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巴岩妖踪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巴岩妖踪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原来在很早的时候,巴岩部落是一个十分繁盛的种族,人民安居乐业,巴岩人曾经因为辅助当时的一代帝王,建立功勋,得到帝王赏赐旷世奇珍――冷纤钻。冷纤钻放在一般的泉水中,就能净化整个的泉水,巴岩部落有了它,族人身体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只是后来不知怎么,一条千年蛇妖突然降临了这个部落,它大肆吞噬巴岩部落的人,将巴岩人的家园毁的一塌糊涂。
当时的巴岩部落巫女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卜了一卦,终于算出巴岩部落的灾祸来由和救星何时出现。
巴岩族的灾难正是因为那颗冷纤钻的关系。就在圣地岩泉中的冷纤钻即将被蛇妖吞噬的时候,巴岩部落所等待的救星终于赶到,那是一个接近大晟期的修真者。
他与蛇妖展开了激战,将之封印在地底溶洞之中,而那修真者却因为这一战,修为突破最后的大晟期,他匆忙布下了迷仑大阵,就飞升仙界了。
“那么,那个修真者……”蔡晟不禁对那个最终突破大晟期的修真者产生了兴趣,他忽然有一种预感,也许将来的某一天,他或许会遇见这个修真者。
巫女娜拉显然是对他的这个想法感到惊讶,同时也投来了嘉许的目光。在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的确是非同寻常的修真者,对于蔡晟的未来,她幽远的目光也只能看见短短的一段距离。她分明看见巴岩部落族人一直延续到几百年后的安居乐业,并看见后人为这个叫蔡晟的修真者所立下的雕像与神庙。
巫女娜拉继续将故事说了下去。
巴岩部落就一直守着那地底溶洞,过了两千年,也怪当年那个修真者离得匆忙,留下了后患。两千年后,蛇妖功力猛进,相对的,封印逐渐的松动,直到有挣脱的趋势……
“所以,整个巴岩部落都是人心惶惶……”蔡晟点了点头,心头倍感巫女娜拉的沉重。也终于明白了巫女娜拉的意思。
“是的,身为这一代的巫女,我的责任就是保护自己的族人。”巫女娜拉的眼神很坚定,既是请求,也是信任。她相信她的眼光,更相信巴岩人的明天会更好。这一切,都是因为有蔡晟的存在。蔡晟就是另一个拯救巴岩部落的人。冥冥中,是上天安排她与他相遇。
有一句话她没有说,那就是拯救者都是力量强大的人,因此,她不敢强求蔡晟答应。但是通过三天的观察她肯定了蔡晟是一个本领高强,心地善良的人。
“所以,如果你拯救了整个巴岩部落,巴岩部落将献出冷纤钻作为酬谢。”巫女娜拉再次向蔡晟跪拜下去,“我以巴岩部族历代巫女神圣的名义,请求您,帮助我的族人。”冷纤钻虽是珍宝,为巴岩部落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却也带来了灭顶的灾难,娜拉在权衡之下,只有将之舍弃,才能保全巴岩部落日后的平安。
“可是……可是……”蔡晟他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大晟期的修真者。他也不过雷亟期的修为,如何能够与大晟期的修真者相提并论?他不禁苦笑,自己这半调子的修为,与几千年修行的蛇妖对抗,不是送死是什么。
“蔡晟,你听我说……”巫女娜拉看出了蔡晟的犹豫,她银牙一咬,脸上神情变得极为凝重,目光中带着无比的坚毅和哀伤。她站起身来,对着蔡晟的耳朵,说出了一个天道的奥秘。
蔡晟顿时震住,如遭雷殛。屋外的天空无端暗下来,轰隆一道霹雳劈下,照亮巫女娜拉的脸,映亮蔡晟的眼。此时的蔡晟却还处在知晓天机的震惊之中,那句话对他的未来有着多么深远的影响啊!
************
风云倏忽来,倏忽去。
屋外忽然人声鼎沸。整个部落的人,都从四面八方赶往镇妖台。
天威震怒,意味着巫女泄露了天机。泄露了天机,就意味着死亡。这个古老的传说,代代相传。但巫女娜拉,是他们最尊敬的人,他们不能失去她。
“来……随我来……”巫女娜拉的嗓音忽然变得喑哑。她扯过蔡晟的手,走出了屋门。
门外,广场上,聚满人群。不断的人流从四面八方赶来,不一刻就人山人海,万头攒动。
“娜拉巫女,你不能死啊!”“我们不能没有你……”“天啊,要惩罚,要降罪,就由我来承担吧,娜拉巫女没有错……”人声嗡嗡着,三万巴岩部落族人抬头仰望着娜拉巫女,与那个相传是巴岩一族救星的年轻人,一步步走上镇妖台。跟随在两人身后,还有那个少女莲珠。
从镇妖台上望下去,蔡晟心中思潮起伏跌宕。这一部落的人,都在为巫女娜拉而祈祷,哀求,甚至愿意代她去死。他虽然不知道这一族人究竟为什么要说娜拉要死,但他却忽然从巫女娜拉坚定而泰然自若的脸上看出点什么征兆。
巫女娜拉望着蔡晟的眼,后者的眼里,满是震惊。
鲜花枯萎,容颜老去,原来也可以在瞬间完成。此时的娜拉竟然白发苍苍,满面皱纹,前一刻的绝代风华业已丧失殆尽。
巫女娜拉似乎看破了生死,淡然道:“人总是要死的,巫女也不例外。反正都是死,为了本族的长存,我很高兴。”
蔡晟在心中暗暗叹气,在他听到娜拉这番话后,他觉得他义无返顾了。
巫女娜拉读出了他的心思,转向镇妖台下的族人大声道:“我娜拉,今天就要去见巴岩一族的历代巫女去了。我很高兴在我走之前,为大家选定了一个继任者。”在巫女娜拉身后,莲珠被娜拉拉了出来,“莲珠,就是我娜拉衣钵的继任者……”娜拉一掌按在莲珠的后心,一股清香随即在两人的身上荡漾开去,淡淡的烟雾中,两人面容圣洁,这是巫女世代的传承,包括了记忆与技能,清香流散,传承完成。
“噢……”“哦……”“几里咕噜……”镇妖台下,三万巴岩部落族人窃窃私语。
巫女娜拉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但她的精神却越来越兴奋。她大声道:“大家听我说。”瞬间台下安静,“莲珠会带领巴岩一族全力协助他——”巫女娜拉手指蔡晟,“蔡晟,我们巴岩一族的救星,去消除那邪恶的蛇妖!”
蔡晟道:“我会的。”他转过头去,向着镇妖台下所有的巴岩族人大声道:“我,蔡晟,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要消灭蛇妖,保卫巴岩人的生命安全。”
“那么,我代三万族人谢谢您了。”此时巫女娜拉身体已经摇摇欲坠。
砰的一声,娜拉的身体突然凌空升起,被一团光芒所笼罩,被莫名的力量所托起,噗的一声,化做流光消散……
这是每一代巫女的必然结局。
接下来的日子,蔡晟努力修炼,同时将千烈炎梭彻底融合。只有强大了自己,才有对付蛇妖的本钱。巫女娜拉的死,给了他很大的震动,尤其是她临死之前说的话,让他觉得,人活着,不光是为了自己。
这个道理,莲珠似乎也很明白。
她年龄虽小,但她不愿辜负娜拉巫女的期望。她同样在为调动全族巴岩人迎战千年蛇妖而忙碌着。莲珠很活泼,虽困难重重,也百折不挠。她把她的活泼、快乐,传染给每一个巴岩族人,每一个巴岩族人都充分领悟生的真谛。
蔡晟远远地望着莲珠忙碌的身影,心中又感叹起巫女娜拉来。巫女娜拉的确是独具慧眼,她选中的莲珠,正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
“是的,巫女娜拉没有看错,莲珠是个好巫女。”明慧在他心底感叹。
“一个小姑娘都这么拼命为她的族人做事,我们就更不能落后了。”蔡晟点一点头,虽然莲珠很多事还很稚嫩,但前途无可限量。就好比他,蛇妖虽是千年的,但他也不是好惹的。多少次生死一线之间,他都有惊无险迈过来,这次,不过是比以往要难对付点而已。
明慧体会到蔡晟旺盛斗志,坚定的信念,就放心的隐入蔡晟的身体里,又一次进入深深的休眠。
在高高的镇妖台上,巫女莲珠跳起祈祷之舞,引来越来越多的巴岩族人驻足观看。三万族人纷纷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抬头静静仰望着镇妖台上的巫女莲珠,广场上,一片寂静。
忽然,大地一阵震动。震动传自山寨的西面,持续的时间不长,但异常激烈。蔡晟蓦然想起那天他初来巴岩部落,曾经问过巫女娜拉关于山寨西那个小山丘的问题,当时巫女娜拉没有回答。蔡晟感觉那就是封印蛇妖的洞窟。
这天夜里,震动时有发生,并且震动的间隔越来越短,而持续的时间却越来越长。
蔡晟半夜无睡。
终于在凌晨时分,蔡晟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听见一人向莲珠报告:“不,不好了,莲珠巫女,那,那地底溶洞的封印……就要被蛇妖解……”
地面一阵剧烈的震动,打断了那个惊慌失措的巴岩人的报告。
莲珠匆匆而来,强装镇定地告诉他:“蔡晟,蛇妖……蛇妖就要解开封印了。”可怕的蛇妖就要出世了。
蔡晟端坐在床沿边,双手按在膝上,点了点头,长身而起。
在那个山丘的暗面,一道由符咒构成的光门忽隐忽现。
又是一阵剧烈的抖动,符文猛发出一道道刺目的强光,然后黯淡。光门也黯淡下去,逐渐变成一道普通的石门。“噗噜噜……”一阵碎石滚落,封堵洞口的石门龟裂,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显现在蔡晟眼前。
“莲珠,等我的好消息吧!”蔡晟手持一个火把,只身一人就踏进了地底溶洞之中。
莲珠与众巴岩部落最强壮的战士们,就站在熊熊的火光里,目送着蔡晟决然进洞。他们一族的命运,全部寄托在这个本来与他们毫不相干的人身上。
“蔡大哥,我会为你祈祷,我们全巴岩部落族人都会为你祈祷!你一定会消灭蛇妖,为我们带来光明与希望!”声音顺着幽深黑暗潮湿的洞壁传下去,远远地还回荡着,“光明……希望……”
地下溶洞在不停的晃动,洞顶的石头在不断的下落。
蔡晟没走出多久,手里的火把就被强烈的气流吹熄。脚下的溶洞深处,不时的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嘶叫声。
真元力稍稍一动,一团火球升出,漂浮在蔡晟面前。明灭的火光,映照着他那坚定的脸。他在面对蛇妖之前,绝不能多浪费一点真元力,与一只成精数千年的蛇妖对阵,这对他一个雷亟初期的修真者来说,无疑是拿着鸡蛋撞石头。
随着蔡晟不断地深入地下,溶洞里妖异的光芒逐渐自远处隐现。赤橙红绿青蓝紫,五颜六色的光芒交替出现,把阴暗的溶洞,衬托得更加神秘妖异恐怖。
晃动越来越强,叫声也越来越凄厉。
蔡晟走过一条长长的甬道,只见身前豁然开朗,已经置身在一个巨大的地下空洞中。
一条汹涌的地下河,横在眼前。河水泛着湍急的水花,奔向深涧。深涧之下,瀑布发出轰鸣巨响。
“吼——”一声怒吼从河水中的一个高台上传下。蔡晟抬头去看,不禁神摇目驰,一颗心狂跳着,几乎跳出胸膛。借着身前的那点火光,只见河心的一方高大的平台之上,被困的正是那蛇妖!
蛇妖长着九颗脑袋,眼似铜铃,身如水桶,却是被一根粗大的链子,锁在了身后的石壁之上。
见到蔡晟进来,蛇妖的眼睛放出绿光,淡淡轻雾掠过,摇身变成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穿着淡薄白裙,身体摇晃之间,充满无尽的诱惑,发出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呻吟。
“啊……啊……啊……”水蛇一样的腰肢,火一样扭动。那薄薄的白裙逐渐褪落,半掩在胸前与小腹之上,随时都会飘落。在蔡晟耳中,那些“啊啊”的呻吟声,俨然就是一个妖媚的女人在向他渴求、诱惑:“来吧,来吧,来啊……”
她把衣服都脱光了,露出凹凸分明的肉体,修长的大腿并得紧紧的,雪白的胸部微微晃动着……
蔡晟感到一阵眩晕和迷糊,他赶忙闭上眼睛,体内的灵器震动了一下,一股清凉随即从额头贯顶直下,蔡晟在瞬间清醒,他脸色一红,深知自己差点受到蛇妖的媚惑。
“寂心诀!”蔡晟低声吟唱,真元瞬间布满全身,严阵以待。
蛇妖的封印在激烈闪耀,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随着蔡晟双手弹上半空,不断急急吟唱,双手白光烈烈,猛地一声大喝:“灵锁,合!”
两手间白光用力合,一道真元力所化的禁制巨锁赫然出现。蛇妖厉声大叫,那巨锁已将蛇妖紧紧禁锢。
“吼——吼——!” 即将成为天妖的蛇妖不甘心再次被修真者封印,狂灵之气暴涨,天地间的戾气在瞬间凝聚。大叫一声,所有的禁制和封印都在瞬间崩溃,石粉飞扬,随后消散。
倒抽了一口凉气,蔡晟只见高台上,蛇妖已经长出了九颗脑袋,那庞大的妖力,压得蔡晟喘不过气来。
“小心!”明慧突然现身,在蔡晟耳边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蔡晟浑身真元力瞬间彻底释放、爆发,十鼐天菱呼啸着飞出,巨大的十字瞬间漂浮在蔡晟的面前。
他毫无畏惧的腾身冲上,与蛇妖展开激战。
****************************************

凌原市。
在失去了两个修魔者的强力支持后,华文山发动商政两界的朋友,联手对盛兴集团进行打压,务必要将魔门在凡间的爪子切断。
暗地里,邪阴宗也在积极的调动,准备着反击的浪潮,周敏在华文山和方拓的指导下,对修真总算是有了系统的认识,这可比他独自一人单独摸索着修炼仙羽齐天录强多了。
对于蔡晟的一去不复返,他们都将仇恨发泄在魔门身上。转眼半年的时间过去,荣秀丽有了周敏和华文山的支持,已经完成了学业,她进入了天华集团,显露出了极强的商业天赋。
这一天,方拓带领周敏去拜访了一位修真前辈,那是隐居在凌原市郊的相马寺主持,空元大师。空元大师有着高深的佛学知识,本身修真的时间足有五百年,已经修到了元婴初期,在凡间算的上是修真的顶尖高手了,因为在整个地球,能突破元婴期的修真者已经屈指可数了。
一路上,方拓跟周敏重复讲着待见到空元大师之后,需要注意什么,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
周敏无条件点头,到最后,只要是方拓一说相马寺,空元大师这几个字,周敏就条件反射地点头,一边答应:“我知道了,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