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逃出生天(上)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逃出生天(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大峡谷谷底,一条湍急的大河,犬牙交错划开了一左一右两片谷地。大河河床,其实就是裂开的地缝。河水里,一半是暗青色的河水,一半是火红的熔岩,滚滚浓烟,蒸腾于峡谷之间。
两片谷地上,零落散布了许许多多的人,剑光闪耀,耀映长空。那是修真者之间的战斗。空中不时的有修真者被击落,掉进大河里,惨叫声随即被咆哮的河水淹没。
从几百米的高空之上的塔楼遥遥望下去,就像是一群蝼蚁,在为蝇头小利而舍死忘生。
“咚!啪!……”一阵雷电对撞而产生了朵朵火花,从蔡晟对面几十丈外的峭壁上爆发出来。
蔡晟凝目望去,这才发现对面峭壁上的建筑物里也散落了许多修真者。随着风雷冰雹鬼魂怨灵的激烈缠斗,又有几个修真者嚎叫着掉下峭壁,落进滔滔的熔岩河水中。
“这是怎么回事?”是盘乾族找上了绫箫族吗?蔡晟心中诧异的想道。
一阵奇异的风声从塔楼后面呼啸而来,蔡晟还没转过头去看,就见五六个修真者脚踏飞剑,或是踩着巨鼓自左而右一掠而过,在空中盘旋着,追逐着,飞下峡谷,继而又冲上高天。沿途所过之处,峭壁上生起一团团的炽热火球或是一阵阵的雷光,惨叫声此起彼伏,一个接一个的修真者掉下峭壁,葬身谷底。
这时,蔡晟很清晰地分辨出那六个修真者的打扮,三个是绫箫族人,三个是盘乾族人。果真是盘乾族的人找上门来了。蔡晟见到了这阵势,心头不惊大为之震撼,这些人的修为不知道要比自己高上多少倍,若是自己要想达到他们那种御剑飞行的境界,还不知道需要多少的时日。
整个谷内,各种声响就像炸开了锅。
蔡晟立在塔楼之上,望着身下惨烈恢弘的景象,风吹着他的发丝,他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头晕目眩。耳边风声吹过峭壁石缝,洪水翻腾熔岩声,惨叫四起,似乎整个世界都混乱不堪。
直到这时,他才开始仔细打量他所处的这个峡谷。
眼前巨大辽远的峡谷,俨然是一个血池地狱,到处都是杀戮,到处都是鲜血与尸体。蔡晟本以为他逃出黑狱,就等于逃出生天。如今看来,这个想法也不过是个笑话,很可笑的笑话。峡谷之上,是一线乌云笼罩的暗天,就是一只飞鸟也难以逾越。
蔡晟随即想到,这个壁立千仞的峡谷,如此深远的距离,绝对不是普通凡间。这是一个通过庞大真元力所构造出来的独立世界。应该就是明慧所说的那个千烈炎梭灵力所支撑的庞大世界。
面对如此宏伟气势的大峡谷,不由蔡晟不发出鬼斧神工的感叹。置身峡谷里,强烈的对比,更加使蔡晟感到逃生的艰难与无望。
但纵然逃生无望,蔡晟也不甘就此放手。身处塔楼之上,沿着栏杆走动,一边下望,只见塔楼之下飘渺的烟雾里,隐约浮现一座石桥。石桥犹如一道青色的虹桥,飞跨峭壁两面。石桥上两群修真者恶斗正酣。一声惨呼,就是一个人坠下石桥。或是绫箫族人,或是盘乾族人。但无论哪一族人,蔡晟都是深恶痛绝。其中一人身着白袍,体态窈窕,赫然就是那个蛇蝎妖女,云铃!
蔡晟无心去管那些互相残杀的两族修真者,目光随石桥迅速远去,在大峡谷对面的峭壁上,赫然洞开一道巨型石拱门,石拱门后,火光隐隐透亮,更透出一种神秘庄严肃穆的气息。他心一震,莫非那里便是他要去的地方?一种望洋兴叹的思绪,随之袭上心头。他现在不过是个凡人,怎么也难到达那个石门之后。
塔楼悬于峡谷之上,在这塔楼对面,还有一个相对的塔楼。塔楼尖顶的形状,类似一支笔,其尖高耸暗天。如果这两个塔楼之间有个索道,或许他还能够趁着两族人杀得难解难分,偷偷飞渡过大峡谷。在峭壁对面的那个塔楼里,也有一个石门通进峭壁中去。
蔡晟沿着塔楼找了一圈,除了那条飞虹桥,再也没有找到一个可以通往峡谷对面的通道,更不用说什么索道。在他身后,是他的来路。应该说那条被巨石封住的路,是这个塔楼唯一的一条通路。
蔡晟忽然发现,他出了黑狱,又入了另一个绝境。
面对如此尴尬的绝境,蔡晟的心中泛起无言的绝望!他深吸一口气。
略微镇静了镇静,蔡晟正准备起身找路。天空中飞来几团火球,正砸在塔楼顶端!
塔楼一阵颤抖,塔尖倾斜,从蔡晟面前滑了下去,直坠峡谷底。
“塔楼里有人!”一个踏着飞鼓的人疾驰而过。
“管他有人没人,先杀光再说!”另一个人也呼啸着飞了过去,一道子母阴雷却应声飞到。那雷没有砸中蔡晟,却击在了蔡晟身后那堆巨石上。轰的一声,顿时石屑四溅,烟尘缭绕。
塔楼经此一震,摇摇欲坠。
“嘎吱嘎吱”,塔楼发出了断裂的声音。蔡晟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脚下的塔楼猛地一颤,向前倾斜。蔡晟立脚不住,冲到栏杆旁。这时塔楼倾斜得更加厉害,蔡晟身体翻过栏杆,直掉下去!
突然,一只手伸了上来,死死抓在了栏杆石柱上。塔楼之下,蔡晟单臂抓在石柱栏杆上,身体凌空,被厉风吹得东摇西荡。
“咦?那小子好像不是绫箫族的人。”那两个飞过去的盘乾族的人见蔡晟挂在塔楼之外,垂死挣扎,感到好奇,不禁又飞了回来。
“大概是从我们刚刚袭击的黑狱里逃出的囚犯。”一个面目枯瘦的老者说。
“管他什么囚犯不囚犯,杀了再说!”答话的是一个深目广鼻的汉子,两眼之中,尽是凶残之色。一催脚下飞鼓,来到那即将坠毁的塔楼旁边,他张手就是一颗阳势雷,轰隆一声,没有打中蔡晟,而是将半个塔楼都打飞。
塔楼骤失重力,减缓了下坠之势。那残忍的汉子没有想到他竟做了件好事。
“等等,涛山,那好像是族长交代我们要找的人啊!”
可惜却是来不及了,又一道阳势雷打来,正中石柱,石柱瞬间粉碎,蔡晟身体猛地往下一坠,像片落叶,飘坠谷底。
比番正要去救,身后两个火球飞来,随后两个绫箫族的高手踏剑飞到,涛山比番两人转身与来人混战起来。比番虽有心去救蔡晟,却也无能为力。
蔡晟笔直落了下去。耳边风声呼啸而过,“就这么死了吗?就这么死了吗?”身下的汹涌的河水与熔岩,不是摔死,就是淹死;不是淹死,就是烧死。总之是死。
“不!”蔡晟一声呐喊,唤起内心生的渴望。一道蓝光从蔡晟额头泻出,蓦然间整个身体都爆发出蔚蓝色的光芒,光芒万丈,天菱盘旋在他的脚下,迎风轻托起蔡晟,慢慢降到谷底。却是危急时刻,体内的十鼐天菱受主人意志力召唤,救了主人。
那万丈的蓝光,瞬间照彻大峡谷。无论是谷地,还是峭壁,无论是天空,还是石桥上,所有的人都在那一刻停手,呆呆地望着那光芒爆发的源头,心中充满惊艳与贪婪。
除了风声,还是风声;除了水声,还是水声。峡谷中刹那间,静得可怕。
石桥上,云铃猛然一声嘶吼:“快去将人抢回来!不要落入盘乾族的手里!”话音未落,整个大峡谷都躁动起来。天上,地上,峭壁上,两族人一齐向谷底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