚼的就吞到肚子里,连骨头都没有剩下来。
这下彭逸等人才清醒过来,纷纷飞上天空,祭出道器,要和阴魔决一死战,岳散放声大笑道,“你们现在才知道动手吗?太迟了,十万幽灵,魔法通天。你们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乖乖的送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