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绫箫盘乾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绫箫盘乾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中年人大吃一惊,刹那间感受到了灵器的威势,他不由脸色凝重起来,下一刻,他的身前出现了一团黑色雾气,雾气散去,一件三角形的小印现了出来,小印只有巴掌大小,红黑相间,最底下是一个方形的平面,上面布满黑色的符咒。
这是中年人的法宝,黑泶印,平常轻易不用,如今遇到蔡晟,他是再不敢大意了。黑泶印在空中翻滚着,飞到蔡晟头顶,瞬间变大,如山一般朝蔡晟压下。
黑泶印还未落下,蔡晟就感到了一阵庞大的压力,心知中年人法宝古怪,这个时候要是再隐藏实力,那就是找死了,蔡晟腾身而起,双手托起,十鼐天菱冲天飞出,蓝芒与那黑色的符咒正面交锋。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蔡晟的头顶上空,黑色的符咒如同一条条的黑蛇,狂舞肆虐着冲撞十鼐天菱。
蔡晟直感到身体一阵摇晃,真元力居然有动荡溃散的迹象,“十曜长空,爆。”他凝结出一颗修真者所常用的阳势雷,随着十鼐天菱,狠狠的砸了出去。
那黑舞狂蛇之中仿佛被扔进了一颗炸弹,瞬间爆炸开去,十鼐天菱随即冲进,在里边大肆搅乱,黑舞狂蛇化做烟雾而消散。
那中年人身体腾起,扬手就是几张黑玉符,那黑色的符咒在空中变大,释放出无数道的闪电,蔡晟身体横移,躲了过去。
蓬蓬几声,大地之上顿时出现了几个深坑,那漫天飞扬的尘嚣,将两人的身影遮掩的更为朦胧。蔡晟冷笑着,一掌拍出,从掌心中发出一点光亮,随即光亮旋转呼啸起来,居然是形成了一缕狂风。
长风呼啸着,将虚浮在天空的符咒吹的是七零八落。中年人惊讶于蔡晟的惊人反应,当下黑泶印突然降下,却是狠狠的砸在了蔡晟的脚下。
只见大地颤抖着,随即飞起一条土龙,盘旋着朝蔡晟卷去。那黑泶印罩在土龙的头顶,显然是起了引导的作用。
“菱天不灭,钻。”蔡晟大喝一声,手中十鼐天菱飞出,化做细小的一点冷芒,却是从土龙的尾巴钻入,噗的一声,只见土龙的身体不断鼓起,瞬间蔓延到头顶,轰的一声,与头顶的黑泶印正面相撞。
“砰”的一声,土龙瞬间化做土屑飞扬着落下,黑泶印被砸的飞了出去,泶印光芒瞬间陨灭,印身也在急剧的缩小,居然是被十鼐天菱硬生生的打回了原形。
中年人凌空翻身,将黑泶印收回,望着心爱的法宝,只见上面符咒消散,近乎消失,他大为心疼,要知道黑泶印的威力发挥,靠的就是那黑色符咒,如今符咒被抹,等于将法宝给废了。
两人这一下接触,以蔡晟的获胜告终,只是别墅的人都被惊动了。
这种情况下,蔡晟肯定无法再探下去,只能懊恼地瞪了中年人一眼,道:“阁下修为不错,咱们下回较量。”说完,他腾身出了围墙,消失在夜幕下。
中年人没有追击,只是用阴冷的目光看着他远去的身影。
在他身后,几十个人赶了过来。“好大的狗胆,敢来这里放肆!”“人呢?人呢?跑了?”“追!不能让他就这么跑了!”
“好了,别追了。”中年人目光还停留在蔡晟去后的黑暗里,“你们要是真想找死,就去吧。”
那些人吃惊地望着中年人,不敢再多说什么。他们听得出中年人话里的意思——你们没人是他的对手。
在蔡晟走后,华文山并不是很放心蔡晟的独自刺探。蔡晟毕竟是初学修真,修为虽然是增长迅猛,但许多临阵对敌的经验明显不足,只怕到时还会吃亏。
“华大哥,你就不要走过来,走过去了,看得我都心烦意乱。再说你就这么来回踱步,也不是办法。”周敏精神大为好转,正端坐在床上调息,运转真元。他的伤势经蔡晟真元的催动,加之体内生出的真元的修复,基本上好了七八成。“待我伤势完全好转,咱们一起前去接应。”
“唉,你说得也对,我这么来回溜达,也溜达不出个什么主意……”华文山说到这里,忽然动了一丝念头,何不去市郊的相马寺找那个人商量一下?转念又想,那人隐居多年,这点小事只怕未必就惊动得了他。再说蔡晟身怀十鼐天菱,即便是盛业集团中有修真者,也未必就是蔡晟的对手。想到这里,他按捺住焦虑,盘膝于地上,默默调理自身的真元。
他与蔡晟一战,所幸只是切磋,这才没有造成两败俱伤。他耗损的真元力,在他寂心诀的潜移默化下,一点点又回到了他的身体。
蔡晟见事已败露,只得懊恼地离开别墅,但是这次暗探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知道盛业集团的确有修真者有联系,而且实力不弱,同时他对那神秘的中年人产生了兴趣。中年人的手段和力量都不像是正常的修真者所有,十分古怪。
心里考虑着问题,蔡晟回去的路走得不是很快,不知觉中他到了一个荒林旁边。刚才去时心急,他没注意这片荒林,此时心里想着事情,也没去理会荒林是什么样子的,只管向前而行。
不过,就在他走到半途之时,他听见荒林里隐隐传出一阵奇特的箫声。这时山野里,一阵风吹过,吹动他脚下浮土枯叶,翻卷着打了一个旋,从他脑后掠过。
蔡晟停下脚来,他身上的真元力不觉生出反应。“咦,这次又换成了箫声……”正想着,在那奇特的箫声里,忽然又夹杂着几声鼓响。蔡晟大感好奇,谁会在大半夜来这个荒郊野林吹箫击鼓,而且那箫声鼓响里隐隐蕴含着怪异的真元力。
暗探别墅之事已是不成,蔡晟就向林中而去。
荒林中,箫声与鼓声一个清幽,一个低沉,整个荒林都处于一种上古蛮荒的奇怪气息里。这就越发勾起蔡晟的欲望,沿着山势,一路循声前去,一探究竟。
月色凄迷,连星星也不见几个。
越接近箫声与鼓声的源头,那种肃杀的气氛,就越为浓厚。好像一块巨石,压在蔡晟心头。
脚下枯叶沙沙作响,被无形的风,驱赶着往蔡晟身后流去。
“呜……呜呜……”
“咚咚……咚……”
那两种幽缓的声响纠缠着搅在一起,好像神秘的咒语,飘在蔡晟耳边,极大地考验了蔡晟的定力。蔡晟只感觉,整个荒林都处于一种躁动不安的氛围里,似乎连泥土与岩石都有了生命。夜空里也不见了星星,荒林上空,被一层阴森的真元力所遮盖。
“骨碌,骨碌”,荒林里的岩石蠢蠢欲动,一些小一点的石头向流沙一样,跟随枯叶向林外滚去,“骨碌碌”,几块磨盘大的岩石迎面滚来,蔡晟真元力应念生出,飞身一跃,脚蹬在一棵松树上,半空里一转身,搂住另一棵树,飘然落下。
那几块磨盘大的岩石,就从他身下滚去,落到了林外的山路上。
蔡晟轻吁了一口气,这时明显感觉那箫声与鼓声就在不远处。也就在这时,那箫声与鼓声,骤然急响,突发杀戈之声。那两种声音越发凌厉,好似谁也不服谁,一个声音比一个声音高,竭力要压过对方的气势。周围的树干不住的摇动,落叶纷纷落下。
他透过林间的空档缝隙,一眼望去,只见林中赫然有一片不大的空地。空地边沿的一棵枯树上,一个身形曼妙的白袍女子,端坐在横出的枯枝上,手持一管洞箫,朱唇微启,那阵阵噬人魂魄的奇特箫声,正是从这管洞箫里吹奏出来。
白袍女子美是美极,给人的感觉却是气质冰冷阴森,甚至带了几许鬼气。一双凤目斜飞,既高傲,又冷漠。
随着箫声不住的催促,那白袍女子树下的地面开始颤动,而后泥土冲起枯叶翻滚而起,伴随着泥土钻出来的竟是无数枯骨和腐烂僵尸,三五成群地集结起来,组成一个个战斗小组。
蔡晟见此情景,大为惊骇,正不知该做何等反应之时,那“咚咚”鼓声从空地另外一边高亢传来,只令人手舞足蹈,心头热血沸腾。蔡晟惊诧转头看去,却发现一个高大魁梧的大汉在巨石之上盘膝而坐,一手拿着一个土黄色的小鼓,一手用奇特的节奏拍打着。鼓音不重却极为坚韧。蔡晟甚至能看到那一缕缕有形的音波穿透空间而出,拍打在地面上。
就跟箫声一样,配合鼓声节奏,大汉身旁的地面也是在震颤之后开始涌出层层泥土。这泥土不停翻滚盘旋,逐渐凝结成一团团土块,而这些土块再跟土块凝聚起来,最终形成一个个庞大的泥人。而后,这些泥人排成井然有序的队列。
蔡晟可谓大开眼界,暗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他越加想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想做什么。不知事情起因经过,甚至连当前的情况也一点不明,他自然不好打扰,但此等奇景虽然不怎么美妙,却是极为少见的修真场面,他不舍就此离开,当下来到一棵树后,屏息静观。
那女人和大汉全神贯注,完全没有注意到蔡晟,只顾着吹萧拍鼓。
在洞箫声和鼓声的催动之下,众多的骷髅僵尸与泥人开始手脚先是颤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动了起来,向对方走去。
本就不大的一块空地,转眼就成了骷髅僵尸与巨大泥人的角斗场。
骷髅僵尸和泥人相遇,就开始对抗起来。前排倒下,后面的立即冲上。泥人挥拳击出,竟将一个骷髅打飞,骷髅在半空中已是散架,这拳的力道实在有些可怖。但是骷髅和僵尸也不是等闲之辈,一只僵尸抵住泥人攻击,然后骷髅围着击打泥人,很快整个泥人便在骷髅的打击下崩溃成一堆普通的泥土。
一具骷髅在那堆泥土中站了起来,脸上两只黑漆漆的黑洞,霍然注视到树上的蔡晟,蔡晟目光恰好与那骷髅对视,心头一阵毛骨悚然。
那具骷髅一声低吼,正要冲上树来,地面上突然拱起一团巨大的泥团,泥团瞬间化成泥人,它的巨手一合,已经是将那骷髅的头颅拍的粉碎。
双方惨烈拼杀,残骨碎泥满天飞溅,泥人和骷髅僵尸相继毁灭,谁也没有占上风,最终落得个两败俱伤的场面。
整个荒林空地尽是枯骨腐肉和无数碎泥,看上去狼藉不堪。最后剩下一个骷髅还勉强向大汉走去,却被大汉一道劲气击溃。
箫声与鼓声几乎同时停止。
只听白袍女子“咯咯”笑了起来,道:“罗年贼子,最终还是我略胜一筹,我看你们盘乾族还是别挣扎了,任我绫箫族处置,或许我们还会给你们留点香火,否则……哼,你们注定是全族被诛灭的下场。”声音娇媚,语气却是阴冷狠辣无比。
“呸!”罗年吐了口吐沫,狠狠道,“你们这些该死的绫箫族,论实力连我盘乾族一成都没有,若非阴谋诡计厉害,早该灭了。想对付我盘乾族,再一百万年都休想。这天下也容不得你们,我族迟早会将你们全部清除。云玲小丫头,现在就给老子拿命来!”
云玲大怒,厉声道:“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
罗年怒目而视,喝道:“老子今天就灭了你,看谁才是那三脚猫!”猛地大呼一声,庞大的身子霍然站起,巨掌猛一击鼓。
那小鼓竟像是充了气一般,骤然大了一倍,浑身发出黄色光芒。随着黄色光芒越来越盛,大汉脚下的泥土再次翻滚涌起。
云玲见此,冷笑道:“终于要使出绝招了是吧?在本姑娘面前竟敢招出本命土灵。这次就算不杀了你,也要灭了你的本命土灵,让你这前辈子的修为全部泡汤,你们盘乾族根本不配拥有召唤的修为。”说话间,她白袍飘扬,挥箫而动,风入箫洞,立即发出尖锐的声响。
随着箫声的厉响,地上的枯骨腐肉突然飞了起来,竟是齐聚空中,在箫声中积压在一起。
“你不也是以本命术来拼斗?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呢,这次就让你有来无回。”罗年大喝一声,脚下大片的泥土骤然如泉喷冲起,在空中“轰”的炸开,大部分碎泥分散抛落在地上,空中尽留颜色最鲜艳的金黄色泥土。
罗年再一击鼓,那些金黄色泥土围着那黄鼓飞旋起来,每飞一圈就近鼓一分,一旦触到鼓身,就“嗦”地贴了上去。很快这些泥土就牢牢地粘在鼓身上,越积越厚。最终鼓身上的泥土已形成一个巨大人形模胚。
“呔!”罗年厉声叱喝,第三次击鼓,这次却是以右手作鼓,却也是击出了响亮的鼓声,这鼓声沉稳中带着一丝爆炸力,直震人心。
人形泥胎闻到鼓声,全身一震,从体内的鼓中发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这光芒透泥而过,竟仍十分刺眼。这光芒很快收回覆在人形泥胎上,似乎形成了泥胎的皮肤,最终出现了跟人有八成像的四肢五官。甚至睁开眼睛,里面还有眼珠,只是这眼珠是褐黄色的而已。
一个全身金黄如穿上金甲的黄金泥人终于形成,看泥人双眼中还有凛然神光,跟罗年有几分相似。
而这边云玲变化的声势也不比罗年差,因箫声飞起的枯骨腐肉不断凝聚挤压,因此而崩出无数烂肉碎骨。
骨肉极限积压,也形成一个高大的人形肉胎,体内以坚如金石的压缩骨架支持,全身的血肉都成了晶体,脸上如石磨,没有五官特征,四肢如棍棒僵直而没有手脚趾。
云玲咬破舌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洒在那肉胎之上。鲜血迅速地渗入肉胎体内,瞬间遍布全身,肉胎的五官逐渐隆起或凹下,显示出来,四肢也开始弯曲,产生部分手脚趾。
最终肉胎成了一个全身血红,眼睛灰白,却有着青蓝獠牙的“人”,不过更像是一个僵尸,只是比普通的僵尸更加强悍和诡异。
蔡晟早就看得呆了,他虽然开始修真,但这样的震撼场面他还真没见过,单是见识两人召唤本命法术的情景,他一趟已是来得不亏。
洞箫声和大鼓声再次响起,带起浓浓的杀伐之声,血色僵尸怒目射出精光,身体突然凌空跃起,还在空中,一拳已然轰下。
那凛冽的风声将地上的枯叶带起,飞旋在空中。黄金泥人大吼一声,一只右手挥出,泥手瞬间延伸出去,居然是毫不示弱的与那血色僵尸以攻对攻。
轰的一声,无匹的劲气在四周扩散,大地似乎都被震动了,以两只怪物为中心的地面上,顿时出现一个血红色的气罩,气罩不住的激荡,形成强大的风旋,大地被风旋刮出一个大坑。
血色僵尸被震开,它双手展开,身上红光大盛,无数的怨灵犹如利箭一般疯狂射出,血色僵尸跟随而上,双手挥舞中一个巨大的血色骷髅图案,朝着黄金泥人当头罩下。
黄金泥人突然一脚顿在地上,身前的泥土瞬间弹到空中,形成一面土墙,阻挡着怨灵疯狂的吞噬,对于血色骷髅,黄金泥人可不敢怠慢。
它的左臂突然断裂,随即甩出,黄金芒眨眼间穿进骷髅土图案中,时间似乎凝滞了,只见一阵光芒闪现,那血色骷髅的表面迅速的被蒙上了一层褐色的泥土。
“嗷!”黄金泥人大叫一声,那血色骷髅龟裂着化做尘屑在空中四处消散。血色僵尸身上的红光迅速的消退了许多,刚刚的一击,两个怪物都是受了重伤。
血色僵尸并不甘心,它摇晃着脑袋,嘴里的獠牙瞬间露出,曝的一声,它整个的身体消失不见,下一刻,黄金泥人的周围突然被血色雾气所包围。
一阵强烈的腐蚀味道散发出去,黄金泥人身上的肌肉开始不断掉下,露出里边森森的白骨。泥人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它忍耐良久,直到浑身只剩下白色骨架的时候,一掌探出,骷髅手掌在血雾中收拢。
一阵惨叫,血雾开始急速的收缩,下一刻,血色僵尸站在了泥人的身前,只是它的胸膛已经被泥人洞穿,骷髅手掌瞬间收回,一颗紫色的心脏在骷髅手掌上扑通扑通跳着。
血色僵尸一掌拍在泥人的骷髅头颅之上,却终究抵挡不了心脏被捏碎的命运,那是它的致命弱点,心脏毫不犹豫的被泥人捏碎,一团青烟散开,消于无形。
泥人的骨架寸寸碎裂,变成粉末,还没落地,就被风吹散,血色僵尸不甘心的望着天空,浑身化做血雾,却是再也无法凝聚。
噗噗两声,云玲和罗年几乎在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借音操物,两人拼的是半斤八两。
两人互相怒瞪一眼,忽然全都舍弃了自身的洞箫和大鼓,飞上空中,竟然是拿出了身为修真者的真正本领进行相拼。
云玲招手,释放出自己的飞剑,云罗剑,那是一把木属性的飞剑,接近灵器的等级,内有乙木之精,飞剑一出,周边的树木纷纷摇曳起来。
罗年的法宝却是一根奇异的棍子,名为刺龙棍,棍子呈半圆形,上面布满无数尖锐的倒刺,一条黄龙图案在棍子上栩栩如生。
云罗剑凌空飞出,蔡晟只感到天空一冷,无数的雪花如同花瓣一般开始落了下来,那云罗剑化成三道白光,朝罗年攻去。
罗年将刺龙棍握在手心,口中默念咒语,“在天刺龙,起。”随即刺龙棍呼啸着飞上天空,化做一条浑身带刺的盘龙,一个尾巴朝那白光扫去。
一阵金属交鸣的声音传来,白光瞬间飞回,云玲眼中射出寒芒,她伸指在云罗剑上一滑,顿时将自身的鲜血流在了上面。
“云影天罗,现。”只见云罗剑白光大盛,瞬间直冲云霄,下一刻,天地突然阴暗下来,蔡晟骇然,只见头顶的天空,一张雪白的光幕开始落下。光幕分成无数的小孔,以无数的光刃所连接,不时的闪着红光,带起一股血腥的味道,散开。罗年脸色大变,想要招回法宝刺龙棍已经是来不及了。
盘龙瞬间被光幕所笼罩,它咆哮着,光幕当中掉下无数的光刃,不断的切割着盘龙的身体,空中一片片的龙鳞落下,落在地上,落在蔡晟的面前却是化做了倒刺。
罗年心疼法宝受损,更不愿在死敌面前认输,他双手交叉,结成一个奇怪的印结,随即印结飞起,形成一道光柱,将盘龙和罗年自身连接在了一起。
罗年不停的输出真元力,支撑着盘龙破开云影天罗。盘龙身上白光大盛,剧烈挣扎,轰的一声,一道光芒在空中爆炸开去,罗年和云玲纷纷吐血飞出。云玲仰面仰跌,在地上滑行,被树干阻挡才停了下来。
(希望大家加飘渺一族群:21402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