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千烈灭族(下)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千烈灭族(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就在这时,熔岩池里隐隐传来一点震动,四大长老似乎觉察出有点异状,他们侧耳倾听,似乎听见一点动静自岩浆下面传来。
突然,熔岩池里万道熔岩柱瞬间一齐喷发,发出隆隆的声音。四长老终年在此看守千烈炎梭,却从来没有见过这般骇人的场面,这般惊心动魄的景象。
只见在蔡晟湮没的岩浆下面,一道蔚蓝色的光芒刺破岩浆,直冲熔岩池穹顶。刹那间,万道蓝光犹如海啸爆发,掀开万丈岩浆,释放出排山倒海的灵力。
“轰隆隆……”辽阔的熔岩池发出了愤怒的吼声。随着天翻地覆的气势涌现,岩浆之下,浮出了一件巨大无匹的十字灵器。灵器的十字中心,躺着一个小黑点。
蔡晟大字形张开,双眼紧闭,似乎陷入沉睡,原来,刚刚掉入岩浆中时,岩浆的浓烈让他面临急剧死亡的威胁,十鼐天菱瞬间张开,将他护住。
十鼐天菱上发出的蔚蓝色光芒,象波涛一样慢慢向四面扩散,所过之处,火红色逐渐被蔚蓝色所取代,那灵台上的绫箫族至尊宝器——千烈炎梭所散发出的暗青色火焰,逐渐被蓝光压缩……
千烈炎梭本是这个神圣的地方至高无上的主宰,具有灵性的它,绝对不能忍受另外一个灵器的无视与挑衅。它开始烦躁,震怒,猛然间,它强大的威力以球状火焰向外扩张,与十鼐天菱所散发出的威力相对撞。
两大灵器抗衡所产生的结果,极其可怕。
整个熔岩池开始剧烈颤抖,岩浆翻滚着向上攀升,带动整个山腹都发生崩塌,辽阔深邃的空间里,到处都是岩石如雨倾泻。熔岩池中,更大的岩浆火柱喷发,几乎与漫天的岩石一起,填补了山腹的所有空间。
一点赤红的光芒升起,似乎在沉睡千年之后,迎来了无尽的渴望,它愤怒了,是因为另一个强大对手的压制。熔洞里,巨石飞舞,犹如落雨般漫天砸下,岩浆肆意的咆哮着,犹如那发狂的怪兽。
云玲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是如此的软弱,在两件灵器之间,一股巨大的力量挤压而至,云罗剑随即展开,一团剑光将她紧紧环绕,排山倒海的力量在两件灵器之间相互转达,也研磨着云玲的意志,她想起了小时侯修真的艰辛,想起了成为族长后的荣耀,而这一切,都要全部消失了,刹那间,云铃的脑海中涌出剧烈的恐惧。
“不”她不甘心的发出最后一声惨叫,云罗剑的光芒瞬间破灭。灵器的庞大的力量夹击而至,砰的一声,一团血雾爆散开去,一代族长就此葬身炎窟。
岩浆在熔洞里激荡着,冲刷着洞壁,灼热的温度烧烤着整个空间,也烧烤着他们的意志。“啊——!”突然间,山腹上方掉落的石头,将其中一人砸进岩浆里。那修真者在滚烫的岩浆里挣扎了两下,就剩一只白骨的手臂伸在岩浆外,然后慢慢沉了下去。
熔池正中,十鼐天菱闪着蓝光,围绕着蔡晟不住的转动,那千烈炎梭呈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只是两头有棱有角,赤红的火焰在周围不断燃烧着,发出劈啪的声响。
天菱和炎梭相互交击一声,发出清脆的响声,天菱突然隐入蔡晟的体内,千烈炎梭停滞了一下,也化做一团烈火,将蔡晟紧紧包裹,蔡晟被惊醒,发出了一声惊天的惨叫,随即,诡异的一幕开始出现,那火焰逐渐的渗入他的皮肤,一点一点~~~~
蔡晟的身体舒展开去,如同沐浴在阳光中的婴儿,千烈炎梭受到十鼐天菱的激发和引诱,居然奇迹般的与蔡晟进行了融合,他浑身的真元力开始恢复,修为狂涨,却是一举突破忘融期,进入了辟尘后期的境界。
滚滚岩浆,在两件灵器的压制下,纷纷安静了下来。
蔡晟收回十鼐天菱,浑身在火焰的包裹中,在溶池中缓缓升起,他的眼中充满了自信和孤傲,仿佛天地尽在脚下。
罗年望着蔡晟突然的变化,目瞪口呆,喃喃的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蔡晟落在如今这个地步,全都是拜各位的威逼所至,如今我要找回一点损失,各位想必没有意见吧!”蔡晟背负双手,漂浮在众人的跟前,朗朗道。
“你~~你想~怎么样?需知我们这么多人,你小子可不要太~嚣张了。”眼看着族中历代供奉的灵器为眼前之人所慑服,和离的心中多少有点畏惧,当下不顾与盘乾族多年的恩怨,居然是有了联合之意。
罗年心中也是直打鼓,一件灵器已经够难应付的了,如今再加一件千烈炎梭,加上蔡晟挟怒而来,后果当真不可想像。
他眼珠一转,说道:“蔡兄弟多心了,之前那些事情都是误会而已,你可不要见怪才好。”他还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可惜,蔡晟心中已经涌起了滔天战意,想起之前自己所受的种种苦难,九死一生,都是因为这两族的卑鄙小人作祟。
“废话少说,如今咱们就在这千熔洞内一决雌雄吧!”蔡晟断然拒绝了罗年的念头,两件灵器在他身体内怂恿着,尤其是千烈炎梭,在他身体沸腾着,给他带来无比的勇气和气势。他身体沿着一道螺旋轨迹飞出,朝着一个盘乾族人一拳轰出。
一团赤色的火焰在他的拳尖燃烧着,霸烈的气息,似乎要将空气窒息。众人大为哗然,都想不到蔡晟居然在如此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依然敢出手。
那修真者眼中尽是那呼啸的火影,浑身灼热的要命,下意识的,他放出飞剑挡在身前,只要缓过一点时间,周围的兄弟族人就可以援手自己了。
蔡晟存心以他立威,又怎么会放过他,他眼中寒芒闪动,拳头前,突然延伸出了一枚急速钻动的炎梭。
灵器对上道器的飞剑,噗的一声,仿佛是**了软泥一般,千烈炎梭瞬间穿越剑幕,在修真者的惊天惨叫声中,穿过他的胸膛,下一刻,蔡晟已经站在了修真者的身后。
砰的一声,修真者的身体如同焰火一般突然急速燃烧,化做劫灰。其余众人见到蔡晟如此诡异凶狠的手段,全都吓的四散开去。
“还有谁要一试?”蔡晟冷冷的声音在洞中响起,每一个音波似乎都带起了一点岩浆的热浪。
众人都怕的要命,如何敢上前与之单打独斗,罗年眼看无法善了,一挥手,冷然道:“给我上,那小子再狠,也不过一个人而已。”
罗年的话带着巨大的煽动性,两族之人,头一次毫无顾忌的联手,朝蔡晟冲去,熔洞内,剑光闪耀,各种法宝将岩浆的光芒掩盖,危机四伏。
蔡晟冷笑一声,五指成爪,缓缓在身下提起,指掌之间,千烈炎梭急速的转动,隐含风雷之声,“陨空破,烈炎霸天。”蔡晟大喝一声,浑身的真元力涌动,千烈炎梭探爪飞出,却是并不将之幻化,而是直接利用灵器的等级,以攻对攻,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击杀敌人。
蔡晟的身体在人群中穿梭,千烈炎梭此起彼落,每一次都是挑那修为比自己低的多的,去与他们硬碰硬,每一次,都带起强烈的呼啸和燃烧的火焰,劲气火焰缠绕空中,伴随着一声声的惨叫。
转了几圈,回到原地,蔡晟的身后只剩下了五个人依然追随,正是盘乾族长罗年和其手下大长老,绫箫族的三大长老,噗噗噗噗,眼看着自己族人以各种惨烈的方式,消逝在空气中,五人都是一脸的骇然。
蔡晟的脸色转化红晕,随即一片煞白,最后又恢复正常,他凝息漂浮,缓缓恢复着自身的真元力,若非境界提升,功力狂涨,又有灵器之助,他绝对无法想像,自己可以造下如此战果。
绫箫族大长老和离大叫一声,忍受不了蔡晟那冷酷的血腥眼神,突然转身,朝身后飞去,居然是逃脱了,另外两大长老对望一眼,也发疯似的逃了出去,对生命的渴望让他们的恐惧之心大增,再也没有继续战斗的力量了。
穷寇莫追,蔡晟对于三人倒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他的眼睛一直放在了另外两人的身上。
罗年和手下大长老繁经纷纷心中大骂三人不是东西,却是不敢有样学样,因为蔡晟的眼睛正盯着他们。蔡晟盯着他们的脸突然泛起笑容,诡异的道:“两位请便,恕不远送。”
繁经大喜,正要招呼族长一起离开,却为罗年一把拉住。罗年望着蔡晟,眼珠转动,想起方才蔡晟脸上所露出的神色,好半天他才恍然道:“好小子,已经强弩之末了,差点让你骗过。”
“刺龙棍,绝杀。”罗年衣袂飘飞,双手一合,随即分开,刺龙棍翻滚着在他手心出现,那狼牙棍头瞬间涨大,朝蔡晟头顶砸下。
听了罗年的话,繁经哪还不知道什么意思,蔡晟经过大战,定然也是强弩之末,再不出手,就是蠢蛋了。
他配合着罗年,放出飞剑从侧方攻上。“果然是狼子野心。”蔡晟心中暗自佩服自己,刚刚的试探果然没有白费。
千烈炎梭化做火芒,将刺龙棍挡下,棍梭交锋,旋转摩擦着,溅出无数的火星,眼看着蔡晟奋力抵挡罗年的进攻,繁经大喜,以为有机可趁。
就在这时,蔡晟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经意的笑容,他伸出空余的左掌,低吟道:“天菱乱,散。”只见一点蓝芒在他掌心出现,随即又瞬间陨灭。
正当繁经得意之时,他只觉得周围的空间似乎凝滞了,下一刻,无数个蓝色菱角在他周围出现,庞大的压力让繁经根本无法阻挡。
飞剑在瞬间被绞的粉碎,繁经发出一声惨叫,却是被无数的菱角绞的粉碎,在他消失的地方,无数菱角迅速的凝结在一起,却是形成了一件十字法宝,正是蔡晟的另一件灵器,十鼐天菱。
“你,这个卑鄙的混蛋。”罗年开口大骂,原以为自己算无遗策,却没想到被蔡晟给耍了。
蔡晟淡然笑道:“罗族长不是要将我赶尽杀绝吗?恐怕你是今生无望了。”
“皓天诀,灭。”蔡晟并不停留,身体开始弹退,同时,手中交叉飞舞,却是施展出了大威力灵诀——皓天诀,只见熔洞内的光线似乎全都暗了下来,就连法宝也如同那微弱的烛火一般,罗年大骇,只觉得四周的空间阴森的可怕,似乎有无数的游丝在纠缠着自己。
下一刻,蔡晟将灵诀彻底释放,空中飞出一道道的弧刃,纵横交错着,越来越多,将罗年紧紧围住,刺龙棍所化的盘龙低吼着,声音越来越小。
“烈炎斩。”蔡晟招出千烈炎梭,化做一道烈火长刃,朝着已经动弹不得的罗年斩下。
光芒一闪即灭,“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转眼间,蔡晟已经到了罗年的身后,却是头也不回的喃喃自语,他的身体在洞中飘忽着远去,直到没有踪影。
“啊!”罗年发出一声怪叫,额头上裂开一道缝隙,一道赤色火焰升腾而起,轰的一声,将他依然惊骇和难以置信的表情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