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激战疯魔(上)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激战疯魔(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开门一看,果然是荣秀丽。
“蔡大哥,你这几天去那里了?” 荣秀丽一张小脸满是委屈,看见蔡晟的那一刹那,嘴也瘪了起来。
蔡晟赶紧把荣秀丽让进门来,面对荣秀丽的质问,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原来秀丽一个人在蔡晟的家左等右等不见蔡晟回来,无所事事一天之后,终于就不耐烦了。她找到一张周敏的名片,东奔西走,费尽了周折,最后才找到了市区边上的这座住宅。
当荣秀丽见到满院的狼藉,再见地上一滩滩的血迹和黑臭的污秽,和华文山与方拓的一身伤势,不禁大为惊讶。
既然都让荣秀丽都看见了,蔡晟也不好隐瞒,当下大概了解释了一下,方拓等人的身份,荣秀丽之前就有所怀疑,蔡晟不是平凡的人,当下也就释然了,她更多的是好奇。
“蔡大哥,原来你……”荣秀丽眨着秀气的眼睛,想说什么,又把脸红了。一句话到底没有说出来。想起来也是,蔡晟如今所结识的不是有头有脸的,就是一些神秘高人,她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蔡晟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当下转移话题道:“几天没见,秀丽越来越漂亮了啊!”荣秀丽到底是小女孩,听到蔡哥哥在人前这么夸奖自己,低下头去,连脖子都红了。
周敏一旁打着哈哈,自作主张张罗着荣秀丽去了厨房,郑重其事的把做饭的的大事交给了荣秀丽,趁着荣秀丽在厨房里蝴蝶一样的忙碌,赶紧摸一把汗回去把他的那个该死老大一顿臭骂。
“好端端的,你回家就回家,干嘛把这个小丫头也带来,你这不是成心没事找事吗?”
蔡晟叹了口气,想想荣秀丽的遭遇,也懒得跟这浑小子讲,趁着没有荣秀丽不在场,又为华大哥仔仔细细修复了一下伤势。他本就是一个医生,再加上他现在的雷亟初期的修为,不敢说华佗再世,也够得上半个神医。
华文山伤势虽然不轻,但在蔡晟浑厚的真元力的强势修补下,不但完好如初,还得到了一分收益。盖因蔡晟修习的仙羽齐天录,真元力中更具灵气。这对华文山的日后修真,及早突破忘融后期的境界都有帮助。
养了两天的伤,方拓的伤完全好了。不但从鬼门关溜了一圈回来,而且还吃了两天可口的斋饭。荣秀丽心灵手巧,做饭的本事,若拿周敏的话说,那叫天下无双。
周敏一句话说完,就被蔡晟奚落了一番。周敏吃吃着无话可说,索性哈哈一笑,说:“秀丽小妹妹,你知道不知道,你来这里,还是你周大哥的主意呢。”反正脸黑,说句谎话也没什么打紧。
荣秀丽却乖巧,说:“这跟你没关系,是蔡大哥心疼我,才把我带这里来的……”欢乐里终于想到亲人,默然不语。
最后还是华文山安慰了荣秀丽几句,这才转忧为喜,破涕为笑。
蔡晟周敏不禁吃惊地望着华大哥,后者则洋洋得意。
方拓一旁见了,更是含笑不语。
方拓已经到了辟尘的境界,修为比华文山还要高,眼力自然不比寻常。这两天他就发现自己居然无法看透蔡晟的修为。
趁着荣秀丽起身收拾碗筷去了厨房,蔡晟将自己最近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方拓显然对于绫箫盘乾这两个修真家族也有所闻,不禁为蔡晟同时得罪他们,感到了忧虑。华文山却是对蔡晟刮目相看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的时间内,蔡晟不但修为猛进,更是获得了两件灵器法宝。蔡晟却是隐瞒了一点,那就是关于明慧的事情,毕竟修真者的元婴是相当脆弱的,为了她的安全,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老大,怪不得呢!怪不得你小子牛叉烘烘,好像一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怕的架势!”周敏大喜,嚷嚷道,“既然是你都到了雷亟期的修为,我想那两个修魔者也不是你的对手,我们这就杀去那陆家别墅,杀他个片甲不留!”
“周老弟!不要乱说话!”华文山一想起两日前的事,就耿耿于怀。三师弟与四师弟之死与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他再也不容许有一点差错发生。
见到华文山勃然大怒的样子,周敏不敢再放肆,转念想起张合与林德之死来,怒火又一次燃烧过他的心房。
一时间,小小的餐厅里,四人枯坐无语。倒是门外荣秀丽走了进来,说道:“华大哥,你们家怎么就一袋米啊,午饭还可以凑合一顿,晚上可就要喝西北风了。”
华文山不禁呵呵笑道:“那就喝西北风好了,秀丽小妹妹只怕还没喝过凌原市的西北风吧。凌原市的西北风,风里也带着人世的沧桑啊!”最后一句话,分明说了心中的沧桑与怀念。
是他把老三张合从遥远的天塞市给叫来的,他在那个以赛车而闻名于世的大都市里,是一个风头旺盛的世界顶级赛车手,却就这么丧身在异地。
老四林德生性忠厚,不愿置身红尘,起来世外深山潜心修炼土灵之术,当日在陆家别墅上,他若是想逃,却是谁也拦他不住。
“老三,老四,这个仇,你们两个哥哥不会忘的。”华文山在心中自语。
吃过早饭,天色不觉就半上午了。
荣秀丽缠着蔡晟出门,买米买面买油买酱,嘴里还一边算计着各种帐目给他听。
“女人就是婆婆妈妈啊……”周敏叉着两手置于脑后,大摇大摆地头前出了门去。发动了车子,只等小母鸡一样唠唠叨叨的荣秀丽念着蔡晟走出门来。
“走了,走了!”
待上了车,荣秀丽总算安宁了一回,这让蔡晟耳根大感清静。
望着沿途的景色,荣秀丽忽然就又想起了两天前来时的那晚,是多么的凄惨。要知道一个女孩子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找人,那需要冒多少的危险!
周敏一看苗头不对,哪还敢要小姑奶奶再碎嘴皮子,连忙找个话题,把话差开。
“快看!看见那座山没有?”
“哪儿?什么山?”荣秀丽顺着周敏的手势望去,只不过是个小山冈,一片不是很大的小树林。
“就那个,那座山。过了那座山,后面几乎是一个原始森林。”周敏夸张着。
“原始森林又怎样?”
“小妹妹,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座山,很有名气的,叫那个……那个什么来着……反正是很有名的。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对它研究不透呢。”
“啊……那么说,它是一座神山咯?”小丫头这时才有点动了心。
“嗯,嗯,应该是吧。”周敏说的半真半假,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就在周敏对着荣秀丽胡说八道的时候,蔡晟忽然发现一辆小车形迹可疑。哼,没去找你们,你们倒是找上门来了。
“小敏,你就带你天底下最最可爱的小妹妹去那里看看吧。”蔡晟忽然说道。
“啊——?老大,你不是在说笑吧?”回过头来,却看到老大一脸的冷笑。周敏脑中划痕,突然望见后面有车跟踪。
没说的,该来的终归要来,是该算帐的时候了。
周敏尽量把车开得平稳,但嘴上已经没有什么心思跟荣秀丽胡掰了。只有荣秀丽不知道身处的境地,望着窗外的那座神山,浑然忘记了要出来的本意。
两辆车一前一后,沿着一条颠簸不断的山路,最终来到了荣秀丽雀跃不已的“神山”脚下。山冈不大,但也不小。那个远处望去感觉不大的小树林,却也是郁郁苍苍满山。不来不知道,近处一看,果真有几分灵气。
“啪”,三人开门下车。蔡晟道:“秀丽,你先跟你敏哥哥前面走,我要放松一下。”
“那,那我也放松一下,我们一起走。”
“哈哈,哈哈哈……我老大是要方便一下,难道你想跟我老大一起方便?”
“方你个大头鬼……!”荣秀丽红了脸,第一个前面跑了。“走就走,可不准你对我使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