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魔踪初现(上)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魔踪初现(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三师弟张合开着超大号的摩托车,载着周敏,呼啸着驶过荒林旁的小路。
“大师兄,这里看来有过一场恶斗。”旁边的一堆泥土突然软化,随即突起,现出一个人影,正是老四林德,他身体后弹,一个空翻,稳稳的落到摩托车旁。
周敏看着这几个奇特的修真者,脑子一直都处于一种半休克状态下。那个林德大概是因为常年钻土的原因,满头乱草一样的头发,一张脸也是黄褐色,嘴巴是黄的,牙是黄的,眉毛是黄的,胡子也是黄的。身体修长,是流线形的,适合钻土。
张合则是一个帅气得掉渣的年轻人,左眼角至下巴有一道淡紫色的伤疤,不但不影响美观,反而更增加了几分冷酷。张合一只脚踩在油箱上,撇了撇嘴,那条伤疤也随之而动,“人如果就是在那里失踪的,那我们现在还等什么!杀进陆元起的别墅,问他要人!”
大师兄方拓悬浮在空中,双脚微微离地,山野的风吹着他的道袍,周敏转眼看去,惊见一种飘飘欲仙的风范。
点了点头,方拓道:“文山,你有没有发觉,这一带的风里,带有一种奇怪的气味?”
华文山立在一块大岩石上,眺望着远处的山庄别墅,脸色凝重道:“看来我们是应该谨慎一点行事。”
深沟里,尽是百年树龄的参天古树。张合灵动的驾驭着摩托车,不过片刻的时间,就来到了陆元起的别墅门前。
“呜呜呜!”油门全开,巨大的噪音惊醒别墅里半夜没睡的人。“有没有活的?出来一个!”张合抬起风镜,置于额头,高声道,“再不出来,少爷就进去了!”
铁栅门后,静静的别墅,没有半点动静。
“张三……哥……我们……”周敏本想说,是不是等一等华文山等人到齐,再一起进去……“不等了,少爷行事,向来以秒计算。”风镜拉下,离合一松,摩托翘起前车轮,就冲大门而去。
一带蓝色的影子,瞬间从草坪尽头飞驰而来,穿过铁栅栏,挡在张合车轮前。
那蓝衣人一伸手,轻而易举地顶住摩托车的车轮,吱吱发出尖利的响声,向上耸去。周敏只感觉心脏瞬间又悬到了半空。半空里,就只见铁栅门下的蓝衣人仰头望着他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轰”的一声,巨大的摩托坠落于地,把别墅门前的山路,砸了一个深坑。
周敏这时才清醒过来。车速太快,张合驾车飞到了半空,然后又掉了下来。
“呜呜呜!”张合拉起风镜,猛轰油门,斜着眼打量门前的蓝衣人,哼了一声,道:“不要用你的鬼爪子碰我的车轱辘,知道我这车多少钱吗?”他的眼在那蓝衣人的手上一扫,心中暗暗吃惊。那蓝衣人手上戴着一只硕大的黑铁手套,五指及小腿处,上面弯弯曲曲的白色图案,竟全是神秘的咒文。
“哼,昨晚算你们走运,我不在场。”神秘的蓝衣人阴阴地一笑,“今天你们就没那么好运了。”抬起左手上的黑铁手套,张动着五指,狞笑着向张合发出挑战,“来,刀疤小鬼。“
“去你妈的!”油门大轰,卷起飞尘,张合驾车冲向蓝衣鬼手人。
“住手!”华文山出现在张合车前,张合吱的一声刹车,车轮划过一条焦痕。华文山淡然望着鬼手人道:“把人交出来,没你的事。”
鬼手人上上下下好一阵打量华文山,再看看后面飘然飞来的方拓,怒极失笑,“区区一个忘融后期,也敢在本人面前撒野!”眼中厉芒一闪,左手黑铁手套上咒文死光一亮,就要发动攻势。
“那丹!等等!”铁栅门前蓝影一闪,又一个面容消瘦的蓝衣人出现。“放他们进来吧!”
那丹仍在狂怒之中,猛一回头,手中黑色手套凌空虚雾,一道黑色的弧刃飞出, “啪”的一声,摄象头爆裂,散落一地碎屑。“封平,我不管了!”身体陡然一花,雾一样飘进了铁栅门,随即化作人形,“走吧,几位贵客,里面还等着你们呢。”
在他脚下,土石不住上扬,“蓬”,一人飞了出来。那丹眼光一凛,只见自土中飞身而出的人,一头淤泥枯骨,哈哈一笑,转怒为喜,扬长而去。
林德“呸呸”好一阵子呸,骂道:“这个别墅风水太差,下面竟是一座千年的荒坟。”
封平不动声色地道:“五位,请吧。”随手一挥,铁门自动两边打开,头前进了门去。
七个人一行来到别墅里,远远就见陆氏父子一脸笑容等候在白墙红瓦的小洋楼门前,高声叫道:“华老哥吗?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
华文山来到门前,也不多说废话,“昨夜我一个小兄弟来贵庄上,彻夜未归,我是来要人的。”
陆元起回头看看自己的儿子,又望望身边的十几个随从,笑道:“你们有谁见过?”
无人作答。
陆元起老奸巨滑的脸上泛起一层爱莫能助的浅笑,耸耸肩,道:“您说的那个什么小兄弟,只怕去了哪家夜总会去了。要不,我替您找找?”陆天川则笑道:“姓华的,你今天丢个蔡晟,就来我们陆家要,明天再丢一个,是不是还来我们陆家要啊?告诉你,姓华的!我们是盛兴集团,不是专门收容弱智儿童的孤儿院!”
“去你妈的!敢跟我二师兄这么讲话!”张合一路前来,不曾下过他的爱车,他性如烈火,一拧油门,抬起前轮,就打算冲陆元起而去。
陆天川一缩头,叫道:“等什么,上啊!”
十几个大手立时站了出来,排在陆氏父子身前。
“张三哥,我来!”周敏按在张合肩头,翻身下到车前,昂然看着十几个打手,双手一抬,招手作了一个一起来的姿势。
十几个打手无不是陆元起千里挑一选出的搏击高手,对其他几人似乎还有点忌惮,哪里会把区区一个周敏放在眼里。一声发喊,一字冲了上来。
周敏顺势抱拳于胸,体内真元气瞬间爆发,他诡异的在胸前划出一道弧线,一点白光如有形一般弹开,前面的三个打手感觉到巨力涌来,瞬间朝后滚去,当时撞倒了几个后面的同伴。
陆氏父子目瞪口呆,周敏则拍了拍手,睥睨着道:“告诉你,陆天川,今天的周敏不是昨天的周敏,更不是你前天认识的那个!你识相的就把我老大交出来,不然的话,哼哼……”眼望着身边哼哼唧唧爬不起来的人道,“他们就是你的榜样!”
华文山望着周敏的动作,心中有些满意。但也有一层忧虑。这两个一直袖手旁观的蓝衣人气质不同于普通的修真者,竟似有点……
“小子,这里还轮不到你张狂!”一个阴冷的气息寒冰般袭来,周敏只觉得浑身如坠冰窖,脑中幻象丛生,竟然生不起一点反抗的念头。
一点黑芒旋转着朝周敏身上冲来,“禹罗旋。”张合脸色一变,从摩托上飞出,挥手间,一道禁制在周敏身前布下,噗的一声,一道光芒亮起,强大的冲击力瞬间破掉禁制,将周敏震的飞了出去。
周敏脸色煞白,久久不能说话,半天才回味起,自己还活着。刚才那一瞬间爆发的力量,气机阴重狠毒,侵魂蚀骨,绝对不是普通的真元力。若不是张合救了他,只怕他就不是站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