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激战疯魔(下)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激战疯魔(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蔡晟看着二人走远,就见那辆小车到了身前。
车上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他夜探陆庄时所遇见的那个中年人,只是他还不知道,那个中年人是叫那丹,还是封平。
封平却知道蔡晟的名字,他下了车,就笑着迎向蔡晟,并道:“你就是蔡晟吧,你可不知道,为了找你,你的同伴几乎都死绝了,那个惨呀。我想想都替你惋惜。”
“封平,跟这小子废什么话,你不动手,那就我来打发。”
蔡晟负手而立,心中一片平静。看着两人死到临头而不知,忽然觉得其实他们也很可怜。
蔡晟以怜悯的眼神看着二人,仿佛看着两个死人。
这泰然自若的神气,让封平与那丹二人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对付疯子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清醒治疗法。那丹与封平对视了一眼,那丹无奈地作一个请的手势。毕竟是从封平手底下溜走的人,理应由封平解决。
“来吧,让我看看是什么令你神智失常。”封平张开了双手,向他走来,远远看去,就像是两个老朋友久别重逢。只差最后的拥抱。
荣秀丽这时回过头来,远远见两个样子古里古怪的人张臂向蔡晟走去,说道:“小敏哥,你快看,那两个是什么人?他们会不会对蔡大哥……”
“没事,没事,他们俩是我们的老朋友了……走,我们去前边看看去。”说真的,周敏其实比荣秀丽紧张一万倍,他手心都是汗。陆家别墅里的种种惨烈,他还记忆犹新。这两个修魔者与蔡晟之间究竟是种什么差距,孰优孰劣,他心里真是没一点底。
“咦,小敏哥,你的脸色不大好啊。”
“哈,哈,你小敏哥这张脸向来就黑……”一只手顶在路旁一棵树上,低头故做深沉状。
“我,我是说你脸色发白。”荣秀丽有点想笑,手拈着一朵花,放在鼻端去闻。
周敏张口结舌,垂着头心中矛盾,到底是去帮蔡晟不帮?
突然间,“唰”的一股灼热的气浪,从他的身旁一掠而过,一阵狂风吹乱了荣秀丽的头发,把她手里的花也吹飞。大风来得突然,把地上的泥土沙石都卷走。杂草树木更是发出沙沙的声响,甚至带了一股糊味。
“不好,动手了!”周敏抬头向灼热气浪来的地方望去,只见蔡晟的身体,包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他所立足的地方,以他为中心点,半径十米之内,没有一点绿色,没有草,没有树,只有一个大坑,和被烧焦的石头。
那个封平,连带着那丹,被蔡晟从身体里爆发的气息,顶出十米之外。更惨的是,那两辆车都没有了,连爆炸的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来。
“小敏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快走,好像是火山要爆发了!”这一眼给他的震惊与信心,没有语言可以形容。只有快乐,骄傲,和释然。忽然一把抱过荣秀丽,就快速向前奔跑。
“哎呀,放我下来。蔡大哥怎么办?”
“放你一百二十个心吧,你那蔡大哥,就是制造火山的人!”周敏快乐地道,他已经不管荣秀丽听得懂,听不懂了。老大就是老大,两天不见就变了一个样,这让他连嫉妒的杂念都不敢有了。
是的,封平与那丹现在就是这样一种半催眠式的震惊,眼前发生的事,简直就是一个噩梦。蔡晟没有动手,只是释放了一下自己的法宝而已,那烈火燃烧,那威势,分明是灵器的庞大威力……
两个人苍白了脸色,彼此对望了一眼,瞬间达成了一个默契——左右夹击!
意动念生,魔力应念而起。两个人一上手,就使出了全力。“啪”的一声,犹如两道流星,一左一右横向斜着弹开,瞬间悬在空中。那丹在左,封平在右,同时出手。
“魔刃动天,散!”两人联手出击,天空瞬间被黑色的刃芒所代替,犹如冰雹一阵疯狂击向深坑内的蔡晟。
蔡晟抬眼轻描,嘴唇轻启,吐出三字:“烈炎灭!”刹那间,千烈炎梭透体爆发,赤红的梭影如风暴狂卷,呼啸着轰向两人。
“啪啪啪啪……”惊雷一般的爆炸,漫天响起。
那丹与封平同时飞退,对此并不惊讶,但他们目的不在于此,而只是一个牵动策略。真正的杀招,才刚刚开始。
“魔舞飞流!”那丹双手充满魔力,发出黑死光,在他身前以不规则的轨迹乱舞。天空忽然变暗,大气中黑暗魔邪之气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氤氲着,黑雾霎时间裹住那丹身体面目。
封平右手猛捏魔诀,左手里十八颗浑圆的黑玉之珠霍然出现,“暗冥珠,开门!”抛进空中,暗冥珠急速逆时针旋转,散开,顿时结成一道暗门。暗门陡张,无数魔物嘶吼着呼啸奔出,涌向蔡晟。
蔡晟嘴边露出一丝冷笑,他虽心知两人的厉害,但对二人所为视若无睹。他双手抱臂,只望着漫天魔物到了身前,才蓦然大叫一声:“天菱箭,射!”全身真元力一动,无数个蓝色光点冲体而出,只一瞬间,无数魔物被尽数消灭。没等落地,就统统化作一阵黑烟,不见。
“还有没有了?”那无数蓝色光点射到空中,却是凝而不散,赫然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十字,蔚蓝色的光芒,一波一波荡漾。蔡晟显然不把两人放在眼里。一抬手,巨大的十鼐天菱盘旋而回,隐入蔡晟身体,却没有乘胜追击。
“无知小辈……”黑暗魔邪之气里,传出那丹狂妄且阴毒的声音。黑气骤然破散,那丹显出原形。一张脸上镀了一道道黑色如蚯蚓般的铭文,裸露的皮肤,也可以看到这种邪恶的铭文。一对黑金色巨魔手,随着那丹从黑雾中的现身,在那丹双肩处生出。“受死吧!”
那丹在天空中做了一个前倾的动作,刹那一道死光闪过,与蔡晟来了个鼻对鼻,眼对眼。
远处封平也没闲着,双手遥控十八颗暗冥珠,那暗门开得更大,更多更大形体的魔物从门中涌出,尖嚎一声,扑向蔡晟。
“十鼐天菱,冰刃盾!”蓝色光幕刹那爆发,以排山倒海之势涌出,无数冰刃与漫天魔物相遇,同时身体倒退,双手瞬间作出十几种法诀,一个白色光球在他身前越聚越大,球体上缠绕着丝丝雷光,“大灵球,破魔!”光球飞出,“轰”的击中那丹。
刺目的白光闪耀天空,好似太阳自天空降临。
“啊——”那丹不敌蔡晟投出的大灵球,白光中发出一声骇然大叫,被吹上高空。他心中的惊骇更无以复加,他纳闷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子,道行居然会如此深厚?
封平浑身的衣衫褴褛,只剩了蓝色短裤还穿在身上。他喘着气,胸膛不住剧烈起伏,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凶光。一摸嘴角血丝,封平道:“好小子,看来三天没见,你长本事了!”
“不好意思,这是我的错,没有事前通知你一声。”蔡晟冷冷一笑,道:“你要为你的无知和愚蠢付出血的代价!”
却在这时,天空中狂雷不住击下,条条黑色雷柱如蛇狂走。
蔡晟猛然抬头,只见那丹头顶黑气不断冒出,黑气覆盖全身,身体在黑气中不断膨胀,膨胀,足足比原来的身体大出十倍,头上赫然生出一对尖角。一双血红的眼猛然张开,“啊——”一声怒嚎,声震长空,大地也为之动摇。
蔡晟不禁变了脸色,这才是真正的疯魔化!十倍的身体,无疑十倍的魔力!
封平哈哈大笑,厉声道:“暗冥珠,洞开!”一道巨大的暗门豁然大开,几乎笼罩了山冈,怒涛般的魔物奔腾而出,铺天盖地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