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十鼐天菱
章节列表
第十章 十鼐天菱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随着与十鼐天菱的心意相通,关于十鼐天菱的三种用法,也一起出现在了蔡晟的脑海,蔡晟只有先将这三种用法熟记,然后稍微的熟悉一下,打算找个真正的机会在去试验一下,在这里要试验的话,搞不好要把房子给拆了。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眨眼天就亮了,蔡晟伸了个懒腰,感觉到一晚的时间到底没有浪费,事实上,他每一天的修炼都在进步,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托了仙羽齐天录的福,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是蔡晟这许多年来过的最快乐的时间。
他也知道离别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下一次回来,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这几天,他一有空,就用真元力帮父母打通全身的经脉,这样做的好处至少能够延长两人几十年的寿命,第八天,蔡晟带着荣秀丽在父母的深情注视下,踏上了回城的路途。
他必须要回城一趟,将秀丽的事情安排一下。
黑夜降临,那黑暗无边,吞噬着大地,大巴还在半路上就停了下来,原来是前面的路段发生了一点坍塌,施工队正在抢修。
坐在蔡晟身旁的荣秀丽不知道什么是时候已经睡着了,车门打开,有些乘客下车透气去了,蔡晟也下了车,自从修真之后,他的眼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他打量了一眼这一片路段。
路段的右旁是百米高的深崖,左旁则是一片茂盛的树林,隐约可以看见一条小路通往密林深处。
此时的山林中却无端的升起一股白雾,外人看来似乎没什么特别,蔡晟却知道这白雾不同寻常,首先那白雾聚而不散,其中隐隐夹杂着一抹妖艳的红色,其次,林中的飞鸟成群飞出,显然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雾气越来越多,将山道弥漫,一股血腥的气息在林中飘出,伴随着几声隐隐约约的惨叫,蔡晟脸色一变,望了身后的大巴一眼,却发现它居然消失在了白雾当中,自己的身前左右,除了那密林之外,似乎再无出路。
犹豫了一下,蔡晟终于是踏进了密林,奇怪的是,这里的景物十分清晰,及肩的野草在这里随处可见,穿过一条小溪,蔡晟发现前面交叉着出了三个岔口,他犹豫了一下,发现正中一条,有着野兽的脚印,当下,他踏了上去。
这纯粹是一种直觉,走不过百步,蔡晟眼前的白雾更浓了,并且身前的白雾居然有着一股弹力,似乎在阻止自己的前进。在他的脚下,赫然躺着几具尸体,看那衣着,赫然是之前与自己一起下车的人,几个人的身体干枯,身上似乎失了精血,加上血肉模糊,几乎无法分辨。蔡晟大为骇然,心里多了一分戒心。
“难道这是一种禁制不成?”蔡晟惊讶的道。他试着按照仙羽齐天录中的记载,单手探出,按在禁制之上,身体内的真元力产生旋涡,将禁制吸扯过来。
随后蔡晟迅速的将真元力断开,禁制仿佛皮筋一般的反弹,将蔡晟吸入,下一刻,蔡晟进入了禁制当中。
一声巨大的兽吼,一道黑影狭着劲风朝蔡晟扑来,蔡晟本能的闪身躲过,“噗”的一声,他身后的一棵巨大松树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爪洞。蔡晟惊魂甫定,这才看清楚那是一只凶狠的怪兽。
它的体形修长,将近两米,通体乌黑,浑圆的脑袋上,一双三角眼射着寒光,那张开的大嘴中,锋利的獠牙闪闪发光,一条细小的尾巴迎风摇摆。
这家伙与黑豹有些相似,却又比它庞大和厉害多了。蔡晟恍然,禁制外的尸体赫然是这只怪兽的杰作。
那怪兽狂吼一声,震的山林瑟瑟发抖,随即它的身体扑了上来,前爪冲着蔡晟凌空罩下。
那凌厉的爪风,让蔡晟不敢怠慢,他身体轻移一旁,一拳轰出。谁知道那怪兽在空中依然灵活,它的尾巴随即摇起,如同鞭子一般打在了蔡晟的手臂上。
蔡晟一个旋身,跌倒在了一旁的草地上手臂上一阵火辣的疼痛,抬眼一看,居然是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伤痕。
蔡晟顿时大怒,顾不上咒骂,就地一滚,躲开了怪兽的另一次攻击,“哗啦”一声,蔡晟的身体接触到了一堆白骨,还有一些腐烂的肉屑。
这些动物显然都是丧生在怪兽的手中的,蔡晟凌空跃起,真元力运在左手,一掌朝那怪兽击下。怪兽怒吼一声,张口突然喷出了一道烈火。
蔡晟下意识的将脸护住,人虽然没有事,衣服却不可避免的被烧了几个大洞,蔡晟身体下落,对怪兽的实力不得不重新做了一番评估。
一人一兽立在土地上,面面相觑,蔡晟眼珠一转,嘴角流露出了一丝笑意,他抬起右脚狠狠的顿在了地上,真元力透底而出,将怪兽身前的土地震的碎裂开去,怪兽控制不住的身体飞起。
蔡晟身体一闪,在原地消失,下一刻,他的一拳已经结实的轰在了怪兽的腹部,真元力喷涌而出,潮水般冲断怪兽体内无数筋脉,那怪兽惨嚎一声,身体飞出,狠狠的撞在了一棵古松之上,掉了下来。
怪兽一个翻滚就站了起来,身体再次扑上,蔡晟也发了狠劲,隔空一拳再次轰出,一道白光离拳飞出,却是轰在了怪兽的脑袋上。
怪兽被拳劲轰的一个凌空翻滚,依然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只是头颅已然塌陷了进去,蔡晟大为骇然,难道怪兽受到如此重击,还能再战不成。
正想着,怪兽的眼神突然涣散,一阵劈啪的骨骼声音响起,整只怪兽的身体突然软了下去,成为一滩烂泥。
受了蔡晟两拳,它的浑身骨骼以及五脏六腑都已经粉碎,之前的强悍不过是强撑着而已。蔡晟舒了口气,沿着小路继续前行,这里的情况十分诡异,那只怪兽的力量显然已经超出了凡人所能理解的范围。
眼前的景物瞬间变的清晰起来,拐过一个山角,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山坡,山坡下是一个石洞,周围山石陡峭,石洞中隐现光华。
随着蔡晟的到来,一个粗豪的声音从石洞中透出,“是哪位道友光临此地?玉真子有失远迎了。”蔡晟心头一愣,随后惊讶道:“在下蔡晟,无意中进入此地,打扰此处,还请玉真子前辈原谅。”
果然是个修真者,蔡晟的心头有些惊讶,却也有些欢喜。“哦!原来是蔡道友啊,请进。”那修真者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无法掩饰的兴奋。
随着蔡晟的进入,只见石洞中光芒大盛,蔡晟一见之下,大吃一惊,只见洞中坐着一个身形瘦削的老者,他一身道士打扮,身着青衣,脸上惨白,眼睛深陷,仿佛与那骷髅差不多。
他身前的地上,躺着几只飞鸟的遗骸,看着那人双眼精光闪烁,明显的境界要比自己高多了。
见到蔡晟进入,玉真子眼睛瞬间注意到了他手臂上的伤痕,他的眼神凝固了一下,随即堆笑道:“蔡道友修为不错嘛!年纪轻轻就有了忘融初期的境界了啊!”
蔡晟连忙客气道:“哪里,还是前辈修为高强,晚辈可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啊!”“我这算什么,不过是比你高一个境界,辟尘初期而已,你也知道修行境界是不进则退,我停留在辟尘境界已经几百年了,若是再没有寸进,恐怕离死亡也是不远了。”玉真子说到这里,重重的叹了口气。
“怎么会这样呢?那前辈想到突破境界的方法没有?”蔡晟疑问道,想到日后也许自己也会碰到这样的问题,他连忙虚心求教道。
玉真子诡异的笑了笑道:“我知道一种叫做吸灵大法的,通过吸收天地灵气转化成真元力,便可突破原先的境界,只是天地灵气太杂,还需要过滤,时间太过漫长,常使人心浮气躁,你看,我还用这些飞鸟的鲜血来镇压自己的浮躁呢?”蔡晟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修真还要杀生,这与仙羽齐天录中的记载完全不符啊!
正要继续询问,却见玉真子说道:“不过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有了蔡道友帮忙,我的境界突破将变的指日可待了,只是不知道蔡道友愿意帮这个忙否?”
蔡晟下意识的回答道:“玉真子前辈不要客气,若有能帮的上忙的,但说无妨。”玉真子哈哈大笑起来,随即屈指弹出,一道黑色的光点迎面飞出,到了蔡晟面前的时候,光点突然爆散开去,形成一张大网,将蔡晟牢牢的罩住。
蔡晟大意之下,顿时受制,他意识到自己上当了。那黑网显然是一件法宝,它也不紧缩,犹如一个钢铁的牢笼一般,任凭蔡晟如何的使劲,也是无法动摇分毫。蔡晟怒声道:“玉真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私自闯入我的修行领地,擅自杀害我的守护灵兽黑獐,你已经犯了我玉真子的大忌。”玉真子收起之前道貌岸然的脸色,阴笑道。
“黑獐?”蔡晟终于明白了刚才那只怪兽的来历,却原来是修真者所圈养的灵兽,难怪那么厉害。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蔡晟情知无法善了,他淡然的道:“那只黑獐危害生灵,死有余辜,我不过替天行道。阁下打算如何处置我呢?”
玉真子从未料过已经受制的蔡晟居然如此强横,他气急反笑道:“我要怎么样?只要我吸干你的真元力,我的修为必然可以突破瓶颈,这样,也不枉费我那黑獐白白丧命了。”
蔡晟顿时骇然,如此邪恶之人,居然也算的上是个修真者,事实上玉真子也确实算的上是一个邪派的修真者。
他少年时曾无意中得到一过一本残缺不全的修真典籍,有如今的修为,全靠他自己摸索和试验,并无任何人指导。
不可避免的,他违背了正常的修真之道,走上了一条邪路,在他认为,只要能够提升修为,任何手段都是可取的。
蔡晟冷笑道:“你以为我会束手待毙吗?”“你反抗又能如何,我这聚锨网乃是千年黑冰蚕丝和禹山泥所炼成,即便是元婴期的修真者也难以挣脱,你就死心吧!”玉真子嘲笑着,身体已然飞起,他头下脚上,一手按在聚锨网上。
与蔡晟对接,一道粉红的光芒在玉真子的手中透出,聚锨网瞬间收缩,附在蔡晟的身上,一瞬间,蔡晟只觉得身体内的真元力如同被抽水一般,流淌而出。
玉真子的身体开始一缩一涨,浑身青袍飘扬,惨白的脸色开始变的红润,吸灵大法已经去全面展开。
蔡晟的头脑清晰无比,情知这是生死关头,若是这么一点点的吸取,自己迟早要完蛋,倒不如冒个生死大险,索性……
蔡晟心里想着,全身真元力喷涌而出,玉真子果然难以承受,闷哼一声,身体弹出,连带着,他将那聚锨网也带起了一点。
蔡晟俯身闪出,脱离了聚锨网,他剧烈的喘息着,刚刚的一会儿功夫,他的真元力就去掉了三分之一,玉真子没想到蔡晟居然来这么一手,失策之下,反倒让蔡晟脱离了他的控制。
他飘身落地,阴冷的道:“既然你要选择死,那我就成全了你。”既然无法吸收真远力,那么蔡晟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
他自然不甘心放蔡晟离开,他凌空击出一掌,一股血腥的气息率先而出,那气劲在空中形成一只巨大的血骷髅,朝蔡晟罩下。
蔡晟脸色凝重,他的双手弹上半空,十指交叉划出,一个闪着白光的十字图案印在了骷髅之上。“轰”的一声,洞中劲气飞扬,那血骷髅和十字图案一起消失。玉真子大为惊讶,想不到蔡晟举手之间就破了自己的血骷手。
当下对蔡晟不禁高看了一分,蔡晟此时却是暗暗叫苦,他刚才发动了仙羽齐天录中所记载的十荐诀,虽然一举破掉对手的攻势,但也再次损耗了真元力,下面的激战恐怕更为艰难了。
玉真子再次扑上,他扬手抛出了几张符咒,空中一下子暗了下来,无数的凶灵魂魄飞出,朝蔡晟扑去,那都是玉真子多年以来所残杀的一些人兽的魂魄,被他修炼之后,强自封禁在灵符中,名为招魂符。
玉真子随即弹出了自己的飞剑,将真元力聚集在上面,打算与凶灵双管齐下,务求将蔡晟一举击杀。
耳中都是那凶魂鼓噪的声音,勾人心魄,蔡晟可不敢让自己的凶魂附体,他可不想变成行尸走肉。尤其可怕的是玉真子身剑合一,不时的环绕在蔡晟的四周,随时可能给他致命一击。
蔡晟终于坚持不住,护身的真元力越来越薄弱,他出现了一丝破绽,玉真子何等眼力,当下手中飞剑光芒大盛,已经是从破绽中攻进。
周围的凶魂也是呼啸起来,直要将蔡晟所吞噬。蔡晟凝神静气,聚集了所有的力量,然后大吼一声:“天菱,破杀!”
只见他的身体之内,一团蔚蓝色的光芒闪出,一个巨大的十字围绕着蔡晟如螺旋一般的剧烈转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正是蔡晟一直所隐藏的灵器法宝,十鼐天菱,在最关键和最适当的时机,蔡晟终于是将它招了出来。
十鼐天菱的四个菱角卷起令人粉碎的旋涡,“灵器!”玉真子骇然,发现情况不对,想要抽身时,却哪里能够如愿,蔚蓝的光芒将他与周围的凶魂一起卷了进去,却是连一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叫出。
“轰”的一声爆响,整个石洞的顶上都被炸了开去,将天空露了出来,石屑漫天飞扬,如雨般掉落。
好半响,光芒才消失,蔡晟凌空虚浮的身体“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石堆上,十鼐天菱在空中盘旋着,划出一道弧线,消没于蔡晟的身体之内。
好半天,蔡晟才呻吟一声,抹了抹脸上的尘土,他摇晃着站了起来,发动十鼐天菱最后一击,让蔡晟的真元力全部耗尽,此刻,身体跟散了架一般,酸疼无比。望着眼前的情景,蔡晟犹如在梦中,第一次,他真正实在的体会到了自己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力量。
苦笑着望了一眼身上,衣服跟乞丐差不多,在树林中的小溪中,蔡晟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这才走出林外。玉真子所布下的禁制一破,天空顿时恢复了清明,夜晚已然过去。
死里逃生的感觉真是美好,刚刚的那一幕场面,对蔡晟今后的修真成长,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回到大巴,路还未修好,蔡晟的狼狈归来,倒是让很多人惊讶起来,蔡晟只说自己贪图风景,进入树林之后遇上野兽了,这才成了这副样子,众人这才释然,纷纷称赞蔡晟运气好,同车还有几个人下车,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蔡晟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他舒了口气,哪敢照实说啊!
荣秀丽虽然疑惑,却也没有多问,对于这个大哥,她是越来越好奇了。马路终于修好,还在路上,蔡晟的手机就响了,上面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喂,蔡晟吗?你赶紧回来吧,周总出事了。”是周敏公司里上班的一个员工,蔡晟还记得他叫黄坚。
“什么?我在回来的路上,马上就到。”蔡晟震惊起来,接着他又冷静的询问了几个问题,这才挂断了电话。
旁边的荣秀丽直觉的感到出了什么事,当下问道:“出什么事了吗?”蔡晟摇摇头道:“不太清楚,到了再说吧!”说完,蔡晟陷入了沉思。
周敏居然被人打伤了,身上砍了几刀,以他现在坐照的修为,就算是十个搏击冠军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想了想,他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喂,华老哥吗?周敏受伤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在他的旁边,放心,有我在,他没事,这件事情该是陆家人干的,我正在调查此事,等你回来,我们再商量。”
“好的。”蔡晟挂断电话,舒了口气,有华文山在那边看着,周敏该不会有事情的,同时,他的心中也升起了一股怒火。
他没有想到陆天川居然真的敢对自己兄弟动手,等着瞧吧,我会要你们见识到我的厉害的,修真之后,蔡晟的越来越表现出坚强的自信和强者的风范,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必然过程。
荣秀丽在一旁听着蔡晟的话,明白到周敏是出了事了,她柔声道:“晟哥哥,不要生气,一切都会好的。”蔡晟拍了拍荣秀丽的嫩手,示意她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