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灵丹元极
章节列表
第五章 灵丹元极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莲珠有些犹豫,迟疑不肯动手,蔡晟笑道:“我本来想让桑坤道长动手,可是见他这几日重伤没有好了一成,不想再麻烦他了,莲珠?”他看见莲珠担心的神色,更是验证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蔡大哥,好。”莲珠的手有些发抖,接触到蔡晟脸上纱布的时候终于镇定了下来,等到最后一层纱布从蔡晟脸上解下来的时候,蔡晟一直望着莲珠的神色,见她眼中担忧之意更浓,缓缓道:“怎么了,蔡大哥是不是已经变成一个丑八怪了。”
蔡晟觉得自己的声音也有些打颤,他虽然不像周敏那样注重自己的外貌,可是毕竟爱美之人,人皆有之,如果变成鬼一样的面孔,那这辈子出门都不方便了。
“什么丑八怪,蔡大哥,真是脸上有点伤罢了。”莲珠淡淡道。
“蔡大哥,你在吗,我师叔让我们看看你的伤势好的怎么样了。”莱清韵声到人到,已如一阵风似的冲入屋内,蔡晟抬眼望去,正和莱清韵望个正着,却看到莱清韵一脸的见鬼的神情,倏然向后倒跃,柬东来在她身后慢慢吞吞的,才走到门口,没有防备,被她撞个正着,一P股坐在地上,他身手敏捷,看到师妹这样慌张,以为来了敌人,反身跃起的同时,已经拔剑在手,只见莱清韵伸出手指,颤声道:“怎……怎么会这样!”
柬东来顺着她的手指方向望去,不由得也吓了一跳,前面那人头上稀稀落落,脸上坑坑洼洼的,丑陋的可怕。
“清韵,东来。”莲珠上前了一步,指着蔡晟道,“你们找蔡大哥什么事情。”她背对着蔡晟,一只手向二人摆了几摆,脸上焦急万分,生怕他们再说出什么话来伤了蔡晟的心。
“蔡大哥?蔡……我师叔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好了没有。”莱清韵低下头来,轻声道,她掩饰不住心中的失望,本来她对蔡晟的修为十分佩服,此刻见到她敬仰的人这副怪模样,一时心态无法适应,不过她也知道蔡晟多半是在那次把天妖炸碎的时候伤的脸,但无论如何,她看到蔡晟的脸就有些害怕,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多谢莱姑娘和桑坤道长关心了,”蔡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不是傻子,从三人的表情已经知道自己的脸绝对不容乐观了,他旁边的桌子上就有一面镜子,装着若无其事的拿起,看着自己的脸。
众人都打量着他,空气瞬间窒息。
“蔡老弟在吗?咦,原来你们都在这呀。”桑坤晃晃悠悠的从门外走了进来,“你?”他脸上突然也流露出古怪的神色,不过转瞬间更多的是惋惜,“蔡老弟,原来你伤已经好了。”桑坤长吸了口气,心中叹口气,当初他为蔡晟包扎伤口的时候就知道他脸上的伤势伤的不轻,可是也没有想到会变成这种古怪的样子。
“呵呵,不过是一张容貌而已,能在天妖之下活命,我很知足的。”蔡晟微笑道,生死的考验,让他对于凡事都有了一种平常心态,辟尘,辟的是修真者的那不羁的心,不受束缚。
“老道我佩服,蔡兄弟这种境界当真难得。”桑坤看出蔡晟的心境是发自真心自然的,没有丝毫的做作,这才是修真的最好心态。
随即他又黯然道:“我这次被天妖打伤,没个十年八年的无法恢复,留在此地也没有用处,不如早日回去修炼了。”
蔡晟望着桑坤苍白的脸色,心中一动,突然伸出手来,那颗内丹滴溜溜的转着,“道长,你可认识此物?”
“你怎么会有天妖的内丹?”桑坤蓦然激动万分,上前的一步,突然觉察到自己的失态,咳嗽一声道,“这个难道是蔡老弟从天妖身上取出来的?”柬东来和莱清韵显然都听桑坤说过天妖内丹的事情,都流露出艳羡的神情。
蔡晟缓缓点头,他脑海中浮现出仙羽齐天录上关于天妖内丹的记载,凝神想了片刻才道:“听说这天妖的内丹是蛇妖吸取天地灵气聚炼而成?如果作为主药的话,配合流堰、空子、风砷几味要作为药引,对修真者的真元修补大有裨益?”
“蔡老弟说的一点不错。”桑坤虽然赞同蔡晟的说法,只不过眼中却有了狐疑之意,“蔡老弟这些是从哪里知道的?难道也是华老弟说的?”
蔡晟淡然道:“我以前也是个医生,只不过机缘巧合才入了修真者的行列,在这之前,对一些古典医经上记载的稀奇古怪的事情很感兴趣,这也是无意中看到的,也不知道对不对。”他并非刻意隐瞒仙羽齐天录的事情,只是经历了五年的磨砺,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蔡医生了。
桑坤一拍大腿笑道:“蔡老弟果然有真知灼见,思想更不是那帮庸医所能比拟的,怪不得才入修真界几年就到了辟尘的境界。”他一边说,一边走到蔡晟面前,蔡晟伸手将金丹放到桑坤的手中,好像一点都不戒备,桑坤反倒一愣,伸手接过,伸出大拇指赞叹道,“道法自然,我不知道蔡老弟是如何在短短五年修炼到辟尘的境界,不过光凭这份气量,就是常人难及了。”
“我想道长内伤很重,不知道这金丹有没有治疗的功效,如果有用,道长尽管拿去了。”蔡晟并没有把桑坤的马屁放在心上,就像他浑然不放内丹放在心上一样,桑坤心中激动非常,莱清韵听了忍不住又望了蔡晟一眼,心中对他的敬佩之意油然而生。
“来,蔡老弟,老道我有事和你仔细商量一下,”桑坤又仔细的看了手中的金丹半天,拉着蔡晟找个椅子坐了下来,他心中有事,绝口不提离去的事情,莲珠见了心中暗喜,叫手下捧了几杯香茗上来,五人都坐了下来。
桑坤沉思了很久,才缓缓抬起头来,望着手中的天妖的内丹缓缓道:“其实这金丹如果像蔡老弟说的那样,用流堰、空子、风砷几味药做药引,然后服下内丹再用体内真元炼化,对修真者的真元的好处可以说是数不胜数,如果蔡老弟能够炼化了天妖的内丹,说不定能接连突破雷亟,元婴,而到达空冥的境界。”他说到这里缓缓的将内丹交换到蔡晟的手上。
柬东来和莱清韵听了都是羡慕不已,柬东来喃喃道,“师叔,可是这内丹对医治你的伤势也有作用呀。”
“我修真本是无意入道,顺其自然就好,如果能医治好道长的伤势,那么这颗内丹也算物尽其用了。”蔡晟又将内丹放入了桑坤的手上。
“唉,蔡老弟有所不知。”桑坤又叹口气,蔡晟不解道,“道长叹息什么?”
“蛇妖的内丹和天妖的内丹功力大不相同,如果是蛇妖的内丹,老道我以一些药引服下,炼化了收为己用还是非常吃力,更何况是天妖的内丹。这就像一个大肚汉吃十碗饭不饱,但是一个婴儿吃一点就撑的不得了一样。”
蔡晟这才有点明白,原来桑坤道长的真元力不足以吸收炼化天妖的内丹,何况他重伤未愈,真元恐怕还不及平日的十分之一,他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些什么,“听说道家有一种炼丹术,如果把天妖的内丹练成丹药,分次服下,是否能够缓解内丹的能量?只是……只是我不知道炼丹之法,这可怎么办?”
“要炼丹呀,蔡大哥,你还不知道吧,我师叔可是研究了几百年了。”莱清韵笑盈盈的道。
“炼丹老道虽说是在行,可是万事无绝对,万一炼丹不成,糟蹋了内丹,这天妖的内丹可是你蔡老弟你舍命得到的,不知道你可介意。”桑坤脸色凝重,一本正经的望着蔡晟道。
蔡晟没有丝毫的犹豫,“是非成败,并不用过分看重,我信得过道长。”
“好,蔡老弟,既然如此,我如果再推托未免让你看不起。”桑坤道长眼中突然流露出一丝狂热之色,把手伸到怀中,迟疑半天,终于掏出一个小小的鼎炉,那鼎炉表面雕琢十分古朴,看起来似铜非铜,表面竟然有红色的血丝隐隐透出,他把鼎炉放在桌面上沉吟不语。
“道长,这难道是炼丹的鼎炉吗?”蔡晟好奇问道。
“不错,老道我炼丹用过的鼎炉无数,也坏过无数鼎炉,但是这金丹道鼎自从三百年前寻得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我身边半步。”桑坤解释道。
“金丹道鼎?”蔡晟口气中十分诧异。
“这金丹道鼎就是老道我花费十年的心血在西岭的一个隐蔽石窟得到,那修真前辈意思是留给有缘人,不想一放就是千年,若不是我去找寻,不知道还要沉寂多少年。”桑坤回答道。
“原来如此!”蔡晟点头道。
“这次炼丹要借助蔡老弟你了。”桑坤站了起来,用力拍了拍蔡晟的肩头,蔡晟有点吃惊,“我怎么能行,我对炼丹可是一窍不通的。”“炼丹和修真一样,也是在于悟性和技巧,我想以蔡老弟的悟性,绝对不难学会了。”桑坤爽朗的笑道,“你也不想看着老哥我以带病之身强行炼丹吧。”桑坤目光热切,满怀期待的神情。
“那还希望道长指点。”蔡晟见桑坤脸色苍白,萎靡不振的样子,一咬牙道,“不知道在道长看来我多久可以炼丹?”
“一天。”桑坤道长微笑道,“什么?”众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师叔,你可是炼了几百年才有今天的能耐的。”莱清韵柔声提醒,柬东来心中嘀咕,师叔可是老糊涂了吗?蔡晟只要学一天就能炼丹?
“你的真元力既然已经到辟尘后期,炼丹对你来说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桑坤点头肯定说,“炼丹最重要的就是炉鼎,药物,火候三样,如今我们炉鼎,药物都已经是上乘之物,差的只是火候,我想以蔡老弟辟尘阶段的真元力控制,再加上我一旁的指点,绝对不会有大的问题。”
“希望如道长所言,不然炼不成金丹我实在过意不去。”蔡晟有点苦笑。
“我这就传你火候之法。”桑坤倒是满怀信心的样子。
“掌握火候,是金丹炼制能否成功的决定性一环~~”桑坤一口气讲下去,滔滔不绝。
蔡晟听的心中若有所悟,仙羽齐天录中的文字也不断浮现到脑海,桑坤道长讲的虽然是外丹的炼制方法,但是和书中说的内丹修炼颇有相似的地方,而且很多地方浅显易懂,更适合蔡晟领悟,这一番讲解下来,蔡晟以前很多不理解的地方都是豁然开朗,这修习外丹的方法竟然对他修真也有很大的帮助。
第二天蔡晟按照桑坤指定的时间来到了石室,找到了桑坤道长,桑坤道长布置的石室很奇怪,金丹道鼎四周贴了几道灵符,每道灵符上的字都不同,道鼎的正中高悬一口宝剑,垂直指向下方的道鼎。
“道长,这是怎么回事?”蔡晟不解问道。
“这颗内丹来自天妖体内,妖性不除,这些灵符和宝剑就是以防炼丹途中内丹妖性发作。”桑坤解释道。
蔡晟有些担心,“那内丹会不会妖力大得我们也无法克制?”
“那倒不会,内丹威力无穷只是因为有了天妖的妖力支撑,天妖既然已经灰飞烟灭,内丹的威力消弱了很多,昨天我讲的那些你可都记牢了,到时候可千万不能有闪失了。”桑坤又嘱咐道。
蔡晟用力点头,好奇的看着桑坤的举动,只见桑坤念念有词,绕着道鼎脚踏八卦方位,不一会的功夫道鼎里面冒出缕缕青烟,道鼎通体发出红光,正中一道红气直冲而上,内丹早已放在道鼎中,被红气托起,悬浮在空中,远远望去,好像内丹都变成通明的,一会的功夫一道赤色的光芒从内丹里面唤醒,在内丹里面左冲右突,好像要冲去一道缺口。
蔡晟知道那赤色的光芒就是天妖残留在内丹中的妖力,此刻被金丹道鼎克制不能异动,它虽然不能冲出道鼎的控制范围,不过要是力量越来越强,内丹迟早要被它化为齑粉,失去了作用,蔡晟不等桑坤吩咐,早已招出十鼐天菱,化作一道蓝光绕着内丹急速转动,道鼎中受到蔡晟真元感应,竟然冲出一道金光,和蔡晟的蓝光绞在一起,倏然引导蓝光钻入了内丹中去攻击那道赤光。
几天前蔡晟和内丹斗过,多少知道它的弱点属性,只是当时有天妖的妖力克制,他奈何不了内丹,这刻他得到道鼎的帮助,对付起内丹里面的妖力轻松了很多,再过片刻的功夫,内丹中的赤色活动的越来越呆滞,蓝光和金光更见强盛,蔡晟催动真元力,将妖力牢牢限制在自己的真元之中,防止它爆出,只是妖力狡猾异常,他要消灭它也不容易,那道金光见久斗不能奈何妖力,倏然收回到了道鼎,一道青光暴射出来,透过蔡晟的真元击在妖力上面,蔡晟知道道鼎通灵,不敢大意,全力拦在妖力四周,只见三道光芒一碰,耀人眼目,那道赤色已被化掉。
十鼐天菱协助金丹道鼎除掉了妖力,冲到半空,盘旋了几周,蔡晟伸手一招,又钻入了他的体内。
桑坤整整围着金丹道鼎走了八圈,双手一圈,掐了一个灵诀,大声喝道:“元极太一,三元阴阳,化!”他手中现出一道光圈,缓缓升至悬空宝剑下端,内丹之上,陡然间那柄宝剑一道光芒射出,从光圈中间刺入,正好落在内丹的上面,内丹周围的红光大盛,团团转动,倏然缩回到了道鼎,再也没有了动静。
“成了。蔡老弟快过来看,”桑坤喜上眉梢,快步上前,把丹鼎托起放在蔡晟手中,蔡晟见到里面的金色颗粒黄豆大小,不下百枚,忍不住笑道:“这么多金丹可以当饭吃了,道长不如起个名字了。”
“一顿吃下去我担保你肚子都被烧个大洞,”桑坤大笑道,“不过分次服用一定可以提高修为了,我刚才用的是太一道的元极功炼就这百枚金丹,”桑坤微笑道,“不如就叫它元极丹如何?”蔡晟点头称好,二人走出石室,才发现莲珠,莱清韵,柬东来都等在门外,柬东来正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见到师叔出来第一句就是金丹炼好了没有,自然少不了桑坤的一顿暴栗。
有了元极丹的帮助,众人在恢复功力的同时,修为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蔡晟更是突破辟尘到了雷亟后期境界,只要再进一步,便可达到元婴期,寿命将延长到一千年。
桑坤道长过了辟尘初期,到了辟尘的后期,柬东来和莱清韵都突破了忘融的后期,到了辟尘的境界,等到桑坤道长伤势痊愈后,元极丹还剩下很多,这元极丹对修为帮助很大,不过由于功效奇大,不能一次遽服,不然反受其害,本来按照蔡晟的想法,大家见者有份,平分了也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