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传授心诀
章节列表
第四章 传授心诀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蔡晟微微一笑道:“天华集团总部。”“好~什么?天华集团,老大你没有发烧吧!”周敏吓了一跳,赶忙用手摸了摸蔡晟的额头。
“啪”的一声,蔡晟打掉他的手,瞪了他一眼道:“我没有说错,我到那里有事!”他没敢说要找天华集团最高负责人,万一周小子胆子小,吓的连车都开不了就麻烦了。
“我明白了,你小子估计是瞒着我与天华集团的哪个漂亮姑娘搭上了,如今两口子吵架,却要我当合事佬,对不?”周敏一边八卦着,一边起动了车子。
蔡晟才懒得理他呢,他闭上眼睛,思忖着即将发生的事情。
天华集团,位于凌原市中心,共有三幢大楼相互连接,每一幢都至少有一百三十层楼那么高,天华集团旗下又有几十个子公司,然后是分公司,涉及金融、服装、机电、娱乐、建筑等等十几个产业,经济实力跻身于世界百强,是国内最庞大的集团之一。周敏将车停在天华集团前的停车场,两人下了车,望着眼前庞大的高大建筑。
周敏不禁感叹起来道:“要是哪天我也能拥有这样一幢大厦,我周敏就算这辈子没有白活了,哼,到时候,那丫头还能小看我吗?”
一说这话,蔡晟就知道周敏并没有彻底将以前的女友莫雅园给忘了,伊人心变了,但周敏的心真的那么容易忘记吗?蔡晟叹了口气,脑海中莫名的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倩影。
摇摇头,他掏出了自己的收机,拨通了华文山的电话,电话里传来接通的嘟嘟声音,不知道为什么,蔡晟的心情突然变的十分紧张起来。
人家可是堂堂天华集团的董事长,贵人多忘事,要是不记得自己呢?自己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人家有必要见自己吗?
即便见了面,自己能跟他说什么?将自己的疑问向他和盘脱出吗?蔡晟忽然发现自己的一切打算都建立在与对方的一面之缘上,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没有把握。
蔡晟已经改变主意了,他不该来的,正要打退堂鼓的挂掉电话,电话却接通了。华文山的声音熟悉的响起。“华先生吗?我是蔡晟,您还记得吗?就是~~”
“哦,原来是蔡老弟啊,我正想找你吃饭呢?你正好来了,你到一百层来,我派人去接你。咱们好好聊聊。”电话里的华文山显得十分的热情,这倒是完全出乎了蔡晟的意料之外。
挂掉电话,蔡晟发现丢失的信心正在迅速的回来。
一百层,即便是用电梯,也是要费一点时间的。“老大,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要见这个华文山呢?”电梯里,周敏突然一本正经起来的问道。
“关系你我未来的事情,小敏,你还记得你我在二十岁的时候所期待的梦想吗,如果能够得到华文山的指点,你我的梦想都将变的不再遥远。”蔡晟回答道。
“我当然记得:自由、精彩、刺激。”周敏两眼放光的道。
“不错,自由、精彩、刺激。我们的命运是龙是虫,马上就要知晓。”
“我怎么觉得有点像赌博啊!”周敏嬉笑道,他心里却是在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华文山又是什么人。他突然浑身一颤,想起了华文山这个名震全国的巨商。
“人生哪一次的机遇不都是赌博,我有种预感,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都会后悔的。”蔡晟的眼睛闪闪发光。
“叮”的一声,电梯的门正在缓缓的打开,一张俏脸显露了出来。“姚雪!”望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蔡晟忍不住叫了起来。
“怎么是你们?”姚雪也惊讶起来。“姚雪,看来你变化挺大的啊!怎么,在天华这里上班啊!难怪好几年没见了。”周敏的话中含有一丝讥讽。
姚雪是蔡晟的大学同学,当年曾经谈过恋爱,蔡晟曾经疯狂的喜欢过她,至今仍然不能将她忘怀,那段感情是由姚雪主动提出要结束的,蔡晟为此自闭了一段时间,原以为几年的时间,姚雪的消失,会让她的身影从自己的记忆中渐渐的淡忘,可没有想到,却在天华集团见到了她。
蔡晟深吸一口气,朝着姚雪淡淡的道:“我来找你们华董的。”姚雪听出了蔡晟话中的冷意,当下也不好多说别的,露出职业性的笑容:“请跟我来。”
姚雪今天穿了一套深色的职业套装,典型的都市白领,长发飘扬,蔡晟平静的内心不禁泛起涟漪,似乎回到了当年欢情的岁月。
天华集团的楼层并不像外面所想像的那么奢华,相反,这里的布局十分的清幽和淡雅,宽敞的楼层内,随处可见绿色的盆栽和植物。
明黄的色调,让人有种在家温馨的感觉,对于蔡晟和周敏的到来,天华的工作人员都甚是惊讶。董事长为人低调,厌恶媒体,极少见客,偶尔接见的人,不是政府要员,就是金融巨鳄。这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会是什么来头呢?
“叩叩叩!董事长,客人已经为您带到。”带到董事长办公室前,姚雪轻轻的敲了敲房门道。只听见屋内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就见房门打开。
露出了华文山的面目,“你先忙你的,哎呀,蔡兄弟,快请进。”华文山见到蔡晟,掩饰不住一脸的惊喜。
两人跟随华文山进入房间,蔡晟这才指着周敏道:“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周敏,我们冒昧前来,华先生还请不要见怪才好。”
蔡晟这话倒不是客套,毕竟华文山身份不一样,说是日理万机也不为过。“两位老弟若是不见外的话,我华文山就托大了,你们称呼我一声老哥就可以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看周小弟气宇轩昂,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啊!”华文山语声亲切,拉着两人的手,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周敏没有想到商界的传奇人物,居然是一副如此和蔼可亲的样子。“华……华老哥过奖了,其实我们这次来,是有事要麻烦您的。”蔡晟不想绕圈子,打算开门见山说了,事实上他也是鼓起很大勇气了。
“不急,来,我给你们倒杯水,咱们慢慢谈。”华文山微笑着,递过来两杯茶道。周敏适当的保持了沉默,他到现在也不明白,蔡晟来找华文山有什么重要事情,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医生兄弟还认识如此高贵的人物。
蔡晟喝了口水,看了一眼四周,这里挺安静的,外面的声音一点也透不进来。华文山似乎知道了他的心思,他站起身来,拨了一个电话:“小周吗?我和两位客人有事要谈,在谈完之前,你不要放任何人进来,对,任何人。”
说完,他挂了电话,蔡晟不由对华文山的敏锐感到惊讶,他站起身朝华文山道:“我最近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些东西,很是疑惑,想请老哥帮忙看一下,也许只有你能够解答了。”
华文山一愣,随即点头道:“我这里有纸和笔,你画出来,我帮你看看。”接着,他拿过来一张白纸和一支笔,递给蔡晟道。
蔡晟接过笔,当下闭上眼睛,将脑子里出现的文字锁定了一个,手中不自觉的照着写了出来。“老大,你写的都什么跟什么啊?”周敏看着桌面上字,摇头道。
蔡晟心头一震,睁开眼睛,却见到了自己在白纸上的笔迹,那是一个如同蝌蚪一般的字体,弯弯曲曲的,头粗尾尖,当真是一种奇怪的文字。
他顿时愕然,这是自己写的吗,可是自己明明没学过这种文字啊?
“符文,你居然懂符文?”华文山抬起头,对着蔡晟惊讶的道。“这就是符文吗?那是什么东西?”周敏和蔡晟一样,是一头的雾水。
“你先告诉我,你的脑袋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的,然后我在统一的给你们解释。”华文山沉吟片刻说道,对于蔡晟,他是被引起了兴趣,一个从未修行过的人,他怎么会看的见隐藏的噬阴虫的。
自从与蔡晟分开之后,他就后悔了,悔不该只留蔡晟一个电话,若是蔡晟不找自己,那岂不是要与他失之交臂。
谁知道相隔不过一天,蔡晟自己就找上门来了,随着符文的出现,华文山暗自庆幸,自己的猜测果然是对的,蔡晟的身上果然隐藏着一些隐秘。
蔡晟摇摇头,苦恼的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因为以前一直是没有的。”华文山神色一动,说道:“那你仔细想想,你最近是否遇见了什么奇异的事情,或是一些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蔡晟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脑中顿时晃过一个发黄的影子,他灵机一闪,道:“难道是那本书不成?”
“什么书?”华文山的神情也跟着紧张起来。蔡晟两手捧着自己的脑袋道:“我也不知道是否跟那书有关?”当下,他便将自己那天晚上在医院的奇特经历讲了一遍。
对于华文山蔡晟并没有丝毫的隐瞒,毕竟,他的问题还需要华文山才能给予解答。在他的潜意识里,十分相信华文山的,也许是因为之前两人共同的救过小龙,也许是因为华文山所拥有的独特力量。
周敏在一旁听的是目瞪口呆,蔡晟在前一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若不是早知道蔡晟的为人,他会以为蔡晟是成了白痴在说胡话。
听完蔡晟的话,华文山一直是眉头深皱,表面的情绪,反应了他此刻的内心世界,正在波澜起伏,蔡晟所有的话其实都归结到了五个字上:仙羽齐天录。
关于这本书的传闻,华文山也是听到了不少,他几乎可以肯定,仙羽齐天录是落在了蔡晟的身上,而且是融进了他的识海,除非是他自己愿意,否则恐怕谁也无法将之夺走,华文山看着蔡晟期待的目光,叹了口气。
什么叫运气?无数人千辛万苦寻觅不到的东西,他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这就是运气。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你所经历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过程,不过大概可以肯定的是,你脑海里的文字,该就是那本仙羽齐天录上的内容,这是***家的无上宝典,许多年前就失踪了,到你身上,也算是天意了。”华文山簌容道。
“道家宝典,什么意思?”蔡晟还是一脸的糊涂,道士的东西,怎么会跑自己脑子里呢?“这世间除了凡间之外,还有许多超脱于俗界之上的地方,比如阴间,比如仙界,世上有着一种靠修炼而获得超常力量的人,他们逆天而行,追求无拘无束的自由和永生不死,他们就是修真者。”华文山语气平静,说出的话却是在两人的心里激起了滔天的巨浪。
“修真者?仙界?难道仙羽齐天录就是一部修真的典籍不成?”蔡晟这两天来毕竟经历过一点事情,当下问道。
“可以这么说?修真者的目的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得窥无上天道,羽化成仙,而仙羽齐天录就是这样一本指导修真者怎样修行的书。”华文山点点头道。
“啊!如果成为修真者,是否意味着修行者本身的寿命可以延长很多年,还可以向鸟一样的飞翔呢?”周敏傻傻的问道。
“那是肯定的,寿命的延长是根据你修为的深浅而决定的,至于飞天遁地,那就要看你的道法修行是否达到那一步了。”华文山解释道,看的出来,蔡晟和周敏对于修真,有着超出常人的热衷和敏锐,换句话说,他们与修真都有着一定的缘分,想起以往关于仙羽齐天录的传说,华文山顿时对蔡晟有种期待的感觉。
“华老哥该也是个修真者吧!”周敏的神态顿时变的恭敬起来,这可是一个真正的高人啊,自己有幸相识,真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啊!
华文山点点头问道:“两位老弟看我有多大年纪了?”蔡晟仔细看了华文山一眼,见他头发乌黑,一张脸并没有任何的皱纹,怎么看年纪都不会超过四十五岁。
想到华文山若真是修真者,自然可以延长寿命,这么算起来,他的实际年龄肯定会超过外表所想像的,当下蔡晟估算了一下说道:“恐怕老哥的真实年龄该有五十多了吧!”“老大,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华老哥哪有那么老啊!”周敏当即反对道。
“哈哈,实话告诉你们了,我今年这个岁数,华文山伸出了五个手指。”华文山微笑道。“哈哈,我就说嘛,华老哥有五十岁了嘛。”蔡晟笑了起来。
“白菜老大的眼光就是厉害啊!”周敏不得不佩服了起来。“五十,那岁数不过我的十分之一而已。”华文山大摇其头道。
“五百!”蔡晟和周敏面面相觑,下巴都快掉了下来。“我的妈啊!那还是人吗?”周敏当即就叫了起来,说完赶紧掩嘴,这不是当面骂人吗?
“五百算多吗?真正有道行的,活个成千上万年,那都是很平常的事情?我现在不过才到忘融的境界,要是再上一个台阶,就能再活个几百年了。”华文山像是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这可把蔡晟两人彻底的吓住了。华文山望着两人淡淡一笑,单手一举,一道白光冲着十步外的一个花瓶飞出,片刻之间,那白光又飞了回来。
“去检查一遍那个花瓶。”华文山对着周敏说道。周敏眨眨眼,来到花瓶前,怎么看这花瓶都是完好无损的,当下他疑惑道:“没什么特别的啊?”
说完,伸手往花瓶摸去,谁知道还没碰触到花瓶,那花瓶就已经化做了粉屑消散,这可把周敏吓了一跳,这也太神奇了吧。
等周敏回来,蔡晟才镇静了一下说道:“若~若是~我们现在开始修真,不知道华老哥可否收我们做弟子呢?”
周敏这才知道蔡晟的打算,想起刚刚华文山所展现的惊人一幕,周敏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首次认识到了修真对于自己两人所带来的巨大诱惑。
华文山摇摇头道:“我是不够格当你们师尊的,我的修为太低了,若是遇见我的师门长辈还差不多,可惜,他们已经许多年没有出现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此刻在哪里?”蔡晟和周敏忍不住一声叹息,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华文山差点没有笑出声来,他接着道:“其实你们本身就有非常好修真条件,那就是机缘,别忘了仙羽齐天录,现在它在你的脑海里还很混乱,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怎样的去调整自己的思绪,等一下,我教给你一些心法,你照着修炼,自然就会翻译出仙羽齐天录的正文,到时候你们照着修炼就可以了。”
蔡晟闻言大喜,追问道:“这么简单就可以修真了啊?”华文山摇摇头,严肃的道:“修真境界有十二个,道家称为十二逆罗天,分别是普光、坐照、忘融、辟尘、雷亟、元婴、空冥、离烁、暗旃、曜神、裂难和大晟,每一个境界,又分为初期和后期,我要提醒和警告你们的是,修真不可强求,但却不可没有毅力,另外,修真者要尽量的将自己隐藏,不要暴露于世俗,那样只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和麻烦,明白了吗?”说到最后,华文山已经用上了修真者所特有的真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