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冷纤钻(上)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冷纤钻(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你呀。”方拓摇摇头,知道周敏是个不拘小节的人,说多了也没用。
“方老哥,你就不必为我担心,我周敏做事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保准做到。问我话,我就说,不问我,我多一个屁也不放。”
方拓笑道:“你这黑小子,舌头这么滑,我只怕到时候你嘴巴上没有个把门的,终归不行。”空元大师是个严厉刚正的人,眼中只有佛法与修真,正义与邪恶之分,还是隐隐觉得自己不该带周敏去见空元大师。但是周敏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他理应为周敏找一个明师点拨。
两个人边说笑边走,不觉地就到了山门。
“方拓道友,家师他出外云游去了,二位请回吧。”山门外,早有一个小沙弥在等候,说完这句话,一转身就进了门去,再也不露头了。
周敏摇摇头,朝四周看了一眼,这才真正的注意到相马寺周围的环境,在相马寺左方,是一片葱郁的竹林,微风吹过,带起沙沙的声响,右方,则是一片古木森林,粗大的树干笔直冲天,与寺门两旁的石狮一样,带着历史的沧桑。
“既然大师外出了,那我们就改日再来了。”周敏的情绪难得的受到古刹的影响,变的正经起来。
方拓连连摇头,这是周敏没有福分,不能强求。
当下,两人正要转身往台阶之下走去。“咦”周敏突然停下脚步,他上几个台阶,在离他身前不到五步的距离,有一个弧形的断石碑竖立着,上面布满青苔,依稀还有一些奇怪的符号和文字烙印其上。
周敏莫名的跑到石碑旁,蹲下,伸手将那青苔一点点的抹掉,那些奇怪的文字顿时现了出来,周敏的眼神凝固,惊讶了起来。
“怎么了,周老弟?”方拓跟到周敏的身边,疑惑道:“你认识这些古碑文吗?”
周敏点点头,想起仙羽齐天录上的内容,道:“这些都是一本修真典籍中所记载的内容,不过只是一部分,而且相当的凌乱和残缺不全,奇怪,上面的内容怎么会无端的出现在这里?”
“这么说来,老弟知道这石碑上面的意思?”方拓敢情还不知道周敏两人曾修习过仙羽齐天录,惊讶的道。
“天不静以人为事,地无方是心无恒~~风若长天,达冠天道。”周敏仔细的将石碑上的符号组合起来,一点点的翻译出来,方拓开始还不以为意,越到后面脸上越惊讶了,他自然听的出来,周敏所念的,乃是十分重要的修真心诀,方拓忍不住闭上眼睛,陶醉于自己所体会的境界当中。
周敏全神贯注,似乎没有发现方拓的异常,就在此时,一声如洪钟一般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好~好一个达冠天道。”方拓和周抿蓦然惊醒。
空中,一个人影缓缓落下,那人是个和尚打扮,一身的锦罗袈裟,那和尚年龄也不过中年人的样子,他是身材瘦削,双目如电,一眨不眨的盯着周敏。
周敏从他眼睛里体会到了一股庞大的威势,他浑身压力大增,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却见身旁一人闪过,正是方拓,他朝着那和尚恭敬的道:“方拓参见大师。”
周敏骇然,惊讶道:“他~就是空元大师?”“呵呵,大师不敢当,你叫我空元就是了,这位施主方才的话可是让老衲受益非浅啊!”空元大师微笑道。
周敏脸色恢复正常,知道眼前这和尚乃是个世外高人,他郑重的上前行了一礼道:“小子周敏,参见大师。”“好了,修真之人,哪来那么多俗礼,我心即天心,天心照耀万物,该是无所不包容才对,你就不要讲究了。”空元大师意味深长的看了周敏一眼说道。
“我心即天心~~”周敏嘴里喃喃的道,他抬头望了望无垠的天空,只觉得精神无限的宽广,身体上猛然透出一抹白光,他浑身一震,转身朝着空元道:“多谢大师指点,小子明白了。”空元大师脸现惊讶之色,赞赏道:“施主资质非凡,日后成就当不可限量,施主看我这件袈裟有何奇特之处?”
空元大师说着,指着身上的袈裟对周敏说道。周敏看这件袈裟,见它样式普通,红底镶金边,只是上面似乎隐有一阵光芒透出。那红芒刺进周敏的眼睛里,突然间,袈裟自动的凌空飞起,朝周敏当头罩下。
周敏只见眼前的景色瞬间改变,空间以肉眼无法察觉到速度向四周蔓延,扩散,别有一番天地。
天地的红色瞬间消退,周敏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披上了一件金光灿烂的袈裟。袈裟逐渐的变淡,居然与他身上的衣服相溶,似乎消失了一般,但是周敏却知道,那袈裟已经与自己血肉相连了。
抬头,只见面前两个人微笑不语,一个是方拓,另一个却是那空元大师。
周敏讶然的看着身上的变化,又看了看空元大师,犹如在梦中。
“哈哈哈,这护身法宝胤罗衣从此归依新主,周施主莫要辜负了它才好……”空元大师说完,转身离开大殿。
方拓喜不自禁,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件宝贝吗?还不去谢谢大师!”
周敏想起身上的大红袈裟,如梦初醒,跑出殿去。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就这么容易过了空元大师的考验,还得到了一件道器级法宝,胤罗衣。
空元大师对周敏甚感满意,执意要留他在相马寺呆上几天,等到与魔门会战的那天,他会带着周敏一起出现的。方拓本来就是一直在相马寺修炼,这时更加哪里也不去,潜心修炼。
如此又过了半月,这一天,三人正在空元大师的禅房说话。
却见华文山快步走进了禅房,面色微乱,说道:“空元大师,大师兄。”见了二人,略微平息了一下,从怀里逃出一封信,交到二人手上。
方拓无言看了两眼,面上神色变了,将手上的战书交到空元大师手上。
空元大师看也没看,随手递微微到坐在蒲团边的周敏,淡淡说道:“该来的终归会来,我们这些老的不去,年轻人如何出头?”话中之意隐约指着周敏,以及失踪多日的蔡晟。
他话里自有深意。方拓与华文山,静静地思索。
周敏拿着战书看完,却自言自语道:“时间一个月后,地点南岭并天山。”
空元大师眼睛中神光一闪,道:“周敏,从今天开始,你的地狱修行正式开始。”
周敏双手伏在膝前,叩头道:“小子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空元大师面无表情,看着方拓与华文山道:“你们俩也一样。”
“是,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