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噬阴怪虫
章节列表
第三章 噬阴怪虫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离咖啡屋不过百步的距离,就有一座幽静的公园,这里树木参天,水泥小道蜿蜒着向前,清晨时分,人不是很多。
到了公园深处,华文山对着年轻母亲突然问道:“小龙是否从两年前就突然变的不会说话了。”“华先生怎么会知道的。”年轻母亲面对华文山突然的问题,下意识的回答道。“是否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喜欢在背阴的地方睡觉,喜欢吃凉性的东西呢?”华文山接着问道。
年轻母亲思忖片刻,点点头,忍不住好奇道:“先生还未回答我的问题呢?”“小龙是中了邪术了,被阴气所入侵,最近他该经常做噩梦的。”华文山说道。
“阴气。那怎么办呢?”年轻母亲变的惊慌失措起来,任何人母亲在听到自己儿子出事情后,都难以保持镇静。
“无妨,若是您信的过我的话,我可以为你清除这些阴气,让小龙恢复正常人的生活,包括说话能力。”华文山开门见山的道。
“那就多谢先生了,那我可以做什么呢?”华文山的举止以及他的推断,都证明了他不是个坏人。
“您就和那位树后的先生帮我挡着外面的人,别让他们进来就是了。”华文山指着前方藏在是树后的蔡晟道。
蔡晟深为尴尬,更是骇然,他自问隐藏的十分隐秘,身体也没有外露,实在想不通怎么会为华文山所察觉的,只是人家既然叫了,他也不好意思再藏头露尾了。
“我叫蔡晟,因为一时好奇才跟随而来的,并没有恶意。”蔡晟出来之后,连忙解释道。“您~您是蔡医生吧!”那年轻母亲指着蔡晟突然叫了起来。
蔡晟一愣,望着她道:“你认识我?”“呵呵,是的,去年的时候,我还带着我们家的侄女去你们医院看病呢?那时候还是你接待的我们呢?我叫刘晶云。”那年轻母亲对着他微笑道。
“哦,原来是晶云小姐啊,瞧我这记性。”蔡晟假装恍然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其实心里还是不认识对方,实在是他所接待过的病人太多了,哪能都记得清楚啊!
“还是医生呢?既然你们都认识,那就好办了,小龙中的邪术已经有点深,我要马上将之驱除,你们看着周围的人就好,要是等到噬阴虫全进入他的身体,那就不好办了。”华文山担忧的道。
“噬阴虫,是否就是小龙头顶的那条长虫啊?”蔡晟脑中灵光闪过,下意识的问道,一问出口,他就知道坏了,万一华文山一无所知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又要废一番唇舌来进行解释了吗?
“刘女士,您先出去吧,我和蔡医生有些问题要探讨,小龙就交给我们好了,一会儿保证他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你面前的。”华文山朝刘晶云说道。
“那就拜托二位了。”刘晶云这些年来的神经都被小龙折腾的都快疯掉了,是浓浓的母爱让她支撑了下来,这些年,她也曾带小龙看过医生,只是全都束手无策。
当年的蔡晟曾医治过她患有脑病的侄女,因此她是十分相信蔡晟的,虽然蔡晟本人已经不记得这回事了。
至于华文山,虽然是初次相见,但说的话却句句说到了她的心坎上。因此,她宁愿让华文山做一次尝试,毕竟那也是一次希望。
等刘晶云离开了,华文山这才转身对蔡晟道:“你真的能够看见噬阴虫的存在?”蔡晟点点道:“如果你说的就是小龙头顶上的那条长虫的话,我想能确定。”
“奇怪,你并不是修真者,你又如何能够看见呢?”华文山皱着眉头,将蔡晟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修真者?那是什么人?”蔡晟隐约的知道那是一个十分隐秘的身份,他期待着华文山的回答。
可惜华文山的回答却让他失望了,只听见他说道:“时间不多了,我要马上施术,杀掉那只噬阴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蔡晟应声退后几步,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华文山,难道这世上真的有所谓的法术秘咒不成?心里疑惑的念头不断升起,一个疑问接着一个疑问。
华文山将手中的小龙放下,单手开始亮起了一道白光,将小龙团团笼罩,小龙脸上满是惊骇的神色,他似乎十分痛苦的挣扎着。
“不用害怕,你已经很累了,很累了,休息一下,睡一觉,一切都会好的。”华文山说话的同时,眼中射出一道光芒,与小龙的眼神对接。
慢慢的,小龙困倦的进入了睡眠。“孽畜,居然敢私自占据生人的身体,还不速速现身。”说完,华文山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一般的东西。
转手抛出,蔡晟的眼中那玉佩瞬间飞到小龙的头顶,玉佩之上突然降下一道闪电,却是狠狠的击在了那噬阴虫上。
噬阴虫发出难听的嘶叫声,身体蜷缩着,整个从小龙的头部露了出来。它挥舞着两只已经变化成尖刃的触手,狠命的往小龙的脑部插下。
蔡晟掩着嘴,差点没有叫出声来。“该死的东西!”华文山咒骂了一声,手指头一勾,那玉佩瞬间又是一道闪电劈下。
噬阴虫吱叫一声,整个上半身,昂了起来。一股浓烈的黑烟无端的从它身上出现,包裹着它的全身。
华文山表情肃然,左手一挥,一道晶亮的光芒激射而出,瞬间穿透黑烟,黑烟中传出一声细微的惨叫。
华文山拂袖将黑烟吹散。只见那噬阴虫的身体上已经插了一柄银光闪闪的小剑。噬阴虫就像是被钉在了虚空一般,身体不住的扭动,却是难以挣脱。
“快将小龙抱走。”华文山转过头,却是对着蔡晟说道。蔡晟强压着心头的恐惧,当下赶紧跑过去,将小龙抱出,一刻都不敢停留。
“如律雷火,灭。”华文山见蔡晟动作麻利,也不禁暗赞对方的胆大。他的两手交叉着下压,那空中的玉佩突然直坠而下,却是如利剑一般直探入噬阴虫的身体。
“嗷”噬阴虫发出临死前的一声惨叫,随即身体噗的一声,如火花爆开,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华文山屈指一转,一抹银光飞舞着进入他的身体,一切归于沉寂。
蔡晟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地来。连日来的奇遇,让他越来越相信世间还存在着那种神话与传说中的人物。
“华先生,小龙真的没事了吗?”蔡晟转口问道。“噬阴虫乃是阴间阴秽之物所聚,本身也是由一些恶灵所化,这些恶灵专门等着蚕食脆弱的灵魂,以便占据这副身体,小龙的情况正是如此,若是等噬阴虫完全进入他的身体,那么长大后的小龙将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而危害人间。”华文山一五一十的道。
“阴间?”蔡晟骇然道:“这世上真的有阴间的存在吗?”“当然有,还有许多你所不知道的奇特地方,不过现在对你说了也是没用,虽然你已经具备了辨别阴阳的能力,但是说到了解和踏足这些地方,还需要看你的机缘,好了,我们看看小龙恢复的情况如何,可别让他母亲等急了。”华文山说的话适可而止,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小龙的身上,他伸手在小龙的面庞上隔空虚抚,说道:“小龙,醒来了。”
小龙睁开双目,那是一双灵动有神的眼睛,与之前的呆滞有着天壤之别。“两位叔叔,我妈妈呢?”小龙开口,声音清脆悦耳,显然灵智已经恢复。
“怎么样?”华文山朝着蔡晟笑了起来,随即对着小龙道:“叔叔这就带你找妈妈去。”说着,从蔡晟手中抱过小龙,朝外边走去。
蔡晟呆楞了半响,眼看着之前呆滞咿呀的小男孩恢复了灵智,他就是再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要承认事实了。医生通过药物和手术刀,再加上现代化的医学工具,就可以为病人治病,医生的医术高低在于他对伤者病情的准确推断和自身对于医学的了解上。
药物不是万能的,现代化的医学工具也不是谁都可以用,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若是遇到眼前这个小孩子的情况,恐怕蔡晟就要束手无测了。
那是另一种层次上的能力,举手投足,都带有无可抗拒的魅力。
医生的使命就是救死扶伤,如果有了华文山的能力,那岂不是可以挽救更多的病人了吗?蔡晟的脑海中突然晃过这个念头。
踏出树木的遮掩,映入眼帘的却是刘晶云母子相拥的动人情景,刘晶云的热吻火一般的落在小龙的脸上,晶莹泪珠难掩喜悦的心情。
华文山微微一笑,眼睛落在了两人的身上道:“今天的事情,无论如何两位都要替我保密,否则恐怕会惹来事端。”
蔡晟与刘晶云点点头,这一点,即便是华文山不说,他们也会自觉遵守的。“谢谢华先生和蔡医生了,晶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刘晶云望着两人,泪眼婆娑的道。
她暗自庆幸自己的判断,若是之前错过这次机会,恐怕小龙的一辈子就要毁掉了。“天下父母心,刘女士不必客气,蔡兄弟,你我相遇也算有缘,这是我的名片,日后若是有空,不妨前来找我,华某这就告辞。”说完,华文生也递过来一张名片给蔡晟。随即头也不回的洒然而去,蜿蜒的小道上,他的身影看似缓慢,却在眨眼之间,消失在三人的视线之内。
“真是个高人啊!”刘晶云感叹的道。对于这个高人的称呼,蔡晟可是深有同感,自从见识了华文山的手段,他才真正认识到另一层世界的存在。
同样是救死扶伤,华文山却要比他厉害多了。转而他又想到了自己身上所发生的经历,仿佛如在梦中,隐隐中,他知道自己平静无波的生活,将随之发生改变。
在刘晶云的千恩万谢中告辞,蔡晟回到了家中,谁知道刚进家中,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蔡晟大吃一惊,当下连忙打了一车直接朝安平医院而去。
到了医院,他就直奔急诊室,里边已经站了不少人,却不是病人,都是平时的工作同事。“怎么回事,严成的尸体怎么会不见了呢?”蔡晟一进门装做不知情的问道。
“马上就有警官和法医前来了,咱们等等再说了。”说话的是急诊科长,叫王元,是个古道热肠的小老头。
目送着警官的离去,蔡晟的眼睛中散出光芒,丝毫没有之前疲惫的样子,刚刚他回答警官问题的时候,思路高度的清晰,每一句都恰到好处。
他的脑筋在高速的运转,昨天他光顾着对那书的好奇了,完全没有想到严成尸体消失所带来的后果,警方一插手,这件事情就复杂多了。
还有严成的来历,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亲属朋友前来医院,难道他是孤身一人不成,突然,蔡晟的脑中闪过灵光,他想起了华文山,严成不会是与华文山是同一类人吧!
他越想越有可能,当下连忙掏出华文山所给的那张名片。“天华集团,董事长。”蔡晟吓了一跳,这天华集团比那什么盛兴集团还要有名,财力更为雄厚,如果两者做个比喻的话,那就是手榴弹与鞭炮的区别。
蔡晟的脑中有着太多的疑问需要人来解释,他闭上眼睛,头靠在墙上,莫名的,那些奇怪的文字又开始现了出来,蔡晟强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恐惧,开始探索这些文字所要表达的意义。
只是文字太多了,蔡晟就像个无知的小童一般,虽然认的字,但却怎么也无法理出那清晰的句子,虽然如此,他却能够感到自己身上所起的一些变化。
首先是感官上的,身体周围的空气变的十分敏感和冰凉,他可以感觉的到水分子在脸上的停留和蒸发,那是一种十分奇特的享受。
其次是脑筋内部的,脑子里并不因为多了一些奇怪的文字,就变的混乱起来,反而是这些夹杂的文字,让自己的脑海整个的调动了起来。
让自己的脑筋变的十分的活跃,就连以前一些无法想通的医学难题,都被他参悟透了,静静的靠在沙发上,蔡晟动也不动,不是因为动不了,而是因为他不想放过这种难得的感受。
“咚,咚”房间里的挂钟响了,这是蔡晟用来时刻提醒自己用的,时间不停的走,是一种动力,也是一种警告,警告人的生命,离那死亡又进了一步。
蔡晟放弃了探索,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他拨通了周敏的电话。“哇,周敏,你过来一趟,有事找你。”“大哥,我在开会呢,走不开啊,过一会儿啊!”周敏感到奇怪,怎么今天蔡晟难得的叫他的名字了。正在思忖的时候,却听见电话里传来蔡晟的大吼声:“老子要死了,你他妈赶紧给我滚过来。”随后传来电话挂断的声音。
周敏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把手机扔地下,望了一眼周围正在看着自己的员工。他气不打一处来,也跟着吼道:“看什么看,散会!”说完,把西装一扒,领带一松,小跑着出了门。
剩下的员工,都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年轻的老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敏却是心急如焚,他心里猜测蔡晟那边可能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他很清楚蔡晟的为人,任何艰险和困难的时候,蔡晟都能够保持相当的冷静,更是从未发生过脾气,刚刚大吼,恐怕是周敏从小到大所听到的第一次。
蔡晟挂断电话,心中却瞬间冷静了下来,他并不是因为发怒才朝周敏吼的,而是因为另一件事情刺激了他,那是一个未知的领域和空间。
他十分清楚,这件事情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周敏,都有着无可抗拒的吸引力,因为他们根本就是同一类人,同样是那种渴望冒险,渴望波澜起伏人生的人。
只过了二十分钟的时间,“砰”的一声,蔡晟的大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白菜,老大~”周敏一边喘着气,一边吼着就进来了。
一见蔡晟正完好无损的坐在沙发上,微笑着,嘴里还叼着一根烟看着自己。周敏愕然道:“你没事?”“我当然没事,这不在抽烟吗?要不要来一根,这烟不错。”蔡晟开着玩笑道。
“你有病啊!我还开着会呢?”周敏气不打一处来,当时就要发飙。“年轻人,哪来那么大火气,赶紧的,把自己的形象整理一下,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快。”蔡晟说到最后,语气突然变的坚决起来。
周敏忽然发现平时温和有礼的大哥忽然变的威严起来。他撇撇嘴,心知蔡晟必然有所打算,他也不是笨蛋,马上冲进洗手间。
片刻功夫,他就换了一套笔挺的深色西装出来了。“好小子,我就这么一套好西装,你眼光还不错。”蔡晟对周敏此刻的精神和帅气很是欣赏,这小子天生一副迷死女人不偿命的面孔,没办法,老天爷给的。
“走吧!”蔡晟将烟头掐掉,弹身而起,当先出了房门。周敏有着自己的车,尽管不是很高档,却也还过的去,蓝的颜色,流线形的设计,宽敞的车室,与周敏十分的匹配。“老大,我们这是要去见谁啊?”上了车,周敏终于忍不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