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暗冥珠(上)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暗冥珠(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焕景流光阵是华文山的师门从上古阵法演变而来,分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再参照北斗七星的变化,而独创的阵法。其最厉害之处在于,呼之在前,应之在后,呼之在左,应之在右,令人捉摸不定其真正的正体所在。借助敌人神摇目驰之机,而一击毙敌。
那丹望着华文山摇曳着无数幻影而来,眼中露出一丝惊讶,却是大笑道:“来得好!”左手上的法宝饕魂爪小指一跳,跳出一道冰黑的亮刃,“纯阴无阳,斩!”那道漆黑如冰的亮刃瞬间延长,如蛇般在空中几折,仿佛自有灵性,几乎立即找到了华文山的正体。
华文山此刻已在那丹身后,掌心螺旋着飞出一点黄芒,那是流沙剑,是华文山找来代替冷离剑的法宝,流沙剑出,宛如黄沙漫空,那炽烈的风沙似乎要将那丹吞噬。那丹突然转身,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身体如风般摇摆,竟然瞬间消失。
下一刻,华文山的头顶上一阵阴风袭下,竟是躲避不及。
“土灵罩!”华文山脚下一堆黄土似喷泉般隆起,老四林德出现。那黄土瞬间将华文山罩住。
黑冰亮刃一闪,斩断土灵罩,土灵罩中,却没有了华文山的影子。
又是一阵泥土喷溅,华文山与林德同时在从原先立足之地飞出地面。“好,好厉害……”华文山此刻回想那只鬼手套的阴毒诡异,不禁惊叹。
“真可惜这一次没有斩到你。不过也没有什么,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气。”那丹露齿地一笑:“来,我才刚刚动了一根小指头,连热身都算不上,你们可不要辜负了我一片好意。”笑是笑,却阴森异常。
“二师兄,我来会会他!”林德放稳华文山,猛一跺脚,真元力喷射,脚下泥土扬起一圈泥沙柱,将林德罩在其中。泥沙散尽,只见林德浑身金光闪闪,仿佛罩了一件盔甲一般,正是林德的随身道器级法宝,玄武灵壳。
玄武灵壳属土属性,刚刚好不惧怕魔门的暗属性的法宝。
那丹不屑地冷笑:“你们四人就是一齐来,也未必就是我们的对手!”
“那就让你尝尝我们焕景流光阵的厉害吧!”林德当先发难,身上玄武灵壳瞬间鼓起,化做一个金甲巨人,朝那丹攻去。
方拓这时冷眼静观,却见那封平冷笑不语,并不为同伴的处境担心。突然间,方拓有所觉悟,叫道:“老四,小心有诈!”身影一动,扑向那丹。
封平倏忽拦在他的身前,一双眼森然盯着方拓,冷冷道:“你是你们五人之中修为最高的,只可惜也才不过辟尘初期,终究难逃一死。”
方拓正要冲过去,却见一边的那丹忽然大笑道:“来不及了。”“黑魔兽。”他大喝一声,饕魂爪虚空探出,一个张牙舞爪的黑色兽头凭空生出,那张开的血盆大口大有将一切吞噬的决心。噗的一声,金甲巨人瞬间被黑魔兽破掉,化做金粉消散。
林德骇然,随即想飞身而退,避其锋锐,却见那丹狞笑一声,身体一晃,突然消失,下一刻,林德的脖颈一紧,居然是被那丹紧紧抓住。
林德顿时觉得呼吸困难,最惨的是身上的真元力完全涣散,根本无法调动。“不要!”华文山惊呼一声,却见那丹手腕一震,黑魔兽再次出现,却是将林德彻底吞噬。
“我与你拼了。”张合凌空飞起,喝道:“韦驮轮,破。”只见张合的头顶飞出一枚巴掌大的绿色圆轮,圆轮的周围都是那锋利的锯齿。
转动之间,传出呼啸的风雷声,韦驮轮属于一件道器,自然威力非凡,那万千轮影将那丹彻底的笼罩。
“魔杀。”那丹的声音在轮影中传出,清晰可见,一瞬间,那丹的身体瞬间膨胀,肌肉虬结,足足比原来大了一倍有余。
长发飞舞,手指上的指甲也是延伸而出,散发出黑蓝色。“是疯魔!三师弟快躲。”华文山脸色大变道,修魔者一旦进入疯魔的境界,势力至少比之前要大上一倍。
可惜华文山的警告还是太迟了,只见那丹的身影从轮影中钻出,左手中却是抓着那韦驮轮,另一只手朝着张合一爪抓下。
张合释放出飞剑护身,却不能阻挡片刻,那利爪透过剑芒,却是将张合身体穿透,张合一声惨叫,身体在那丹的挥舞间,四分五裂,鲜血在长空点点飞溅。
眨眼的交锋中,华文山就损失了两个师弟,焕景流光阵的威力根本没有得到应有的发挥,造成如此结果,一方面是华文山等人低估了那丹两个修魔者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林德和张合性格冲动毫无准备的缘故。
周敏躲在结界之后,也被那惨烈的叫声波及,痛苦地捂住耳朵,跌倒在地。他看到这时,终于明白,他的修为对与普通凡人来说,的确是不可思议,但对比这些修真高手来说,他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辈。他今日来此,不但没有为蔡晟报仇,反而成了华文山他们的一个累赘。
华文山骤然失去两个师弟,心中愤恨,正要冲上,却被方拓拦住道:“你还想送死吗?赶紧带着周兄弟走,我来断后,迟则不及。”
“那丹,不要疯魔化!”封平大叫着发出警告。疯魔化固然可以数倍提升自身的魔力,同时对于自身也是一次极大的破坏,那是魔门中的高手,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使用的禁技。
那丹心神一震,从暴怒中醒来,他张压舞爪暴跳道,“封平,你还等什么!快放魔器啊!”
封平不答,神色阴沉中,身前升起一团黑风,黑风一卷,半空里掉下一串珠子。封平伸手接住,左手并指一点珠串,一道魔印化做光芒打在上面,“暗冥珠,摄!”说完,猛将暗冥珠抛到半空,十八颗鸡蛋大小浑圆的黑玉之珠,逆时针旋转,仿佛开启了一道暗门,顿时间,一道滚滚不断的黑流,从门里喷射出来,无数魔物犹如泄洪一般嘶吼着呼啸奔出。
天空中阴云密布,宛如世界末日。
华文山恨怒交加,知道再不遁走,非但拖累方拓,自己也将灰飞烟灭。权衡之下,释放出流沙剑,他将身体散进流沙中,风卷一般,来到周敏身旁,将他卷入,朝着庄外奔逃。
别墅内彤云几乎紧贴地面,那肆虐的魔力,几乎把一切都摧毁。草坪尽数被拔,各种名贵树木也都被狂风卷到云里。声势骇人至极。
此时,方拓早已是两耳听而不闻,他神色肃然,两手突然高举,对着长空,口中却是念着莫名的符咒,随即,他的手中光芒闪动,现出了一个碧绿的小兽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