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身陷黑狱(上)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身陷黑狱(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罗年却是俯地,狠狠的砸进了地里,留下一个人形印记。半空中,光芒一闪,两件法宝现出原形,叮当着分别掉在两人附近。
两人一身狼狈相,鲜血在嘴角泌出,两人修为在伯仲之间,这一战完全是两败俱伤,只是两人依然不服,转眼爬起,要拼个你死我活。
蔡晟实在不忍心看到两人惨死,一咬牙,跳下树去,高声道:“住手!两位何苦以死相拼,以你们的修为,最终恐是同归于尽,何不就此各自离开,再行修练,以后或许能分出个胜负。”
他自林中一边说,一边走到空地上。空地上到处遍布着尸骨泥骇,腥骚恶臭气,熏人欲呕。一具尚未死透的泥人,猛地抱住他脚,张口就咬。蔡晟体内真元力随机生出,他一掌拍出,一道光刃延伸,顿时将那泥人的斩作两段。
云铃与罗年两人见蔡晟年纪不大,却颇有修为,略显惊讶一下。蔡晟见二人罢手,甚感宽心。虽然二人并不把他放在眼里,但他也不恼,趁热打铁又道:“再或许你们两族还能和好,以后也就不必再如此争斗了。”
“滚开,哪来的黄口小儿!”云玲看都不看他一眼。
罗年却是厉声道:“让我盘乾族跟这些绫箫余孽和好,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地球倒转。”说完不再理会蔡晟。
云玲捂住小腹再次吐血,而罗年的胳膊也渗出血来。
蔡晟看着更是不忍,大声劝道:“就算你们真要厮杀,也不妨等回去养好伤后,将修为练上去再来一战,何苦两人都死在这里。”
这次云玲都懒得说话,对他的话根本就当作耳边风。
“烦不烦啊,臭小子再不滚,老子顺手把你也灭了!”罗年不耐烦地呼喝着。
这样下去,两人恐怕都得完蛋。蔡晟虽然气愤两人对自己的态度,但善性尚在,他实是不希望眼前这两条性命就这样无谓的没了。
在实力说话的修真者眼中,自己的劝说恐怕不会有什么用处。蔡晟心一横,“十鼐天菱!”大叫一声,唤出体内十鼐天菱。灵器一出,荒林中气息顿时改变。本来充满肃杀与诡异的气氛,转瞬被十鼐天菱上散发出的排山倒海的蓝光气势所掩盖。“两位前辈,晚辈并非有意与你们为敌,只要你们罢手不斗,晚辈自然无需动手。”
二人大为惊讶,张大了眼睛,望着蔡晟头顶不断旋转升出的十鼐天菱,眼中神色一半惊喜,一半凶残。威力如此之大的灵器,似乎只有绫箫族的至尊灵器才可以并驾齐驱。
两人不禁互相望了一眼,一瞬间,互相心意达成。各自操纵两件法宝,法宝的光芒再次闪耀,似乎要再次激战。
蔡晟发出召唤,巨大的十字菱形转动,庞大的威势瞬间透出,却是挤在了两人的法宝之间,两人若想开打,就必须过了蔡晟这一关,他们惊诧的目光都落在蔡晟身上,有点不敢相信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年轻人竟有如此修为。
蔡晟见两人的神情,暗思这两人在明知不敌之下只能知难而退,这样的手段虽然有些粗野无礼,但好歹也救了两人。想到这些,他的心情顿时放松起来,轻咳一声道:“两位,你们……”
突然他感觉到一点变化,只见高空中,那云罗剑和刺龙棍呼啸而下,那耀眼的光芒将他彻底掩盖,蔡晟下意识的释放而出天菱,一阵叮当作响,终于将云罗剑震的飞了出去。
可惜他却是忽略了刺龙棍,盘龙嗷叫着狠狠冲击在他的后背之上,十鼐天菱根本来不及防护,蔡晟只有依靠真元力所泛起的白光,却又哪里抵挡的了道器法宝的强势攻击。
噗的一声,白光在瞬间陨灭,他感到背部如遭重锤,一口鲜血再也坚持不住,随即喷出,意识变的模糊起来。
他做梦也没想到,这本来互相搏命的两人居然会突然一起偷袭自己。他本意不过是想救下两人,却不料这两人会恩将仇报。昏迷前,蔡晟确定一件事情,将来在敌我不明的情况下,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放松警惕,否则,危险也将随之而来。
蔡晟的身体重重地摔在泥地上,十鼐天菱失去感应也自动消失回到他体内。
云玲一声尖啸,从中飞出一只枯骨大鸟来,云玲抱起蔡晟的身子就跃上枯骨大鸟,迅速飞离荒林。半空中洒下一片鲜血,云玲这最好一招虽出人意料,却也让自己伤上加伤。
罗年没想到云玲会来这手, “绫箫族的人全都他妈狗娘养的!”他只能连连咒骂着朝死敌的方向追去。
*****************
凌晨时分,久等不回的蔡晟,仍然不见踪影。
“我老大到底是遇到什么不测了!这群可恶的混蛋!小人!我老大绝不会输,一定是他们耍诈!”周敏来来回回踱步,就像一头推磨的驴子,在崎岖不平的客厅地面上转个不停。抬头看看外面天光微熹,气鼓鼓地骂个不休:“混蛋!畜生!小人!……”
华文山端坐在地上,一言不发。两只眼中,精光闪闪,一明一灭间,尽是杀机。
“我周敏与他们势不两立!”周敏突然发出一声怒吼,握紧拳头,冲向门外,“我要去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等等!”这一句话,冷似寒冰。周敏一头撞进华文山怀里,惊见华文山一双眼,满是血丝。华文山眼光转动,压下心头怒火,说道:“灭绝盛兴集团的行动里,一定少不了你的那份!”此刻的他面目轮廓越发如石刻一般的清晰。
周敏第一次见华文山如此盛怒的样子,当下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唉!老大!你现在是死是活啊!”
华文山走出门去,真元渡于左手,白光聚集,宛转成一只信鸽模样。“去吧!召集同门!”一扬手,那只微微发光的信鸽振翅飞上晨光微明的天空。蓦然间信鸽身体里光芒大盛,幻作几十只信鸽一同出现,分向四面八方飞去,转瞬隐于高楼大厦里。
与此同时,几户人家的窗台,床头,佛像上,纷纷落下了一只真元力幻化的信鸽。
当发现信鸽的人放下手里的经书,或者是睁开了朦胧睡眼的时候,他们伸出手去,接过了这只信鸽。
那信鸽啾的一声,变回一点晶莹的真元力,融入那只手里。
“大师,是我,文山,我需要你的帮助……”“三师弟……今天别赛车了,快来……”“老四,你那土遁练得怎么样了?能来多快,就来多快……”
寺院里,赛车场,深山老林里,三个人接信同时,立即赶往凌原市。另外还有许多人接到同门召集令,也都以不同的速度赶往。
一时间,凌原市暗潮涌动,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
“嗯呜……”
蔡晟挣扎着动了下,从昏迷中醒来,头还有些昏沉,胸口闷闷的,很不舒服。
蔡晟深吸口气,却吸入一口腐气,恶心得他差点吐了出来。连咳了几声,他才打量自己身处的环境。这才发现自己被羁押在了一个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这里阴暗潮湿,充满腐烂的味道,四面石壁,唯一的出口铁门紧锁,只有高高的天窗露出一点微亮的光源。
我怎么会在这里?蔡晟愣了一下,才想起荒林的事情,知道自己肯定是被其中一人抓来关住了。想到此事,蔡晟很得咬牙切齿。他本是好心,却不想这两人竟是以怨报德。
蔡晟气愤一会,就查看自己伤情,却发现自己的伤不但没好,就连那真元力也是受到了禁制。这个禁制很是厉害,蔡晟竟完全发现不了是下在何处,但有一点很明显,他自己是解不开的。
没有了真元力,要想逃出这地牢,看来是比登天还要难,他不禁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的骚动,喧哗之声大起,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往这里走来。蔡晟一惊,遂举头向外面望去,只见一片火把闪动,随后就见那荒林之中的白袍女子云玲,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