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暗冥珠(下)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暗冥珠(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那是灵哮兽,为方拓多年前所收服的灵兽,平常被封印,此刻却是拿了出来。一道光芒激荡在雕像上,那雕像瞬间飞出,封印破碎,灵哮兽现了出来。
它身材颀长,浑身毛发呈碧绿色,脑袋如圆球,长着四支长耳,青面獠牙,灵兽与魔物天生乃是死敌,当下双方激战在一起。
灵兽速度极快,不断咆哮着,双爪上的指甲如刀般延长,半空中只见几道利芒划过,魔物纷纷倒下,化做黑烟消散。
那些魔物各种各样,有爬行的虫子,有飞翔的枯骨鸟,还有庞大的野兽,灵哮兽还有一个绝技,那就是音波攻击,只见每一次咆哮,从它的嘴中就飞出一点点的绿色光波,光波撞在魔物的身上,纷纷炸裂。
大地震颤着,出现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窟窿,灵兽的威势的确不凡。
奈何魔物实在太多,加上封平从旁牵制,方拓一人操纵着灵兽也感到力不从心,眼见华文山已然逃脱,他也舒了口气,当下一咬牙,他做了取舍。
方拓将真元力,涌出,那灵哮兽瞬间威力大增,魔物吱叫着丧生在它的爪下。封平冷笑一声道:“居然想逃,可没那么容易,暗云吞,上。”
只见暗冥珠中呼啸连连,魔物越来越多,方拓一咬牙,挥手间,一柄飞剑腾空而出,方拓踏身而上,破开头顶的阴云,居然是逃逸出别墅去了。
舍弃了灵哮兽,瞬间灵哮兽被无数魔物所吞没,数里外,方拓喷出一口鲜血,灵哮兽与他心灵相牵,这一死,方拓也受了重伤。
“还想跑!”那丹怒瞪,正要去追,却听封平道:“好了,已经追不上了!等他召集帮手再来,到时候,咱们就可以将凌原市的修真者势力连根拔起了。”
“哈哈,还是封兄想的远啊!”那丹随即奸笑起来。
去时匆匆,回也匆匆。去时五人,回时却只剩三人。
华文山赶到市区边缘最近的一幢临时住宅,再也把持不住胸中的血气,“哇”的一声大吐,这是怒怨之气,他憋的十分难受。
“华大哥!我来助你。”周敏惊惶之下,连忙扶华文山坐倒,用自身只是稍具规模的真元力,为他打通血脉。
华文山体内已是真元枯竭,周敏真元力的渡入,犹如一眼泉水行走在干涸龟裂的大地上,瞬间即被华文山身体吸收。
冷汗急出周敏额头,急急鼓动体内所有的真元力,尽数补充进华文山体内。
“哦——”华文山长吐一口气,缓了过来。来不及对周敏表示谢意,随即盘膝入定。
门外这时轰隆一声巨响,一人从窗户弹了进来,在地上滚了几滚,撑起上身,连连大咳,突然就烂泥般扑倒,再也不起。
“方道长!”周敏这时才分辨出昏迷不醒的那人,竟是华大哥的大师兄方拓。
见到如此惨状,周敏除了焦头烂额地两下忙碌,为二人略尽绵薄之力,就只剩下束手无策。
日头从东升起,又从西落下。凌原市华灯初上,华文山从入定中醒来,见周敏却服侍在大师兄的身边。
周敏见华文山醒转,焦急的脸上,笑容一闪即没,“华大哥,方道长他……他……”
华文山急忙起身去看,只见大师兄面如金纸,身体虽在打坐,却一直抑制不住颤抖。
他心中大痛,想起三石弟和四师弟,心如刀绞。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他的兴师问罪,最后竟是以自己的惨败而告终。这件事只能怨他事前没有对敌人的实力做出正确的判断。修魔者的出现,让他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
“华大哥!……”周敏见华文山脸色惨痛,明白他心中感受,就如同蔡晟之事于他一样,现在说什么也是无济于事。
“好了,你先去一旁歇息一下……”华文山急急查看一下大师兄的伤势,只觉得内息极其低微,若不是一股孱弱的真元力护住了大师兄的紫府,后果不堪设想。“周敏,你做得很好,我替师兄谢谢你了。”若非周敏及时为大师兄护住紫府,他华文山真的就是百死也不足赎一罪了。
周敏默然不语,若说谢谢,他还得体他老大谢谢华大哥几人。心中念及蔡晟的生死不明,不禁仰天一声长啸。为了老大,华大哥失去了两个身手超凡的师弟,还有他们二人的险些丧命,这份谢,要他周敏一个人如何来谢?
“蔡晟!你这个混蛋!你死哪里去了你!”周敏奔出房门,一腚坐在门边泪眼盈盈。
夜空冷月如轮孤悬,周敏托腮而坐,却是想起了与蔡晟共同经历的点点滴滴。
恍惚之间,他感觉有人轻轻拍了拍他肩头。
周敏皱着眉头道:“好了老大,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烦……”这个亲昵的动作,也只有他的老大才会对他这么做。他本能地扫走肩膀上的那只手,但马上就楞住了,呆呆地抬头望着身边的人,老半天才发出一声尖叫。
只见月光下,站着一人,那潇洒的气度,微笑的脸庞,是如此的熟悉。“小敏,怎么,看见老大就成傻子了?!”
那人不是蔡晟还有谁。
原来蔡晟出了千熔洞,就一路朝凌原市而来,一连找了好几个地方,蔡晟总算是在这里找到了周敏。
华文山在屋子里面色凝重,正盘算着该如何为大师兄治疗伤势,帮助他尽快脱离死亡边缘,这时就听屋外周敏发出古怪的叫声,他心不禁蓦然一紧,心道:“难道魔门真要赶尽杀绝?”透过屋门隐约可见周敏半个背影,周敏纵身跳在那个人身上,双手双脚抱定,口中大叫不已。
此时方拓“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华文山见状大喜,明白大师兄终于度过最为凶险的阶段,但同时也门外杀来的魔门而黯然。
“大师兄,你先好好疗伤,我去为你应敌。”随着华文山双手的不住舞动,一个结界隐藏起了方拓的身形。华文山鼓足怒火,起身出了屋去。
月色下,只见周敏抱住的那人依稀竟是蔡晟!定睛再看,果然就是蔡晟!他这时再听周敏的叫声,叫声中却是三分惊讶,七分狂喜。
“我回来了,华大哥!”
“你,蔡晟?”华文山几乎不敢认面前的这个人,这个人的双眸是那样镇定自若,深不可测,周身散发的气质,竟是卓尔不群。华文山定睛再看,忽然就看不清蔡晟身上的独特气质,那气质给人以超凡脱俗之感,凌然于世,隐约带了一点仙人气。“你……你……”
“华大哥,真的是我老大回来了!”周敏不禁大哭,眼泪鼻涕弄湿了蔡晟身上的一袭白衣。
华文山又惊又喜,想说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无尽苍凉。
倒是蔡晟看出华文山身上所受的重伤,“什么人把你伤成了这样?”心中闪出陆氏庄上的神秘蓝衣人来,“你们是不是去了陆元起的别墅,为一蓝衣人所伤?”
当下华文山将蔡晟去后所发生的事,前前后后说了一遍,蔡晟不禁大为震怒。随后华文山撤下结界,让蔡晟查探了一下方拓的伤势。
“还好,还来得及……”这样重的伤势,也幸亏是方拓这样的修真高手所受,再加上周敏情急之中误打误撞为方拓护住了紫府心脉,这才没有使伤势进一步恶化。当下,蔡晟输入自己精纯醇厚的真元力,助方拓梳理身上紊乱的力量。
方拓从长久的入定里醒转,清澈的目光望在眼前的那个人眼上,竟也同样是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方拓微微一笑,说:“你就是蔡晟吧。”他在入定里,接受了蔡晟真元力的帮助,自然勿需要用眼再看。
华文山大喜过往,双手扶住大师兄的肩膀,枉他四百多年的修行,当此关头,同样止不住内心的激动,一时间就红了眼圈,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院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响。郊区寂静,这敲门声显得异常清晰。方拓与华文山不禁大惊,难不成真的是修魔者摸上门来,赶尽杀绝吗?
只有蔡晟一人连连冷笑,要周敏只管去开门,一切都有他来打发。
周敏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觉得老大今非夕比。只是一下子没见,气势上就判若两人。
“谁啊?”周敏边开门,边问。
“请问,这里是华董事长的住所吗?”听声音,却是个甜美的女孩子。
“是秀丽!”蔡晟抢去开门。
开门一看,果然是荣秀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