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骸吸鬼
章节列表
第九章 骸吸鬼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一顿饭吃的虽有眼泪相伴,倒也是其乐融融。夜晚的星空在蓝宁镇显得格外的美丽,蔡晟从家里出来,悠闲的走在小巷里,没有几步,他就听见了一阵凄惨的哭声。
查看声音来源,正是来自那金花的家,蔡晟的脑中顿时浮现了一个清丽的身影,很多年没见了,谁知道再次的相见,却是在如此的一个场合。
推开那扇熟悉的门,蔡晟踏入了院子当中,一进入院子,蔡晟就感觉到了不太对劲,眼前的古老宅院显得十分的阴森可怖。
在蔡晟的眼睛里,空气中飘着一道道的蓝色丝线,蔡晟知道,那是来自阴物的阴气,眼前是一个宽敞的院子,尽头是灵堂,两根红烛在风中摇曳,灵堂前,跪着一个女子,正在低声的哭泣,满地的纸钱随风飘荡,卷起漫天的哀怨。
蔡晟一边观察着阴气的来源,一边朝那女子说道:“是秀丽吗?”连呼了两声之后,那女子才转过脸了,那是一张憔悴的脸。
她的五官十分的端正,雪白的肌肤,本身就是个美人坯子,在如今哀伤的衬托之下,更添了一份惹人心疼的怜惜。
“你~~你是谁~怎么没敲门就进来了?”荣秀丽的眼中充满了惧怕的神情,也是,一个女孩子家,刚死了母亲,还要一个人守着如此大的宅院,说不害怕就是假的。
蔡晟柔声道:“我是你晟哥哥,我回来了,你还记得吗?”“晟哥哥,蔡晟,你真的是你?”荣秀丽意外地道。
她眼中的蔡晟此时立在台阶之上,接近肩膀的头发在风中舞动,一双星目在黑夜闪闪生辉,月光下,他飘逸得似乎要乘风飞去一般。
“当然是我,小丽丽不会是这么快就将我忘了吧!”蔡晟微笑道。荣秀丽这下子可是信了,小丽丽这个称呼还是两人小时候的呢称。
“晟哥哥!”荣秀丽悲呼一声,顿时投进了蔡晟的怀抱,将他紧紧抱住,她的眼泪流的更急了。蔡晟拍了拍她的柔肩,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秀发,荣秀丽比她小两岁,很年轻,生命却让在这个年龄承受了太多的不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荣秀丽才停止了哭泣,她抬起俏脸,抽噎的道:“你怎么突然间就回来了。”“我也有好几年没回来了,也该回来了,谁知道一回来,就看见金阿姨出丧了,这不,吃完饭,我就过来看你了。”蔡晟回答道。
“我妈~我妈她死的好惨啊。”荣秀丽又失声痛哭起来。蔡晟正要安慰几句,却见空气中的阴气似乎受到牵引一般,朝后堂飘去。蔡晟感到事有蹊跷,当下,他慎重的拉起荣秀丽的手,道:“有点古怪,你跟我来,不要离开我的左右。”
荣秀丽见蔡晟神色凝重,当时被转移了注意力,她乖巧的点点头,更在蔡晟身后朝后堂走去。蔡晟的右手捏出一个符诀,真元力已经运集到了上面,随时准备应付着突发的事情。
后堂是一片小竹林。那是荣秀丽小时候,和她母亲亲手种下的。看到竹林,蔡晟的目光不由被竹林前的一件东西所吸引。
那是一面只有奇特的令牌,上下宽,中间窄,周围的阴气都在不停的聚集在上面,阴气围绕着令牌四周,不停的旋转,形成风旋,沙土被刮了起来,有点朦胧的感觉。令牌中不时的传出一阵阵细微的尖叫声,蔡晟感觉自己的心志都有点浮动,他大为骇然,这令牌是什么东西,居然有这么诡异的力量。
“啊!”荣秀丽虽然看不见阴气聚集的样子,但是却可以听的见声音,那声音仿佛是一支支的怪手,要将自己四分五裂,耳膜中都是那尖锐的声音,荣秀丽感觉自己都要发疯了一般。
蔡晟大吃一惊,差点忘了,荣秀丽只是一个普通人,当下,蔡晟伸出右手,在空中画出一道白色的弧光,“静心,破。”随之将弧光放出,那弧光围绕着荣秀丽将她整个的包裹,诡异的声音瞬间被隔绝在了弧光之外。
天空忽然间暗了下来,蔡晟抬头一看,发现那明月已经被一朵黑云完全笼罩了,“噶哈!”风旋中,阴气正在急速的汇聚,周围的沙石被吸入风旋中眨眼就消失不见。
蔡晟才刚修真不久,许多变化还闹不清楚,他直觉的认为不能让风旋在继续凝结了,当下,他扬手挥出一掌,真元力硬生生的在身前凝结出一个半透明的白色掌印,轰在了风旋之上。
“噗”的一声,风旋如同漏了气的气球一般,瞬间被击散,那令牌在劲力的压迫下,弹了出来,掉在了蔡晟两人面前不远处。
荣秀丽睁大眼睛,望着令牌,惊讶道:“这不是我妈妈从山里捡的那东西吗?”
“原来之前你见过这东西啊!”蔡晟问道。
蔡晟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伸手去将那令牌捡了回来,以蔡晟的眼力,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令牌上有着无数张牙舞爪的浮雕,一个个的人都长的稀奇古怪,长发,骷髅的面孔,指甲很长,手中拿着的东西也是千奇百怪。
那画面仿佛活的一般,让人看的眼花缭乱。“晟哥哥,你看这东西干吗,丑的要死,这东西还是被我扔在这里的呢?”
荣秀丽的话当时将蔡晟的思绪拉了回来,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天空的黑云已经分布的越来越广了,一道黑线从空中的黑云直射下来。
“轰”的一声,那黑线直接撞在了蔡晟手中的令牌上,那令牌瞬间冒起一团黑烟,将蔡晟整个的笼罩在了里边。
蔡晟的眼睛一暗,瞬间就被拉到了另一个陌生的环境。荣秀丽由于有着弧光的保护,因此根本无法靠近黑烟,她发现自己手脚不听使唤,吓坏了。
而此时,蔡晟的眼前,是那滚滚的黑烟不住的笼罩天空,一股透彻心肺的寒冷瞬间弥漫而出。“哈哈,又是一顿美餐啊!”黑烟中,一个赤身裸体的怪物顿时钻了出来。
蔡晟从未见过比这更丑陋的人了。那怪物脑袋呈三角形,尖锐的脑袋上,仿佛被人砸了一拳一般,凹进去一大块,鲜血顺着额头不断的下流,他的嘴上长着两个锋利的獠牙,根本没有鼻子,眼睛只是两个窟窿而已。
他的手中,拿着一根十分细的棒子,棒子一头尖,一头粗,呈红黑色。面对这样一个怪物,蔡晟也暗自感到心惊。他强自收摄心神,壮着胆子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谁?我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真名了,别人都叫我骸吸鬼,你小子算是我见过的人中胆子最大了了,换了别人,早吓晕了。”对于蔡晟的镇定,骸吸鬼也觉得十分惊讶。“骸吸鬼!你莫非是从阴间偷跑出来的?”经过最初的惊骇,蔡晟迅速的镇定下来,再想到自己现在怎也算是个修道中人了,不由胆气更壮。
“你~你怎么知道?”骸吸鬼惊讶起来。蔡晟没想到自己随便一猜就猜到了这骸吸鬼的来历,当下他脑筋一转问道:“你逗留人间,触犯了阴间的规矩,不怕被抓回去受惩吗?”“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阴间的事情?说。”骸吸鬼暴怒的道,他是来自阴间的一个厉鬼,那令牌是一件鬼器,是阴间一个大人物无意中遗弃在凡间的宝物。
骸吸鬼依附这鬼器而存在,可以吞噬生人的魂魄来助长自己的修为,因此甚是邪恶,之前金花无意中将这鬼器捡回,却是种下了杀身之祸,后来荣秀丽虽然将它扔了,却扔的不远,赶上今天又是月蚀,骸吸鬼消化完金花的魂魄,又开始积聚天地阴气来修炼,却正好让蔡晟给撞上了。
正在修炼的他,并不知道是蔡晟破坏了自己的修炼,后来蔡晟将之捡起,那强大的生魂气息终于引得骸吸鬼蠢蠢欲动,当下释放出自身的鬼气,将蔡晟吸进了鬼器之内,打算吞噬他的生魂。
蔡晟的镇定以及他对阴间的了解,透露了他不是一般的凡人,这一点让骸吸鬼十分的震惊,要知道世间的修炼者不知凡己,比他厉害的人有的是,可别真的偷鸡不成蚀把米才好。
“看来你也是个恶鬼了,我明白了,这户人家的女主人,是不是也是你给害的。”蔡晟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什么叫我给害的,那女人对我恭敬的很,还以为我是什么大仙转世,都不用我出手,她就乖乖的把生魂献上了,要怪只能怪她自己蠢。”骸吸鬼对于自己的行为似乎很是得意。
“混蛋!”蔡晟也恼怒了。他决定不在跟这种恶鬼废话。“乾元九转,幻灭生死。”随着蔡晟的喝声,他的手中已经转化出了灵诀。
真元力急速的在他手中聚集,随着蔡晟双手的变化,那耀眼的白光扫开眼前的一切黑烟,形成一条光柱,朝骸吸鬼撞去。
“修真者!”骸吸鬼大为骇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招惹到了一个修真者,拥有几千年阅历的骸吸鬼当然知道修真者这种强大的存在。
来不及多想了,骸吸鬼调动全身的阴力,在身前形成一层黑色防护。“轰”两人的力量来了个正面碰撞,黑烟四处飞散,夹杂着无数怨灵鬼哭狼嚎的声音。
骸吸鬼的身体在瞬间缩小了一倍大小,骸吸鬼本身并没有实体,而是无数的魂魄通过修炼由阴力聚集而成的。
那也是一身功力的体现,身体缩小,意味着力量也大幅度缩水。蔡晟发出全力一击后,惊骇地发现自己只剩下了喘气的份了。他第一次运用真元力与人对敌,根本没有经验,以至于全力出击之后,真元力在一瞬间仿佛枯竭了一般。
这下可好,人家骸吸鬼可是发现了情况的不对,等了半天,也不见蔡晟的继续攻击,他不禁暗笑起来,敢情这小子还是个刚出道的愣头青。
骸吸鬼抓住时机,将手中棒子舞起,带起一圈呼啸的冤魂怨灵,朝蔡晟扑去。“孩儿们,给我上啊!”此时的蔡晟感到手脚发软,真元力还在缓慢的恢复当中。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之前所藏在胸口的那颗玉石,似乎有了点动静,它发出一股清凉的感觉,瞬间传遍蔡晟的全身。
冤魂怨灵瞬间将蔡晟包裹在了里边,骸吸鬼更是不会放过如此良机,吸取一个修真者的生魂,他的修为将得到成倍的提升,与凡人的生魂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骸吸鬼化做黑烟,正要趁隙从蔡晟的七窍进入到他的身体,却刚在接触到皮肤的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蔡晟的身上突然发出一道耀眼的淡蓝色光芒。
那光芒仿佛是一张网,将骸吸鬼和无数的冤魂兜住,动弹不得,那力量极为庞大,让人根本无法抗拒。
此时的蔡晟,更是莫名其妙,但是他却知道一切的变化,来自那颗淡蓝色的玉石。玉石中的清凉力量蔓延到蔡晟全身的同时,也在改造着他的身体,骸吸鬼的危险,极大的刺激了蔡晟的身体,他全身的警戒力和感官都成倍的提升到了颠峰状态。
玉石自动的漂浮到了他的头顶,光芒一闪一灭,带动了周围的空间,都跟着明暗变化,蔡晟不自觉的进入了仙羽齐天录的修炼当中,那已经变成了蔡晟的一种习惯。 
头顶的玉石突然开始脱落,却只是表面的那一层,脱落完的玉石变成了一个交叉的十字菱形,一股庞大的威势随之散发了出来。
蔚蓝色的光芒如海洋一般汹涌荡开,瞬间聚拢在蔡晟的面前。骸吸鬼恢复行动,却大为骇然,这是什么法宝,难道那小子之前一直在扮猪吃老虎不成。
心里想着,手上却不怠慢,“万鬼夺魂。”他大叫一声,手中棒子一举,只见无数的冤魂开始附集在他的身上,不过片刻时间,一个身材魁梧,青面獠牙,浑身赤毛的怪物瞬间出现。
蔡晟大吃一惊,那怪物明显是与骸吸鬼结合了,它浑身腐烂,不住的流着腥臭的浓水,无数的冤魂围绕在身旁,叫嚣着,带起阵阵的阴风惨惨,原先的棒子居然已经不见了。
“臭小子,让你见见我的厉害。吞魂。”骸吸鬼的声音传出,只见他腐烂的巨掌挥下,无数冤魂呼啸着而下,整个空间似乎被撼动了一般。
蔡晟感到压力大增,不自觉的,身前的十字光芒飞舞而出,一个巨大的十字菱形长空而起,仿佛亘古就存在于天地之间,它就好像一面巨大的十字牌子,朝着骸吸鬼压下。
噗的一声,那腐烂的手臂与之接触的瞬间,就仿佛是被蒸发了一般,被吞噬了一大片,骸吸鬼惨叫着挪移而出。
他不甘心的叫嚣着,终于是知道了这件法宝的厉害,身体凌空飞起,浑身化做黑色的骷髅云,骨头交错的声音带着毁灭形成一只大口,朝着蔡晟吞噬而下。
蔡晟的心中有些慌乱,却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生死的关头,这一刻,他的脑海从来没有这么的清晰,那十字法宝似乎给了他无比的勇气和灵动,也给了他神秘的信息。
蔡晟的身体突然弹起,在高空一个翻滚,头下脚下,却是到了骷髅黑云的头顶。双手不自觉的弹动,嘴中莫名的低喝了一声,“天~菱~斩。”
只见那十字菱形瞬间飞舞着涨大,形成一个巨大的十字刃芒,沿着蔡晟的双手延伸而出,带着排山倒海的力量朝着骷髅黑云直劈而下。
蓝色的刃芒带起狂卷的波涛,毫不费力的深入骷髅黑云当中,空间一下子静止。随即轰的一声,骷髅黑云瞬间溃散。
骸吸鬼的凄厉叫声在蓝色的海洋中挣扎着瞬间被吞没,那十字菱形飞舞在蔡晟的头顶,凯旋着呼啸着,随后无声的没进蔡晟的身体。
此时的外面,在荣秀丽的眼中,只见眼前的黑烟瞬间消散,随之显现的令牌突然发光,然后四分五裂开去。
又是光芒一闪,蔡晟的身体现了出来,荣秀丽不敢相信的眨眨眼,似乎难以置信。蔡晟也是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现实。
看了一眼地上的令牌碎屑,蔡晟的脑海中闪过刚刚发生的一幕,到现在他还是稀里糊涂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脱险的。
想起最后那十字菱形进入身体的感觉,蔡晟不禁喃喃的道:“那东西不会就是修真者所谓的法宝吧!”心里想着,蔡晟不禁张开手掌,只见那十字菱形瞬间从手掌中逸出,只见菱形上刻有几个古篆的小字。
“十鼐天菱”蔡晟低声自语道。感觉到十鼐天菱上传来的力量,蔡晟终于确定自己无意中是得到了一件法宝,这让蔡晟十分的兴奋。
“晟哥哥,你在看什么呢?”荣秀丽走过来道。蔡晟吓了一跳,当下赶紧收起十鼐天菱,抬头回答道:“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古怪而已?”
“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好恐怖啊!”荣秀丽想起刚刚的情景,心有余悸的道。“可能是一些邪气而已,谁知道呢?”蔡晟可没敢告诉她实话,真要是对她讲,自己刚刚遇见厉鬼了,还和他大战了一番,小丫头不被吓死才怪呢?
“还好,晟哥哥没事就好。”荣秀丽拍着自己的小胸脯舒口气道。蔡晟一边解除了她身上的弧光防护,一边说道:“今晚的事情,小丽你不要说出去,免得引起别人瞎猜,过几天,晟哥哥带你进城里去住,你不是还有学业没有上完的吗?到了城里,我们也好照顾你。”
“不~不要麻烦了,晟哥哥,我自己~有打算的。”荣秀丽想到自己的事,神色顿时黯然了下来。
“别说傻话了,你能有什么打算,金阿姨不在,你就是我的妹妹了,我们家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哥哥,还记得你周敏哥哥吗?他也在城里,他可喜欢你这小丫头了。”蔡晟安慰她道。
“可是~”荣秀丽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蔡晟阻止道:“你现在的打算就是好好上学,至于其他的事情,自有我为你安排,明白吗?”
荣秀丽点点头,她也确实很累了,她需要一个依靠,蔡晟出现的却相当及时,考虑到这个宅院刚刚发生的一切,蔡晟决定将她带回自己的家。
父母对于蔡晟的举动,自然不会反对,当下,荣秀丽就和马凤兰一屋,蔡晟把自己原先的屋子让给了父亲,自己却是搬到了新房子里。
并不是因为没有地方住了,而是他需要一个清净的房间,去研究一下刚得到的十鼐天菱,蔡晟发现自己对于修真是越来越入迷了,那里边的广阔天地实在是太吸引人了。新屋子里的墙壁都刷完了,蔡晟自己搬了两张椅子,弄了几张床板一铺,再盖上床单,就可以了。
他将灯关掉,然后盘膝坐在床上,双手十指如穿花蝴蝶一般的弹动,进入了深沉的入定,将已经完全恢复的真元力绕着身体运行了九九八十一周天,感觉到真元力又有了长足的进展,按照这种速度,突破忘融的后期,只是时间的问题。
随后,他将十鼐天菱召唤了出来,仙羽齐天录是一套比较完整的修真典籍,其中包括了各种修真材料的特性记载,如何分辨,以及收取等等,还有就是对修真者法宝的等级做了一番详细的介绍和分类。
修真者的法宝分为三种,术器、道器和灵器。术器,一般修真者所借用的一种工具,并不能收摄入体内。道器,之所以比术器高级,是因为道器已经可以被修真者收入体内,可以进行一些简单的幻化,威力成倍的提升。至于灵器是修真者所能使用的最高级法宝了,灵器通灵,有了一定自己的灵识,能与修真者的元婴相互融合,可以根据修真者的体质和修行方法做出自己的调整,以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蔡晟如今要做的就是要检验出这十鼐天菱到底是属于哪一个级别的法宝,这对于他掌握和应用这件法宝,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检验一件法宝的等级是很简单的,蔡晟割破手指,将一滴鲜血滴在了十鼐天菱上,只见十鼐天菱瞬间发出耀眼的蓝光,随后,化做一片巨大的光幕,将蔡晟完全笼罩,随后光芒陨灭,十鼐天菱又回到了蔡晟的手上。
蔡晟心中一动,十鼐天菱变成了一把刀的样子,随后是一把剑,各种东西,随意的幻化,只要是蔡晟的心中能够想像出来的东西,都可以幻化。
蔡晟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终于确定自己所得到的居然是一件灵器法宝,虽然他还没有到达元婴期的境界,只能发挥灵器十分之一的威力,但是,即便这样,在同等境界的修真者中,他的实力也是上等的。
这还多亏了骸吸鬼和那件鬼器替他抵挡了大部分的灵器攻击,这才让误打误撞的蔡晟占得了便宜,否则不够修为,要收取一件超越自己修为的法宝,若没有旁人襄助,那无异于自掘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