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初识修真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初识修真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蔡晟和周敏都感到身体一震,如暮鼓晨钟一般,两人纷纷受教,心知华文山说的都是奥要之言。
华文山点点头,道:“世间所谓的成仙成神,并不是虚无的,身无挂碍,白日飞升,翱翔九天之上,那都需要你们去付出,去追随。古老的仙界,拥有无数的追求者,也许追逐的结果要灰飞湮灭,但是我们却不后悔,因为我们拥有了最为灿烂的经历。”
蔡晟的眼中闪着光芒,是啊,翱翔九天,拥有永生不死的生命,这是一条原本只存在于梦想当中的道路,现在却真实的摆在自己面前。
修真者若是开始修真就不能心正,那么以后修行的路只会越走越窄,越来越歪,最后踏入魔道,这可不是华文山所希望的。
“把你们的右手都伸出来,闭上眼睛,放松心情,用心记忆我所传给你们的东西。”华文山吩咐道。蔡晟和周敏对望一眼,均知道最重要的时候到了。
两人各自伸出右手,华文山也伸出自己的双手,搭在了两人的手上,一道白光在他的手心亮起,同时,他的嘴巴动了起来。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蔡晟和周敏两人耳中却清晰的听见了华文山的话语。
从华文山的手掌中传来一股热力,两个人就好像赤身在烈日下盘膝,一边抗拒热力,一边还要强自的记忆华文山所传的东西。
“无论如何,你们都要将自己的心镇定下来。”华文山似乎是知道两人的艰难,当下提醒道。从外表看,两人的脸上已经汗珠四溢,身体不停的颤动。这罪受得不轻。
逐渐的,华文山放开了手,他不禁舒了口气,将一个凡人带进修真的门槛,并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一点就是修真者的静心,就好像是一种对道法的虔诚和敬仰。
心无旁骛,这一点至关重要。华文山所传的就是寂心诀,它可以让人的内心杂乱思绪变的安定,很适合入门的修行者。
蔡晟和周敏在俗世二十多年,所经历的事情多,诱惑自然也多,若是能够跨过这些诱惑,那么他们修行的时候自然速度极快,换了是从小修真的人,虽然诱惑极少,入门比较容易,但是少了红尘的历练,在后期的时候,修为要想突破可就难上许多了。
大约过了有整整两个小时左右,周敏才最先睁开了眼睛,他反常的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刚刚记下了寂心诀,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蔡晟需要的是安静。
又过了半个小时,蔡晟才缓缓的睁开眼睛,一刹那间,周敏和华文山都震动了,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蔡晟的身上就已经有了惊人的变化。
最明显的是他的眼睛,原先浑浊的眼睛,如今变的清澈,那种深邃,就仿佛是容纳了星空。华文山看得大喜,这是普光初期的象征,想不到蔡晟只是记忆了一下寂心诀,就有如此变化,若是开始修炼仙羽齐天录,还不知道要到什么境界呢?
“小敏,效果怎么样啊!都记下了没有。”蔡晟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朝周敏问道。周敏心知蔡晟是在关心自己,毕竟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记下了,你怎么样啊?”周敏出奇的一本正经起来。“还要多谢华老哥了,我发现自己现在的头脑清醒极了,那些文字我已经能够完整的整理出一段了,华老哥,我把这一段写出来,你帮我看看对不对。”蔡晟大方的道,既然仙羽齐天录这么重要,那么一定是对华文山也有用的东西,自己如今什么都不懂,若是华文山会了,那么在教自己两人,岂不是更好。
其实蔡晟的想法,说穿了还是在为自己和周敏考虑,但是在华文山看来,蔡晟却是太慷慨无私了。修真者中,要说谁不想看仙羽齐天录,那就是傻子了。
蔡晟再次拿笔,却是睁着眼睛,将那符文给写了出来。一旁的周敏一边看着,一边问道:“华大哥,这符文到底算什么啊!是另一种文字吗?”
华文山微笑道:“符文其实是一种修真者之间所流传的文字,若是以修真者所特有的力量真元力在特殊材料上刻画的话,就可以形成各种各样的符咒。看蔡老弟现在所写的这些符文,该是一些具体的修行方法。”
“符咒!原来那些驱鬼辟邪的符都是真的啊!我以为都是那些假道士乱画的呢?”周敏有点恍然的道。“驱鬼辟邪!呵呵,那都是最低等的篆了,根本不能称之符咒,真正的符咒,可以带人御空飞行,可以封印人和物,厉害的还可以牵引天上的闪电轰雷,就算是开天裂地,都是有可能的,你们可不能小看了啊!”华文山纠正道。堂堂的符咒,若真的只能驱鬼辟邪,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啊!
蔡晟和周敏吓了一跳,都没有想到真正的符咒居然如此的厉害,这更坚定了他们修真的决心,倒不是因为符咒的威力让他们向往成为一个强者,而是因为符咒的出现,将他们又带入了一个新鲜的殿堂。
这对于从小就习惯于吃饱睡觉,然后无聊工作的两人来讲,绝对是另一种挑战的生活。说穿了,还是因为两人骨子里那喜欢冒险的天性在作祟。
“果然是仙羽齐天录,天啊!原来忘融的境界要这么才能突破的啊!是我太刻意了,真是太好了,就是不一样啊!”华文山一边看,一边不停的赞叹,就跟见到了宝贝一般。蔡晟和周敏也是大喜,有了华文山这个专家鉴定,那仙羽齐天录还能假的了吗?
“可惜目前我只能整理出这一段,等我都整理出来了,一定让华老哥看看。”蔡晟适时说道。
“那就多谢华老弟了。”华文山满脸欢喜的道,即便没有修习仙羽齐天录,光是参悟一番,恐怕自己就受益匪浅了。
“都是自家兄弟,华大哥就不要客气了,以后小弟仰仗大哥的地方还多着呢,这是小弟的名片。”周敏顿时发挥出了商人的本性,拉关系的同时,也递上了自己的名片。华文山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名片惊讶道:“原来周小弟是搞服装公司的啊!看来以后我们还可以相互合作嘛!”
“那是,我们晟敏服装公司可是拥有一流的服装设计师,针对目前市场的流行元素进行专门的改革和设计~~”周敏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来。
蔡晟在一旁听的是直皱眉头,让他奇怪的是华文山居然对服装设计这个领域居然也有涉猎,虽不如周敏的精通,却也讲的头头是道。
“咕噜!”蔡晟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忍不住抬头看了看表,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六点。
“哎呀,这时间过的,两位老弟就留下来陪我吃顿晚饭在走吧!反正餐厅楼下就有,你们可别嫌简陋就可以了。”华文山盛情邀请道,这番话一说,蔡晟两人可就有点不好意思拒绝了,真要离开,岂不是有嫌弃人家之意。
跟随着华文山出了房门。
地下一层的餐厅,也算是别具一格了,这里融合了国内和欧洲国家的一些风格所建,吃的东西也是应有尽有,客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挑选。
华文山的到来,并没有在餐厅中造成轰动,事实上,这是华文山第一次下来吃东西,餐厅的服务员,包括经理都没有见过这位华董的面。
三个人就像正常的客人一样,随便的选了一个座位坐下,蔡晟看了看菜单,要了一份面条,周敏要了一份普通的炒饭。华文山更绝,只要了一杯白开水,点完,三人对望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若不是怕打扰旁边吃饭的人,三人恐怕早就放声大笑了。
面条和炒饭上来的也快,蔡晟和周敏都感到饿了,两人向华文山告了个罪,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华文山微微点头,并不认为两人的吃相难看,好资质的修真者一般都讲究真情至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并不丝毫勉强,这就是所谓的顺其自然。
天道也需要顺其自然,这种心性才是最适合修真的,华文山已经进入忘融的境界,这个时候的修真者已经开始逐渐的减少饮食,只是吃些水果和水,他们的身体会自动的吸收天地灵气,为身体提供所谓的给养。
蔡晟扒了几口面条,感觉味道还不错,他挑了一大口面条,正要往嘴里塞,却意外的发现了对面走过来的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长相英俊帅气,身着一身的白色西装,头发油亮,一派绅士风度。女的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苗条玲珑的身材,露出的雪白肌肤在灯下倍显娇嫩。
她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迷你短裙,一头的秀发写意的洒在双肩,她的双手挽着身旁的男子,空气中不时的传来阵阵银铃一般的笑声。
那油头粉面的男子,蔡晟是不认识的,只是那妖媚的女子,他可是熟悉的。当下皱着眉,蔡晟捅了捅一旁埋头吃饭的周敏。
“干吗?等我吃完。”周敏头也不回的道,他也是饿坏了,哪里能顾的上其他,先把眼前的食物消灭再说。
“你的老相好!”蔡晟指了指前方的两人,没好气的道。周敏身体一颤,这才缓缓抬起头来,他的眼睛直直的望着那妖媚的女子,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怎么?你们认识那陆天川不成?”一旁的华文山惊讶道。“那小子就是陆天川?”这回轮到蔡晟惊讶了。
周敏点点头,恨恨道:“小雅居然会看的上这种货色,真是瞎了眼了。”华文山何等人物,见识过的世面更多,只凭几句话,他就大概的把握到了几人之间的事情。
“咱们不用理会他们。”蔡晟扔下一句话。可惜他们不理会别人,人家可不领这个情,陆天川一脸的得意,眼前这个小妞在开始认识的时候还一副忠贞不屈的贞洁样子,可是在自己扔出真正的身份和大把的钞票之后,她马上就变了另一副面孔。
世间女人都是抵抗不了金钱的诱惑的,陆天川心里想着,顿时对身边的女人感到索然无味。他很惊讶地在人群中看见了周敏。
一愣之下,陆天川的脸上顿时升起了一股傲慢的笑容,他拉着莫雅园径直朝蔡晟三人所坐的一桌走去。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周大少啊,怎么,惨到要吃炒饭的地步啊,要不要本少爷替你结帐啊,是了,我都忘了你才刚刚失恋,心情不好,也是应该的。我的小园园,这个人你还认识吗?”陆天川对着身旁的莫雅园故意说道。
空气瞬间凝滞起来,周敏的眼睛一直盯着莫雅园,根本就没有看陆天川一眼,他在等着莫雅园将会给他什么样的回答。
“呵呵,天川,我怎么可能认识这种吃炒饭的垃圾呢?我现在的脑子里,心里,都是你的影子,哪还能容得下其他男人啊!我的心你还不明白吗?”莫雅园摆出一副真心的样子,毫不犹豫的对陆天川示爱道。
周敏的心瞬间沉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愤怒,无论他如何的想像,也猜不到莫雅园居然变成了现在这副恶心模样。还记得当初,自己与莫雅园一起相恋的场景,在那辽阔海边,在那长风舞动的山顶,两人一次又一次的立下终身相守的誓言。
如今一切随风而去,犹如梦幻般的不真实,眼前的莫雅园,已经被毒蛇侵占了心灵,她的眼中只有金钱和地位,这到底是谁的错?
不说是周敏了,就连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华文山也是直皱眉头,陆天川他是见过的,那是在一次的商界宴会之上,华文山毕竟与盛兴集团的老总陆元起有过生意往来,恰好那天听陆元起猛夸自己的儿子如何如何了得,还指给了华文山看。
修真者记忆相当的好,华文山又怎么能忘记呢?只是毕竟闻名不如见面,今天华文山总算是见识了陆天川。
“好好,周大少,你可听见了,是了,若是你那小公司撑不下去,找我姓陆的就可以了,看在小园园刚刚的表现上,我会帮你的,哈哈。”陆天川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他一把扳过莫雅园的俏脸,狠狠的吻在了她的嘴唇上,他肆无忌惮的挑开莫雅园的嘴,口舌交缠,却是故意对着周敏的方向。
莫雅园抗拒的念头一闪即逝,反而一把勾住陆天川的脖子,大厅广众之下发出缠绵的鼻音。
周敏的脸涨的通红,那是气的,他“豁”的一下站起身来,指着陆天川喝道:“姓陆的,你少得意,你不就是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吗?你不过是个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败家子而已,我周敏终有一天,要将你踩在脚下,到时候,你可不要摇尾乞怜向我哭泣就好啊!”
众人都是哗然,都想不到周敏说话也如此锋锐,蔡晟当时就鼓掌叫好。陆天川想不到一向软弱的周敏今天居然也耍起横来,当时就愣住了,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
他暴跳如雷道:“你……你妈居然跟我叫板,你等着,我会让你好看的。”周敏一反常态,淡淡的道:“我会随时恭候着的。”
陆天川气急败坏,当下一脚朝三人坐着的桌子蹬去,华文山一掌按在了桌子上,只见白光闪动,陆天川一脚仿佛踢在了铁板之上,周敏见陆天川居然敢动手,又见莫雅园关心的眼神,当下怒火狂升,也不知道从哪里抓来一个瓶子,照着陆天川当头砸下。
“啊”陆天川大叫一声,瓶子碎裂,他的脑袋当时给开了瓢,鲜血哗哗而下。
陆天川哪里见过如此鲜血淋漓的场面,当时差点没晕过去,他颤声道:“好~你个~周敏~你等着~我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的。”说着,一手掩住额头,一手靠在莫雅园的身上,在众人的怪异眼神中,踉跄而去。
“老大,我刚才这样做对吗?”周敏伤感的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方才怎么那么冲动。蔡晟怎么能不明白周敏的感受呢?他拍了拍周敏的肩膀道:“那种女人不适合你的,过去的不都过去了吗?陆天川怎么做是他的事情,须知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陆天川并不足惧,但他的老子陆元起,可不是个等闲之辈,你们惹的麻烦可是不小啊!”华文山淡淡的道。
“无论如何,我们兄弟,都是要同进同退的,管他天王老子还是谁?”蔡晟满不在乎的道,其实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在接下来的时间,好好的修炼那什么仙羽齐天录了,毕竟只有自强,才能不被人欺。
“呵呵,也不要如此悲观,陆元起要是纵容儿子闹的太过分了,我也是不会放过他的,别忘了,我是你们大哥啊!自己的兄弟,我怎么会放任不管呢?”华文山适时的插口道。蔡晟和周敏大喜,有了华文山这个靠山,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那就多谢华大哥了。”蔡晟高兴的道。
“是了,华大哥,修真者的真元力是靠天地灵气来凝聚修炼,那么天地灵气从哪里而来呢?”周敏突然好奇的问道。
华文山微笑着看着两人道:“天地灵气包含在万物之中,其中以那些结晶石块聚集着最多的力量,不过那是需要你们前去自己寻找的,寂心诀可以帮助你们辨别这些结晶块,如有疑问,你们尽可找我就是了。”华文山可不想蔡晟两人不劳而获,有些事情必须要自己亲手去争取才可以的。
见周敏两人都点头了,华文山这才和两人告别。一顿晚餐吃的虽有点波澜,却总算是吃完了,出了门,想想刚刚发生的事情,蔡晟和周敏不禁对视而笑。
夏天的夜晚,姗姗来迟,夕阳似乎才刚刚落下,一抹红霞将天边渲染的娇艳无比,长街之上,车水马龙,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