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妖丹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妖丹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外面,蛇妖突然九头齐昂,仰天长嘶,天空雷电交加,风雨大作,他的巨大长尾凌空扬起,如巨锤一般,狠很的砸在了大地之上。
轰的一声,大地颤抖着,无数巴岩人在瞬间被震的凌空抛起,七窍流血,立毙当场,大地哗啦一声,裂开一道十几米长的裂缝。
桑坤三人大是骇然,料不到天妖为何如此愤怒,劈啪,一道电闪划破长空,照的四野白昼仿佛,紧跟着,轰隆一声,一颗黑色巨雷当空落下,不偏不倚的落在蛇妖的头顶!
蛇妖身上金黄色的光芒大盛,晃的人都睁不开眼睛,它剩余的最后一点黑色的蛇皮全部炸裂,四散飞出,如同利剑一般四散开去。
柬东来一不留心,被一块蛇皮击中了肩胛,他痛苦的呻吟一声,身形向地面栽去。莱清韵心思缜密,横剑胸前,隔开了袭来的蛇皮,她担心师兄的死活,顾不得蛇妖,慌忙向下落去。
只剩下桑坤道长,独立对付蛇妖,蛇妖在最后关头,蜕变成了天妖。它身体如龙腾九天,一声怒吼,长尾却是朝桑坤扫来。
那如雷的罡风飒飒作响,桑坤要是被它抽中,恐怕要打出几里之外了。
“道长小心!”莲珠惊叫了一声,桑坤吓的脸都变成绿色,高声呼道:“宝剑归鞘,七星护法!”
盘旋在半空的飞剑倏然飞回,一柄化成七柄,布成北斗七星的形状,以天枢为中心迅速旋转,越旋越大,莲珠一旁只看到一个大勺子模样的光圈向蛇妖尾巴转去,和蛇妖的尾巴撞到一起,轰的一声,那个大勺子被蛇妖的尾巴抽个稀巴烂,星光四处飞散,飞剑在瞬间被打回原形,盘旋着,在空中寸寸碎裂,桑坤惨呼一声,鲜血狂吐不已,整个身体飞出。
那飞剑与他混融一体,心意相通,飞剑破损,连带着桑坤也受到了重上。
桑坤人还在半空之中,近距离目睹了今生最为难忘和壮观的一幕。
只见天妖直上九天,金黄色的光芒带起妖艳的毁灭,“嗷”天妖嘶叫一声,一阵轰隆作响,它的身体瞬间龟裂,轰的一声,蛇妖的整个肉体爆炸开去。庞大的冲击波将脚下的大地震荡出一个庞大的深坑。
“那又是什么?”莱清韵吃惊的指着半空道,她一边倒退,一边不忘记观察蛇妖的动静,桑坤道长顺着她的手指方向望去,见四分五裂的蛇妖身躯中飞出一道蓝光,蓝光的光芒并不强盛,但是却形成一个人形,怪异非常,越飞越高,飞到尽头的时候,无力再升,又往下落了下来,只是落下的速度并不像自由落体那样,像有什么拖住了,蓝色的光芒下落的途中光芒越来越黯淡,最后消失不见,那道蓝光托着的物体离着地面还有几丈的距离后重重的落在地上。
“师叔,难道那个是蛇妖的元婴?”柬东来不解问道,他也被眼前奇异的景象吸引,忘记了逃命,又回到了师叔身前。
“蛇妖如何能有元婴!”桑坤否定的摇摇头。
“是呀,只有修真人才有元婴的,蛇妖就是变成天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修炼成元婴的呀,师兄,我想你是猜错了。”莱清韵的口吻还算是温和。
“师叔,你伤的还不重吧。”蛇妖已经四分五裂,看起来不是那么危险了,柬东来也知道自己的推测有点白痴,他转移话题道。
此时幸存巴岩人眼见大祸已除,顿时欢呼起来,一个个都突然跪了下来,朝天叩拜不已。
“蔡大哥!”柬东来被莲珠一声悲呼又骇了一跳,只见莲珠飞身向倒在地上那人形的物体扑去,伏在那物体的身上,痛哭了起来。
原来蔡晟在蛇妖腹中发动攻击,一冷一热两种属性的爆炸,形成能量旋涡,把他也牵连了进去,蔡晟在发出最后一击后,真元力本就已经严重枯竭,若非有两大灵器守护,恐怕当时就化做飞灰了。
众人将蔡晟移回寨中,休养,莲珠更是寸不不离的守护。

***************
“他醒了。” 莱清韵欣喜的叫道,看到蔡晟睁开眼睛,完全清醒过来,再次欢呼道: “师叔,他醒了,你快来看呀。”
听到莱清韵叫唤,脸色干枯而憔悴的桑坤道长,目光中流露出兴奋的神采,点点头道:“不错,他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
“我这是在哪里?”蔡晟一声怪叫,睁开了双眼。他正梦见自己和天妖斗得难解难分的时候,蛇妖突然吐出了浓浓的和蚕丝一样的东西,迅速的将蔡晟一层层的裹住,蚕丝缠在身上不但紧,而且痛,痛的他全身如刀割一般,不由得拼命挣扎。醒过来的蔡晟内心一片空白,抬眼望去,只见自己身处好大的一间石室里面,周围都是晃眼的白色,他一阵茫然,接着又失去而来知觉。
“师叔,他怎么的了?不会死掉吧?”莱清韵惊慌的问道。
桑坤道长微笑道:“他只要能醒过来,就没有大碍了,此次昏迷我想不会再过太久就会再次醒来了。”
“蔡大哥醒了吗?”房门呼的被推开,莲珠如风般的闪了进来,冲到了蔡晟的床前,见蔡晟还是闭着双眼,不由眼泪又流了下来,低声哭泣道:“蔡大哥,你倒是醒醒呀。”
“莲珠姑娘,”桑坤道长咳嗽了一声,莲珠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伸手悄悄抹干了脸上的泪水,缓缓站起来,低声道:“道长,什么事?”
桑坤望了一眼莲珠,笑了一下,“莲珠姑娘不必过于担心,这位蔡老弟刚才已经醒了一次,生命已无大碍,现在只是体力过于虚耗需要休息而已。”
“是吗,那就太好了。”莲珠眼睛流露出异彩,转念一想,“他昏迷了三天了,醒来一定会很饿的,我这就去给他准备点吃的。”她说做就做,又是一阵风般的跑了出去,生怕晚了饿着了蔡晟。
蔡晟再次醒来的时候神志已经完全清醒了,只是全身疼痛的感觉更为强烈,更是一个小指头都不能动弹一下,他微微挣扎了一下,觉得牵动全身都如刀割的一般,不由的‘哼’了一声。
“你醒了?!”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轻声响起,和他第一次听到的截然不同,但这个声音蔡晟是非常熟悉的,“莲珠。”蔡晟低低的应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肚子却咕噜咕噜的响声大作,蔡晟着紧的,问道:“天妖呢?”他依然记挂着天妖虽然知道自己肯定是从蛇肚子里面出来的没错,也确定自己不会变成鬼,鬼不会知道痛的,可是天妖妖力无边,它死了吗?
“天妖早被蔡老弟你在肚子里面给搅的稀巴烂了。”一个声音大笑道。
“这位是?”蔡晟有些迷惑,桑坤笑道:“我叫桑坤,弥风门的人,和蔡老弟一样,都是修真者。”
“这两个是我的师侄,一个叫做柬东来,那个叫做莱清韵。”桑坤一指身后的两个道,那两个年轻人都是向蔡晟微笑点头,神色中非常和善。
蔡晟也看出了三人是修真者,正要起来说话,却牵动了伤口,莲珠温柔的用手轻轻的按住了蔡晟的肩头,蔡晟这才发现自己好像个肉粽子一样被绑的严严实实,就是脸上有东西覆盖住了,有些吃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是呀,蔡老弟,你可真算命大,恕我眼拙,看不出老弟是何门何派的?说不定我们门派间还有些渊源呢。”桑坤转移话题道。
“我?我其实无门无派。”蔡晟尴尬道,他见桑坤道长脸上有些不悦,一幅不相信自己的样子,只要又解释道:“我无意之间认识一个叫做华文山修真者,就是华老哥指引我走上修真的道路,本来我想拜他为师的,可是他只肯认我做兄弟,所以我才说我是无门无派的。”
“原来是这样,哈哈。”桑坤道长大笑道:“华文山老弟呀,我也认识的,他是裂土宗弟子,现在是天华集团的董事长,是吧?”
蔡晟点头。
“说来华老弟和我们还是有些渊源的。当年我师门祖师爷大寿的时候,裂土宗的的前来拜贺,当时我还见到华文山一面,不过那个时候他年纪还轻,之后就从未谋面,也不知道华文山老弟还记不记得我,转眼间几百年过去了,流光过隙呀。”桑坤回忆起往事,也不由唏吁不已。“如今,我虽然空有千岁的高龄,在修真界修为却是低的可怜,如今只是到辟尘的初期,我的两个师侄也都到了忘融的后期,想来不要几年我这两个师侄都快追赶上我了。”
众人闲聊了一会儿,又是大笑,又是唏嘘。
这会的功夫,只有莲珠一人默默无语,把一碗稀饭模样的东西一勺勺的喂到蔡晟的嘴里。
蔡晟也的确是饿了,昏迷了三天三夜,再加上和天妖斗法消耗了很大的体力真元,见到莲珠喂饭,正是求之不得,不到片刻的功夫一大碗已经吃到了肚子里面。
“不好。”蔡晟听到他们提起天妖,突然想起一事,忍不住叫了起来,
“什么事情,蔡老弟?”桑坤问道。
“我记得……我记得天妖就算四分五裂,可是只要皮肉存着了一块也能借体重生的,不行,为了巴岩人,我……”他挣扎着就要起来。
“蔡大哥,”莲珠温柔的低声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道长在你昏迷后,和两个师侄早把蛇妖的碎肉聚集一起,发出真火将之彻底的焚毁,以免它借体重生。”
“那我就放心了。”蔡晟舒了口气。
“蔡老弟该有辟尘期的修为了吧!”桑坤望着蔡晟,突然说道。 “我其实在五年前才开始修真之路的。”蔡晟平淡的话无疑默认了自己的修为境界。
他却没有注意道桑坤一脸的惊诧,五年就修习到了辟尘的境界?简直就是震惊了。
莱清韵和柬东来也流露出极度惊讶的神情,桑坤叹息道:“蔡老弟的修真天赋着实高得惊人。”
蔡晟又躺在床上两天,起居饮食都是莲珠帮忙,等到莲珠走后,他感到百无聊赖,突然运起真元,想把十鼐天菱招出来,解解无聊,他手足都不能动弹,无法掐灵诀相助,觉得十鼐天菱迟迟不肯出来,心中奇怪,他正催动意念的时候,蓦然丹田处一热,浑身竟如火烧一般,蔡晟心中大惊,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他心中越急,那股燥热越是强烈,不大会的功夫就像要把他五脏六腑融化,浑身血液也沸腾翻滚起来。
这种现象当初蔡晟在千溶洞的时候也遇到过一回,这次虽然难耐,蔡晟也不慌张,强迫自己进入修炼,不大会的功夫心志变的出奇的平静和冰凉,但是一股球形的物体在他体内冲突乱窜,十鼐天菱在它身后追逐不已,蔡晟才知道十鼐天菱迟迟不肯被他招出体外,原来是在他体内帮他克制那球形的物体。
“那是什么?”蔡晟心中好奇,灵台清明一片,竟然能内视到体内的动静,他看到自己体内那颗圆形的东西如鹅蛋大小,炽热无比,狡猾异常,躲避着十鼐天菱的追逐,十鼐天菱紧追不舍,“难道是天妖的内丹?”蔡晟惊讶的想,这鹅蛋大小的东西他并不陌生,只是天妖的内丹怎么会跑到自己的体内。
蔡晟不知道,当初天妖催动内丹想要炼化他的时候,正逢天雷劈中天妖,天妖运用全身的妖力调动冷纤钻想要抵抗天雷威力,防止被劈成飞灰,没有想到却给蔡晟可趁之机,蔡晟释放全身的真元力催发了千烈炎梭全部威力,和冷纤钻火拼,两个物体属性相反,一阳一阴,一下子释放出无穷的力道,千烈炎梭虽没有损伤,冷纤钻却被炸的粉碎,自然也没有能量供天妖使用,天妖失去了冷纤钻的支持,外边有雷电轰顶,蛇腹里面爆炸的威力更是不差天雷的威力,里应外合,当下被炸的四分五裂,天妖的内丹失去了妖力的控制,没有了寄托,竟然钻入了蔡晟的体内。
蔡晟心中奇怪,催动真元,两下截击,内丹无处可逃,沿着蔡晟的胸腔向上,蔡晟一张嘴,竟然把它吐了出来,他一伸手才发现自己专心驱逐天妖的内丹,四肢的纱布绷带已被他的真元力崩断,他手上拿着天妖的内丹,感觉它互软互硬,不过已经没有了在体内的那种炽热的感觉。
“蔡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声音传来,语带诧异。
蔡晟才发现自己走了神,莲珠走进来都没有看到,莲珠望着床上断裂的绷带纱布,脸上有了疑惑之意,蔡晟笑道:“我想我已经全好了。”他伸伸胳膊,又踢了几下腿,再没有疼痛不便的感觉,又笑道:“既然身上的伤已经好了,我脸上的绷带也可以解下来了吧。”说着他伸手摸了一下头顶,笑容僵硬在脸上,他真元没有损伤,但是头发已经稀稀落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