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冷雨千罩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冷雨千罩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回到凌原市,蔡晟将荣秀丽先安排在自己的家里,随后他直奔周敏家而去。
在去的路上,蔡晟眼皮老是跳,跳得他心烦意乱,心中念及周敏的伤情,更是牵挂,脚下更急,连闯了几个红灯。几个路口车祸连连,无数车辆拥挤在道中央,喇叭汽笛乱成一团。车主们跳着脚彼此指着鼻子破口大骂,质问对方是怎么开车的,而肇事者却早已经在一片嘈杂声中,轻舟已过万重山了。
将近周敏家,蔡晟远远只见几个西装革履的彪形大汉聚在门口,眼光巡视着过往路人,一脸凶悍。
蔡晟心中一凛,继而想到会派打手来周敏家堵门的除了陆天川再无他人,顿时心中烧起熊熊怒火,几步冲了上去。
“喂,什么人?别乱闯!”一人看到他喝道,另有一人拦住他。
蔡晟怒道:“滚开!”随意一挥,一股大力涌出,已将拦截之人击倒。
几个打手一看是找茬的,二话不说,将蔡晟围上,拳脚齐上,便要制住他。但是蔡晟现在已非普通人,修真小成的他岂会怕这些普通的打手?他冷哼道:“找死!”双手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弹起,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蔡晟已经是如闪电般冲进了人堆。
下一刻,蔡晟已经到了门口,身后几人保持着怪异的姿势纷纷抛跌,竟然无人阻的了他片刻。身后几人呻吟一声,竟然是悍不畏死的冲了上来。
蔡晟担心周敏,眼睛寒芒闪过,打算结果了他们。
这时,房门却“吱呀”一声打开了,华文山大步出来,看到蔡晟和倒地的打手,讶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打起来,害得我还以为是什么敌人呢?”
一个打手委屈地道:“我们是问他是什么人,谁知他二话不说,就开始动手了。”
蔡晟指指满地慢慢起身的人,“咦呀”了几声,尴尬地问道:“华大哥,他们……是你的手下?我还以为是陆天川的人呢。”
华文山呵呵笑道:“误会误会,他们只是我的手下。”说着挥手让手下人退去,一边拉着蔡晟进了屋去。
蔡晟匆匆进门,看到了是全身裹满绷带的周敏半躺在床上,急得慌忙跑上去,问道:“小敏,你怎么样,没事吧?”
周敏努力睁开肿痛的双眼,两只眼都包子一样了,骂道:“我没事,那帮龟孙子,打得老子好痛。我周敏不报此仇,誓不为人!啊哟……呀……好痛……”
华文山笑着道:“蔡兄弟,你不用担心了,这小子真没事,就只是皮肉伤,不过看起来样子够惨的,当然也很痛。”
蔡晟还是不放心,用真元力给周敏检查了一遍,果然没什么问题,至于身上的伤就不是真元力能够疗好的,主要是修为不够,只能慢慢修养了。
蔡晟气道:“看来他们是存心整你的,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
周敏怒哼道:“那天我回家,谁知路上碰到了十几人的埋伏,妈的,其中一个人很厉害,我用真元力也对付不了他。我打倒几人,自己也被打成这个样子了,走之前,一个家伙还叫我识相点,别为了一个女人自己找罪受。”
蔡晟心想,这次周敏大难不死,也是他的福分,看来并不是埋伏他,而是巧遇或者周敏主动去找人家的事……但周敏还在病榻之上,他索性在这事上装糊涂,不去责问究竟是谁的原因。他点头道:“在这个市里,好像没什么人跟你有仇,就是那天你讽刺了陆天川,除了他没别人。哼,这个家伙抢了你的女朋友还来显摆,现在竟还敢对你下手,我饶不了他。”
周敏又道:“老大,您千万别大意,华大哥看了我的伤情,说是真正伤到我的有修真者的痕迹,而且普通人能伤到我的不多。换句话说,很有可能盛业集团与修真者也有一定的瓜葛。”
“真的?” 蔡晟不由一惊。
华文山点头道:“不错,那伤势只有修真者才能做出。”
“如果那个盛业集团也有修真者的话,事情就麻烦了,我们不能莽撞行事!” 蔡晟皱了皱眉,毅然道,“这样吧,今晚我去刺探一下盛业集团,先看看他们的虚实再说?”
华文山闻言不由佩服他的胆量,但还是立即摇头道:“不行,如果盛业集团真跟修真者有瓜葛,那里就是龙潭虎穴了,你要去十分危险。”
蔡晟紧捏拳头,道:“不管那里有多危险,我都得去。我绝不能容忍自己的兄弟被人伤害,他们胆敢打伤周敏,就得让他们付出代价。”
“老大……”周敏有些感动,可惜浑身的伤痛阻止了他冲动的动作。
华文山道:“你有这个心就够了,盛业集团勾上修真者,其实力之大,不可小觑,你去太危险了。还是我去吧,你留下保护周敏就行了。”
蔡晟否决道:“这可不行,怎么能让华大哥冒险,一定得我去。”
看两人争执不下,周敏想了想,插话道:“你们别争了,我倒是有个办法。不知道你们听是不听。”
“好了,少废话,有屁快放。”能这么说周敏的,也就蔡晟。
周敏躺在床上,白了蔡晟一眼,说道:“我的办法是,干脆你们先较量一番,谁厉害就听谁的。”
蔡晟和华文山对视一眼,华文山笑着道:“好,这倒是个办法。”
蔡晟知道华文山笑里的那层意思,当下也笑了笑,说道:“华大哥,正好我也想让你看一看我近来的收获。”
华文山对蔡晟气定神闲的态度暗感惊讶,松了松筋骨,淡淡说道:“我能留情,只怕我们的敌人不会对你留情,闲话少说,还是让我见识见识你的修炼成果吧。”言下之意,自然是说只有过了我这关,我才准你去。
蔡晟躬身一礼,沉声道:“华大哥,得罪了。” 两人在屋中布了一重结界,这才开始,对于华文山,蔡晟是不敢怠慢的。
两人境界相差不多,一个是在忘融初期,一个在后期而已,论经验华文山可就比他丰富多了。蔡晟并没有马上发出灵器十鼐天菱,有时候适当的使用它反而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蔡晟身体突然晃动,化做一道流光冲上去,一拳轰出,真元力在拳头之前形成一个剧烈旋转的旋涡,要将人吞噬。
华文山双眼微闭,他挺立原地,也是一拳轰出,噗的一声,一团强光在两人之间亮起,随即陨灭,蔡晟向后滑退,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华文山立在原地,身体剧烈的摇晃,却是终究没有挪动脚步,两人一番功力的试探,却是分出了高低,蔡晟到底年轻,火候上自然不敌。
只是蔡晟并没有丧失信心,华文山的强悍反而是激起了他全力争胜的念头,他不在保留,微微一笑,道:“华大哥,小心了,十鼐天菱,出来吧!”随着蔡晟的喝声,他张开手掌,一点蓝色的光芒在手中出现,十字的菱形横空出世,一股庞大的威势扩散开去。
“灵器”看着一圈一圈的蓝色光芒荡漾开去,华文山终于色变,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蔡晟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居然拥有了一件灵器。
他腰背一挺,头顶上冷芒一闪,却是跳出了一柄森冷的飞剑,飞剑只有一指长,却有两指宽,这是华文山随身常用的冷离剑,以寒鄂石加上千年冰晶魄修炼而成,寒属性,威力非凡。“冷雨千罩,散。”华文山释放灵诀。
飞剑破空,形成点点的绿芒,在空中洒下。空中充斥着锐利的啸芒。蔡晟双手举起,十鼐天菱在身前成为十字张开,如同十字架一般,将那啸芒全部挡下。
一阵丁丁当当的密集响声后,蔡晟发动了了反击,他腾身而起,十鼐天菱在他头顶形成一道巨大的蓝刃,凌空斩下。
那呼啸的风声,让华文山衣袂飘飞,他睁大了眼睛,从没见过修真者把法宝当大刀使的,顾不得多想,他的身形拔起迎了上去,飞剑后发先制,挡在他的身前,形成一个鼓荡的光幕。
他倒要看看这个灵器到底有什么庞大的威力,蔡晟的嘴角涌出兴奋的神色,十鼐天菱突然变化,发出一股强大的吸扯力道,华文山大吃一惊,眼见十鼐天菱成为了一个吞噬的旋涡,自己哪能往上撞啊!
当下,他凌空变招,飞剑转折,撤掉光幕,反而是布下了层层的禁制,用来阻挡旋涡的吸力,十鼐天菱依旧落下,却是突然缩小成一个拳头大的尖锐光点。
以点破面,呼啸着冲破华文山的层层禁制,华文山大为惊讶,怎么也无法想到,蔡晟对于法宝灵器的掌控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他不愧修行五百年,动念间,飞剑瞬间撤回,竖在他的身前,叮的一声脆响,十鼐天菱与飞剑正面相撞,那一幕瞬间定格在了空中。
只见华文山双眼冷然,往后飘退,身前,十鼐天菱的一个十字尖顶在飞剑正中,不住的旋转,劈啪一声,冷离剑开始出现了一个裂缝,随即裂缝瞬间扩大,整只飞剑在瞬间如同玻璃碎片一般从空中落下。
华文山在冷离剑破灭的瞬间,挥手闪电拍出一掌,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奔涌而出,却是将那天菱拍离了原来的位置。
华文山借力一个翻身,却是稳稳落在了地上。
蔡晟骇然,想不到冷离剑如此不堪一击,当下,他连忙收回十鼐天菱。华文山望着一地的碎片,心中不是滋味,冷离剑跟随数百年,却在今天毁掉,他多少有些不舍。
蔡晟过意不去,正要上前安慰,却见华文山抬头,瞬间恢复过来,他拍了拍蔡晟的肩头道:“好小子,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此话当真一点不价,老哥心服口服,你知道吗?你的长进并不在于你拥有了这件灵器,而是因为你懂得了随机应变这四个字的真谛,当然,还有你的勇气,同样令人赞赏。”
蔡晟都不好意思了,他挠挠头,感激的道:“蔡晟能有今日,离不开华大哥之前的教导,倒是毁了大哥的法宝,我心中不安。”
“说哪里话,你我兄弟一场,区区一把飞剑能够见证你的成长,我高兴都来不及呢?”华文山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禁制。
“两位大哥,你们实在是太厉害了,老大,你什么时候也给我找件这么好的法宝啊!”周敏躺在床上两眼放光道。
蔡晟微微摇头道:“这个十鼐天菱本是巧合所得,再说,这等天材地宝,最讲机缘,万万强求不得。”说着,他便将自己这一趟回家旅程所发生的事情大概的讲了一遍,
“原来如此,老弟这一趟回去,也可算的上是九死一生了,尤其是那玉真子,你有如今的修为,也算是你大难之后的回报了。”华文山感慨道,他暗自点头,以蔡晟的机缘遇合来看,他日定然非池中之物。
蔡晟可没把过往的事情记在心中,他认为,人始终要向前看的。
走到周敏的跟前,他抓住周敏的双肩,暗中将真元力渡进周敏体内。两个人的真元力在周敏身体里会合,竟如水**融,丝丝相扣,就像是一个人的真元力。蔡晟不但没有耗损真元力,反而是得以恢复。
周敏得到来自蔡晟的真元力,身体表面瞬间冲出一层流光,覆在表面,几点刺目白光闪现,不住流动,好像在修复着周敏的伤势。周敏也停止了大呼小叫,满脸惊讶地看着自己身体上的奇迹。
“仙羽齐天录果然是好东西。你们俩修为增长得如此之快,实在令我这样的老骨头汗颜啊。”华文山不得不再次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他这么快就被推到了沙滩上。
周敏也道:“老大,你千万要小心啊,我的仇报不报不是大事,若你出事,那就是将陆家那些家伙全扔到海里喂鱼,也没用了。”
华文山微笑不语,看着两兄弟幽默地嘻笑,俩小子好得如同穿同一条裤子。适当时候,他对蔡晟道:“以你现在的能加上这个威力奇大的灵器之助,陆元起那边你尽可去得,即便不敌,我相信也没人可以困得住你。只要摸清他们的底细,他们就玩不出什么花样来,咱们也好安排计划。不过你也要小心,他们并不容易对付。”
蔡晟点了点头,见周敏伤势恢复,而自身真元力也几乎恢复如初,淡笑道:“你们放心,我会很谨慎的。我这次又不是明打进去,我想偷偷潜入还是没问题的。”
夜晚的郊外,显得安静异常。月色淡远,竟有着一种凄凉。
微风轻轻摇动树梢,水流缓缓流淌过桥下。
一个人影飞快地穿梭于丛林与小路间,一会而跃上树梢,一会儿踏过小河,矫健且无声的身影,似猎豹一般,迅速消失在远处的夜色里。在经过一个荒林的时候,那个人影似乎感到一点异样的气息,似乎有一声沉沉的鼓声从里面传来。但他没有多想,一心赶往目的地。
转过一道山坡,远远望见对面山腰上,几点灯火如星光闪烁。
“看来就是那里了。”人影略一打量地形,夜色显出那人面容,正是蔡晟。蔡晟操纵真元力,在树梢与峭壁上连连弹跳,赶往那别墅而去。
根据华文山提供的方位,蔡晟找到这座庞大的别墅。站在别墅外的一棵大树之上,向别墅里眺望。蔡晟看见别墅并不像想像中的那样灯火通明,相反,十分的安静。安静里,隐隐有股阴森气,在别墅里弥漫。
他发现这别墅表面上毫无防范,但暗中监视器和隐桩遍布整个别墅,防卫其实很是森严,常人恐根本无法偷入。
即使蔡晟自负修为,想潜入别墅也是不易。他不敢有丝毫大意,借着夜色,潜伏到别墅的侧面围墙下。这里是整个别墅防御最薄弱的地方。
凭蔡晟的修为,黑夜已不能阻挡他的视线。待到两个摄像头都转到另外一面时,形成一个盲点的时候,他翻身跃入围墙,然后弯身轻松越过灌木丛,俯身在树荫之下。此时前面小径上刚好两个守卫走过。
蔡晟还不能出去,因为前方还有个摄像头对这那条小径的。他等摄像头低下的时候,轻跃而起,借真元力半空一翻,已过了摄像头监视范围。
落身处,便是小径尽头的草地,这一带倒是没摄像头监视。蔡晟正待继续前进,灵觉突生,身子陡然一移,堪堪避过来自侧面的劲气。
蔡晟连退两步,转身戒备。
一个面容消瘦的中年人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森然目光阴冷地盯着他,阴沉地道:“小辈鬼鬼祟祟,敢在这里撒野,还不给我束手就擒?”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蔡晟知道此人能在出现之时才被自己发觉,其修为定是不弱,但他先前一战胜过华文山,信心大增,怎么会怕他。
中年人冷哼一声,骤然出手,那手乌黑,如同枯爪一般,一团黑色的光芒在他身前散出,一团红色的火焰瞬间形成,朝蔡晟罩下。
“破杀,灭。”蔡晟低喝一声,十鼐天菱在他手掌延伸,一角砸在了火焰之上,灵器上的蓝芒威势急剧散开,噗的一声,那火焰瞬间被击散,化做点点红芒在空中落下,消逝在暗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