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雷劫天妖
章节列表
第三章 雷劫天妖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蔡晟见蛇妖停留空中,知道是出手的好机会,他双手合十,随即两眼大睁,全身的真元力,涌动,瞬间聚集在了十鼐天菱之上。
“十字交辉,天毁地灭。”蔡晟的身体在瞬间腾起,升到高处,那十鼐天菱化做一柄巨大的菱刃,朝着蛇妖劈下。
这是蔡晟所有真元所聚,威力比之前大了好几倍不止,随着菱刃压下,空间似乎都被凝滞了一般,一股呼啸之声绕着天菱提溜转动。
庞大的威势,可怕的力量,每一个巴岩族人都感受到了。蛇妖见到蔡晟追来,咆哮一声,一口将冷纤钻吞下。
它才吞下冷纤钻,天空风雷之声立时大作,风雨交加,远处巴岩人的房屋建筑如遭遇地震般倒了下来,迷仑防御大阵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瞬间崩溃,大自然的威力助长了蛇妖嚣张的气焰,失去了迷仑防御大阵的护卫,巴岩人也就失去了安身立命的根本。
蛇妖知道蔡晟这一击的厉害,可恨它刚吞下冷纤钻,被其所散发的冷气暂时凝固了身体,无奈之下,它只有将其中一个蛇头撞了上去。
噗的一声,菱刃毫无阻碍的将这个蛇头斩下。
蛇妖痛苦的悲嗷一声,整个身躯直直的立起,如一座铁塔般的向半空升去,鲜血咕咕的从断了头的地方流淌下来,蔡晟见了大喜,才要乘胜追击,天空中一道耀眼的强光划过,照的四周如白昼,一连串的炸雷密鼓般的响起。
随即一道闪电自云霄而下,无巧不巧的劈在蛇妖的身躯上,劈啪一声,一阵火花溅起,蛇妖身上已冒了滚滚的浓烟,好似被烧焦了一样。
蔡晟停止攻击,凝立空中,看着这奇怪的一幕。此时莲珠和众族人已经赶到了身后,莲珠见了这般情景,脸色煞白,毫无人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蔡晟这才发现身后的莲珠,见她脸上并无丝毫喜意,只有莫名的惊骇和恐怖,连忙上前要扶起她,“劫数难逃了。”莲珠颤抖着说道,脸上不知雨水还是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怎么回事?”蔡晟不解的问道。
莲珠伸手无力的指向空中的蛇妖道:“它吞下了冷纤钻,更得到罕见的雷劫相助,再过一会就要蜕皮变化,成为真正的天妖了,到时它的力量更大~~师父死前让我护卫巴岩人,可是~~”
她本来是个极其坚强的女人,不然娜拉也不会指定她为巴岩的巫女,可是她能力毕竟有限,想到再过片刻的功夫,巴岩族的族人还有蔡晟都要成为蛇妖蜕变的祭品,泪珠涔涔的滚落了下来。
“你说什么?雷劫是帮助蛇妖变成天妖?”蔡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眼前的事实却已容不得他不信了。
蛇妖本来浑身冒着滚滚的浓烟,像被雷电烤焦了一样,但蔡晟骇然发现原来焦糊的只是蛇妖的一层皮,那层蛇皮正化成灰烬散落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蛇身,一阵金光耀眼,那露出的鳞身竟然是金黄色的!
“天妖……天妖!天……”莲珠和巴岩族人低声呼喊着,语气中充满恐惧与绝望。
望着莲珠凄然欲绝的眼神,看到巴岩人惊惶失色的表情,蔡晟心中如刀剜了一样,几日前他还信誓旦旦的应允娜拉,只要他蔡晟一口气在,就要消灭蛇妖,保卫巴岩人的安全,娜拉期待热切的眼神还在眼前,可是自己对这强大的天妖一点办法都没有!
“只要一口气在……只要一口气……”蔡晟喃喃的念道,谁都没有注意到他脸上有了一种坚毅赴死的表情,也都没有留意他的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本来苍白无血色的脸上现出了不正常的红色。
蛇妖身旁的黑云已经越来越淡,金黄色的光芒却是越来越盛,蓦然见它一张嘴,一道绿光向巴岩人群射出,轰隆一声,大地之上顿时被炸出了一个硕大的窟窿,几个巴岩人在爆炸声中化做焦炭。
蛇妖得意的扭动着身躯,晃动着八个蛇头,一件绝无可能的事情出现了,本来被蔡晟的十鼐天菱斩掉的蛇颈处竟然又冒出个蛇头,开始还是很小,但如昙花怒放一样,长的极快,不大的功夫竟然又长出了一个比原来还要大上一圈的蛇头。
天上的闪电雷鸣不绝,蛇妖得意洋洋的口吐闪电,它正在经历雷劫,在空中无法动弹,但就是这样,也没有谁能靠近伤害得了它。
蔡晟脸上涌起肃然的神色,身体中,突然涌起了熊熊的大火,身外现出两道光芒,一蓝一赤,他已将十鼐天菱和千烈炎梭同时唤了出来。
本来以他目前的修为,就是招出一件灵器都不能发挥出五成的威力,两件同出,反而有被灵器反噬毁灭的可能,可是这个时候他已顾不了那么多,只要能给巴岩人带来一线生机,蔡晟愿意做任何的牺牲。
他脸上泛起红色光芒,越来越浓,如同要滴出血来,他蓦然一口鲜血吐出,喷在了身前的两件灵器之上,十鼐天菱和千烈炎梭得到主人心血的浇灌,蓝的如幽幽碧空,红的若千年烈焰,陡然间发出了见所未见的光芒,更是水**融在一起,发出了绚烂的七色,流彩连连,蔡晟全力凝聚的真元,还有两件灵器相生相长的属性竟将两件灵器的威力发挥出了七成!
“十菱霸,千烈绝天”,蔡晟一声厉喝,两件灵器形成一轮相互交叉旋转的光轮,呼啸朝蛇妖轰去。
这一刹那的辉煌,这悲壮的呼喝,竟然使天空的闪电逊色,压倒了远方的雷鸣!
蛇妖也看出了蔡晟舍命一击的威力,只是自己还差了最后一点蜕变,离天妖只差了一步距离,此刻放弃,那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了。
蛇妖全身大震,九头齐昂,转瞬化成一个圆圈,中间幻化出一点丹红,越变越大,片刻变成尺大的红色圆球,向蔡晟的两件灵器迎了上去。
“轰!轰!轰……!”众人都是听不到雷鸣,听不到风声,更听不到自己的惊呼失声,众人耳朵里面只听到三物撞击后发出的轰轰响声,一股庞大的威势以光轮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散开,四周的山丘在瞬间被夷为平地,不少躲闪不及的巴岩族人在惊叫中灰飞湮灭。
红色圆球撞到光轮的同时,蔡晟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冷汗豆大般滴淌下来,蛇妖却是全身震颤不已,好像也不好受的样子,但那灵器光轮竟然被红色的大圆球挡在了空中。
蔡晟全力一击后,体内如焚,气血翻腾不已,脸色更显苍白,感觉全身的真元这刻都已散失,身体也不受控制的从空中跌落。
十鼐天菱和千烈炎梭失去了蔡晟真元力的接引,向地面落了下去,蛇妖一个蛇头一卷,大嘴一张,已把两件灵器吞了下去,它早就看上了这两件灵器,如果能化为自己的灵器,那发挥出的威力可以让天地变色了。
蛇妖的另一个蛇头如长绳一样伸出好长,朝着蔡晟张开了血盆大口,竟然是要连蔡晟也一起吞噬。
就在此时,远方的天际正有三道剑光向这面飞快的移动,不大的功夫就离这里很近了。
蔡晟人在空中,惨然一笑,自己想过千万种死法,却从来没有想到会成为一直蛇妖的盘中餐。他无力抗拒,耳边听到呼呼的风声,突然间眼前一黑,耳边听到一个人厉喝道:“妖孽,纳命来。”又听到两声轻叱依稀传来。
下一刻,他只听到咕咕的声响,好像流水的声音,两脚一软,竟然被蛇妖活生生吞下。
这里一片死寂乌黑,充斥着一股寒意,若非蔡晟的真元力已经恢复了一点儿,恐怕早被冻僵了。他所踏之处,一片柔软,更有一股股的腥臭之气,让人欲呕。蔡晟很快明白自己是落在了蛇妖的肚子里面,自知必死,他的神志反倒清醒了很多。
想起刚才蛇妖幻化的那个红色球状的东西又是什么,竟然能挡住自己的全力一击,难道是传说中妖类所修炼的内丹吗?
他正胡思乱想之际,眼前突然红光闪现,随即陨灭,如此反复,那红光突然绕着蔡晟四周旋转了起来,蔡晟开始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等到红光围绕他转了几圈后,他才发现自己身体越来越软,真元力更是不自觉的消耗。
“好个蛇妖,竟然想用内丹来炼化我?”蔡晟终于明白那红光是蛇妖的内丹了。
那股红光突然不见,四周又陷入黑暗之中。蔡晟只觉得四周的空间一阵剧烈的晃动,他措手不及,摔个跟头,向下面溜去,下面越来越窄,蔡晟渐渐止住了下滑,只觉得越向下滑,那股寒意就越是强烈,几乎将他血液动的不能流动,四肢更是麻痹不堪,他早已把蛇妖的祖宗问候了十八遍,心想再这样下去,不等蛇妖炼化,自己就先被冻死了。
蓦地脚下碰到一个硬物,微微泛着红光,正是自己的灵器千烈炎梭,他手触摸这千烈炎梭,心中高兴异常,既然千烈炎梭在这里,十鼐天菱离这里必定不远,
那千烈炎梭化自动的化做一道赤色光芒,进入蔡晟的身体,心中一暖,蔡晟身上所耗损的真元力正逐渐的恢复。
力量一恢复,他的感知能力顿时大增,当下,重新涌起信心,身体微微飘起,右掌探出,低喝道:“菱天不灭,现。”
他的手掌上顿时亮起白光,四周的空气一下子凝滞,几道蓝色的流光飞舞着聚集在他的手掌上,瞬间聚合,居然是另一件灵器,十鼐天菱。
两件灵器重新回到蔡晟的手中,他心中信心大增,正想着怎么给蛇妖致命一击时,外面的蛇妖可是又遇到了搅局的对手。
巴岩族大难,除了蔡晟之外,另有三个修真者因为受到那庞大的妖气吸引,赶了过来。
当先一人一身道士打扮,人在中年的样子,只是面黄肌瘦的,唯独三缕长冉胸前飘散,看起来颇有些仙气。
后面二人一男一女,年纪和蔡晟仿佛,男的长的粗壮些,女的很秀气,三人都是驾驭飞剑而来,但前面那个道士看起来更高一筹。
这道长叫做桑坤,身后的二人男的叫柬东来,女的叫莱清韵,都是他的师侄,他带两个师侄出来也是为了历练一番,两个师侄目前已修炼到了忘融后期的境界,他修为却只是到了辟尘的初期,桑坤修为虽然不高,但是他精于练丹采药,治病医人,在修真界也算薄有名声。
见到眼前的情况,他如何不知道自己是与千年不遇的天妖遇上了。错非是大晟期的修为,普通修真者是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的。
柬东来和莱清韵却没有师叔考虑的那么多了,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遇见如此妖怪,两人反而很是兴奋,柬东来口中一念咒语,伸手一指,飞剑化做一道白光朝蛇妖罩下,莱清韵也不示弱,双手一合,背后陡然升起一道青光,在她头顶略微盘旋一周,如闪电般向蛇妖当头斩下。
桑坤道上吓了一大跳,这两个师侄出手也太冒失了点吧!“这是天妖,小心。”他连忙出声提醒,身体晃动,赶到两人身旁,为两人掠阵。
蛇妖对于三人,还不放在眼里,他浑身之皮硬若精钢,等闲飞剑如何伤得了它,桑坤一不留神,被蛇妖吐出的一口烈火喷个正着,虽然没有受伤,可惜了三缕长须烧光了大半。
三人虽然修为远远比不上蛇妖,不过到底起了牵制的作用,蛇妖大为恼火,此时它已经经历到了雷劫后期,身体已经能有所移动。
它扭动着身体,九个蛇头瞬间从空中落下,大地突然一阵剧烈的晃动,随即隆起和龟裂,无数的巨大石块无端从大地上升起,如密雨一般砸向三人。
三人都大为骇然,三道飞剑如惊虹环绕,阻挡着巨石。
轰隆几声巨响,柬东来披头散发,在空中喷出鲜血,远远的挂在了一棵树上,莱清韵飞剑更是被砸的脱手飞出,脸色煞白,桑坤挡下最多的攻击,因此最为狼狈,他硬是撞断了三棵大树,到了第四棵大树,才勉强稳住身形,一口鲜血却是硬给他咽了下去,身形再次腾起,身后的树干上,已然是留下了一道人形印记。
本以为来了三个援手,会有希望,此刻见三人在蛇妖举手投足之下,纷纷溃败,莲珠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天空雷声阵阵,又一道粗如水桶的闪电劈下,落在蛇妖身上,蛇妖长鸣一声,身形一缩一展,似乎又涨大了几分,最外边的那层黑色的蛇皮已经蜕到了蛇尾,浑身金光灿烂。
柬东来从树上下来,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勇猛,他满脸的畏惧之色,只有桑坤和莱清韵依然毫不犹豫的再次冲上,之前三人见到蛇妖,以为可轻易获得它的内丹,自己得之必然功力大进,谁知道蛇妖的厉害超出了三人的想象,等到叫苦之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外边打的天翻地覆,蔡晟却丝毫不觉得,只是偶然感觉震动一下,那道轰雷电闪落下的时候,蔡晟一点都没有听见,只是觉得一股热力又从四周袭来,炙不可挡,十鼐天菱蓝色光芒大盛,传来一丝凉意,帮助蔡晟挡住了那股热意,突然从蔡晟脚下的方向传来一股奇寒,竟然比十鼐天菱的凉意还要冷上百倍,一会的功夫竟然消解了这突来的热力。
蔡晟好奇的向脚下望去,见还有一人大小的洞穴模样,流淌着液体,这时候的他顾不得恶心,催动真元,两件灵器发动光芒,他纵身跳了下去,扑通一声,好像跳入了一个冰窖,前面悬在蛇内脏壁上一个透明的泡泡,里面的液体浑浊不堪,又酸又臭,当中滚动着一个晶状的东西,正是那块冷纤钻。
冷纤钻发出丝丝寒光,化做一汪汪的纤冷流,沿着蛇妖体内流动,滋润着蛇妖的全身,刺骨的寒意正是这个冷纤钻发出的。
蔡晟跳了下来后,虽有法宝护体,却仍然感觉到了刺骨寒意,他一直望着泡泡内翻滚的冷纤钻,心中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蔡晟一敲脑袋,恍然道:“水火相济,我真蠢,一定是冷纤钻的原因才让蛇妖能经得起雷劫的考验。”他想到这里,终于明白了蛇妖为什么一直窥觎冷纤钻不肯离去,原来蛇妖要变成天妖一定要经过雷劫这关,而冷纤钻所发出的刺骨寒意正可以帮助蛇妖抵挡雷劫的灼热。
蔡晟脑海中灵光一现,终于想到一个对付蛇妖的方法,行与不行,他都要奋力一试了。
他望着手中的十鼐天菱,喃喃道:“既然水火相济,当然也可以水火相克,十鼐天菱的属性和冷纤钻类似,估计奈何不了冷纤钻。”想到这个,他意念一动,十鼐天菱已经钻入体内,不见了踪影,蔡晟望着手中的千烈炎梭道:千烈炎梭属火性灵器,威力无穷,是生是死,在此一搏了。
“长天无极,炎照晴空。”蔡晟身体笔直挺立,千烈炎梭如流光烈火飞舞在他的身前,每一圈划过,都带起浓浓的炽热,那赤红的光芒将蔡晟整个掩盖,蔡晟聚集着炎梭的炽热,他在耐心等待着,等待着最佳时刻的来临。
空气中再次感受到了一股如火的灼热,知道时机成熟,“轰。”蔡晟突然大喝,那赤红烈火瞬间轰向了冷纤钻,冷热交征,空间在瞬间停滞,两种极端的属性碰撞,带来强大的爆炸,而蔡晟不可避免的,将自己处于了旋涡当中,他全力抵抗着爆炸的侵袭,却犹如怒海泛舟,再也坚持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