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仙羽齐天
章节列表
第二章 仙羽齐天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蓝老怪望了他半响,随后微笑道:“你这些都是推测,最重要的是仙羽齐天录我们连个影子都不见。”
桑真人随即跟泻了气的皮球一般,就在这时,严成尸体上的洞天封却是光芒亮起。“老怪,快布下禁制,那畜生怕是要出来了。”
蓝老怪脸色顿时凝重起来,他十分明白洞天封的厉害,那是修真者将自己所有的力量聚集在一点,凝结成的一个小型的限制空间。
除非力量十倍于这个空间,否则洞天封将永无变化,洞天封可以施展在任何物体上,比如墙壁和树干,严成将之施展在自己的身上,不过是想拉海杉怪陪葬而已。
如今洞天封即将被破,也意味着海杉怪即将出来了。两人联手在周围布下了七七四十九道禁制。
那禁制如同波纹一般透明,却又如薄纱般的轻柔,“噗”的一声,仿佛是蜡烛破灭的声音,那洞天封终于溃散了,但这次,出来的却不是虚影,而是一条实实在在的大蛇,它的身体足有十来米长,一身的鳞甲片片竖起,好在被禁制的空间十分广大,倒也不显狭小。这是道家的一种高明手段,须弥纳芥,实际上却是两人一兽一起缩小了。
桑真人两人见到海杉怪,倒也不敢怠慢,桑真人冷笑一声,单手一挥,一把晶蓝的飞剑瞬间涨大,朝着海杉怪疾斩而下。
海杉怪躲无可躲,“铿”的一声,它的身体与飞剑正面接触,却是发出金属交碰的声音。
“蛇打七寸!”蓝老怪看出了海杉怪的颈部有着一条细蜜的黑线条。
“时间不早了,快天亮了,你还不上来帮忙,到时候让凡人看见就不好了。”桑真人煞有介事的喊道,他可不想自己一个人勤快。
蓝老怪早知道了桑真人的性格,自己不过多年来未曾动手,手也痒了。
当下,他腾身而起,口中念念有词,喝道:“封天火雷,爆。”随着他的喝声,他的手掌中发出了一道亮光,一颗火红的珠子燃烧着,轰在了海杉怪身上。
海杉怪大吼一声,身上的鳞片居然是被轰下了是十几片,它似乎被激怒了,身体一个腾挪,一条巨大的尾巴已经是朝着两人扫了过来。
那庞大的力量带起了一股风雷之声,让人不敢小觑。桑真人与蓝老怪对望一眼,都微笑着闪开了,两人才不会去跟一只畜生斤斤计较呢?
“老怪,我用三昧真火将他困住,是擒是杀,你自己看着办好了。”桑真人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只见他双手交叉着舞动,体内的力量瞬间涌出,聚集在双手之上,一蓬蓬的赤红火焰瞬间在他的手杖心射出。
海杉怪似乎对三昧真火十分畏惧,它不停的闪躲着,不知不觉,就被困在了正中,蓝老怪眼见海杉怪的眼睛露出了恐惧的神色,他顿时起了怜悯之心。
只见他淡淡的道:“也罢,遇见我老怪,算你福气大,那你就进我的天心葫芦里吧,跟我回山好好修炼去。”说着,他随手抛出了一个紫色葫芦。
天心葫芦开始倾斜,整个葫芦瞬间变大,加上桑真人一逼,海杉怪终于是被收进了天心葫芦当中。
“此地不宜久留,老怪,我可先走一步了。”桑真人身形一晃,化做一个光点,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蓝老怪撤掉禁制,看了严成一眼,淡淡的道:“人死如灯灭,逆天而行的结局早就注定,从尘土而来,就归于尘土吧!”只见他袍袖挥出,一道极细的蓝光从他的袖口飞出,绕着严成的尸体一个旋转,又飞了回来。
随即蓝袍人身体飘到虚空之中,光芒一闪,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了。几乎在同时,太平间内无端的刮起一阵轻风,却是围绕着严成而起。
只见他的身体连同那白布在轻风中化做粉粒,四处飘散。好半响,只听见“啊!”一声惊呼在太平间对面的走廊响起,却是蔡晟下班时路过这里,刚好透过透明的窗户见到了两个高人激斗海杉怪。
禁制中的两人一怪,就仿佛是缩小的荧幕一般播放着,蔡晟大受吸引,不自觉安静的驻足观看起来,一边看,他一边掩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惊骇的控制不住声音要喊出来。等到严成,消散,他才松开了掩住自己嘴巴的手,却还是轻呼出声,那是一种压抑后的释放。
***********
蔡晟有一脚没一脚的踩在回家的路上,脑中回想着那无法理解的事情,那挥手而出的符印,那身体缩小的圆圈,还有那只奇怪的怪兽,都在瞬间充斥了蔡晟的脑海。
如果一切都是幻梦,可是自己明明亲眼所见,如果都是真实的,那么那都是些什么样的力量呢?
推开自家的门,蔡晟连灯都懒得开,就直接倒在了床上。他的脑中依然回想着这一夜,自己接连所目睹的两件奇怪的事情,直感到匪夷所思,当真犹如做梦一般。此时的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五点,天已经微亮,在窗帘的遮挡下,房间里显得十分朦胧。
蔡晟是个穷苦人家出身的孩子,与周敏都是从乡村里自己考出来的大学生,两人的天分毋庸置疑,否则也不会如此年轻就大学毕业。
蔡晟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淳朴善良,却对蔡晟有着一点惊人的共同点,那就是全力支持儿子的决定,从小到大,从无更改。
在城市里找到工作后,蔡晟的生活暂时的得到了安定,跨入社会的他,并没有盲目的不知所措,他的梦想与正常的奋发向上的年轻人是一样的,目标很简单,只是尽量的让自己活的好一点,轻松一点而已。
这是个一居室的房间,大概只有不到三十平米的大小,是蔡晟临时租的房间,房间虽小,却是个很好的位置。
拉开窗帘,可以眺望整个的凌原市,城市的繁华,一览无遗。
此时的蔡晟却是一点睡意也无,不自觉的将那本书拿了出来,听严成临死前的话,这本书好像是叫什么仙羽齐天录,奇怪的是这书什么文字都没有,翻开每一页,依然是那泛黄的纸张,触手柔软。
蔡晟抚摩着纸张,这时才感觉出来它的韧性,手都撕不开,蔡晟一时间来了兴致,当下他拿了把水果刀来试,折腾大半天,蔡晟终于颓然放弃。
那古怪的书,水火不侵,刀具等更是难伤,也不知道这书到底是什么材料制成。眼睛盯着怪书,已经身心俱疲的蔡晟终于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陷入了沉睡,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黎明的曙光终于出现,万道霞光射出,将那万里浮云映衬的娇艳无伦。
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一缕阳光,无巧不巧的照在了那本怪书上。只见之间一直沉寂的怪书,开始出现了诡异的变化。
怪书开始微微的泛出黄光,从书中飘出无数的文字,在空中形成一个螺旋的样子,这些文字仿佛有生命一般,在阳光下不住的舞动和跳跃。
太阳上升,阳光的折射角度也有了改变,一点余光照在了蔡晟的脸上,那刺眼的光芒,让蔡晟十分的难受,他抬起右手,下意识的想要挡在脸前。
那手臂在虚空落下,却是碰在了那不断飞舞的文字旋涡上,异变发生,那些文字旋涡似乎被完全的破坏,喷涌着,全都冲向了这条手臂,手臂仿佛被人托住了一般,被定格在了半空。
文字碰到手臂后,就像隐身了一般,消失不见,怪书中不断的喷出文字,不断的通过蔡晟的手臂,进入他的身体。
日上中天,光线已经转换了角度,怪书上的光芒和异像全都消失了。蔡晟高举的手臂也从空中落下,却是拍在了那怪书之上。
“噗”的一声,就仿佛是落在了尘埃中,那怪书已经是化做了粉屑消散。蔡晟转了个身,依然毫无所觉的沉浸于梦乡。
也就是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蔡晟的房门推开,紧跟着是一阵嚷嚷声:“白菜,白菜,我回来了,咦,人呢?”
“咣”的一声,房门关上的巨大声响,顿时将蔡晟惊醒了过来。他摇摇头,睁开朦胧的眼睛,却见一个留着一头卷发的高大青年摇晃着身体朝他走来。
“好你个黑鬼,看来以后要改口叫你醉鬼了。”蔡晟对于周敏的到来,似乎早有准备,事实上,两个人的住处,对双方来讲都是公共的。
周敏身材很高,将近一百九十公分,比蔡晟还要高出十公分,他的身材魁梧,五官端正,肤色却是黝黑,与白皙的蔡晟形成强烈的对比。
相比来讲,周敏长的更帅,性格更为狂野,蔡晟则更为冷静,一黑一白,一野一静,形成强烈的互补和对比。
周敏一P股坐在床边,与蔡晟并排,他低沉着头,双手掩面,却是一声不吭,难得的沉寂了一回。蔡晟甩甩及肩的头发,随后从床前的灯台上,抽出了一根烟,点燃,随后他淡淡的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大不了的,说出来,大哥帮你解决。”
直觉的,蔡晟感觉到了周敏必定有事,周敏外表狂野,但是做事向来极有分寸,喝酒从未醉过,与他说话,从来都是滔滔不绝的,现在的沉静显然是极为反常的。
“莫雅园~她~今晚跟我分手了。”周敏抬起头,望着蔡晟,声音颤抖的道。蔡晟的心中一震,惊讶道:“她居然真的这么做了。”
周敏点点头道:“她带来了他的新男朋友,当着他的面,与我分手~她怎么可以这么狠~怎么可以呢?”周敏心如刀绞,说话间,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蔡晟恨恨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随即又松了开去,他叹了口气道:“小敏,莫雅园与你说话的时候,是什么眼神?”
周敏摇摇头,颓然的道:“她看着我的眼神十分的平静,而且,还有一丝不屑,他的男朋友,是盛兴集团总裁的公子,陆天川。”蔡晟听完,突然哈哈的大笑起来,周敏却是惊讶的看着他,搞不清楚,自己这个白菜大哥到底是发了什么神经。
好半天,蔡晟才停止了笑声,他走到周敏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平淡的道:“莫雅园看你的眼神并无丝毫的躲避和愧疚,而且又故意带上陆天川,这本身就是让你死心的意思,我并不想放马后炮,其实很早以前我就劝过你,不要搭理莫雅园这个女人,她的眼中只有权势和金钱,她喜欢的也是这些,嫁的自然也是这些,盛兴集团是有名的大财团,资产足有百十个亿,她自然不会选择你,小敏,算了吧,这种女人,不值得你去付出和喜欢的。”
周敏站起身形,无奈的道:“为什么我的第一次恋爱,就是以这种形式收场,老大,我的运气怎么就这么衰呢?”
蔡晟哑然失笑,周敏能够这么说话,显然已经从悲伤的情绪中挣脱了出来,当下没好气的道:“你个臭小子,你才多大啊,现在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服装公司,虽然很小,却到底是自己的,更何况,你有一手设计的天赋,这谁又能比的上呢?放心吧,我有种预感,日后我的兄弟,一定会成为闻名全球的服装设计大师的。”
说到这里,蔡晟顿了一下,重重的叹气道:“可是我在担心啊!”周敏下意识的道:“担心什么?”蔡晟一本正经的道:“我在担心,到时候你这个大设计师别要不认识我这个大哥才好。”
“去死吧!”周敏顿时狠狠的将他推倒在床上,他随即转身,朝浴室走去,嘴里嘟囔的道:“我去洗澡,到时候跟你一起吃早饭啊!我请客。”
蔡晟微微一笑,知道自己兄弟已经暂时摆脱了失恋的阴影,他放松的仰面躺在床上,手背下意识的来回滑动,他突然清醒,那怪书居然不见了。
蔡晟连忙翻身而起,把屋子里上上下下翻了个遍,却哪里还有那怪书的踪迹啊!“找什么呢?”周敏穿戴整齐的从浴室出来,浑身湿透的长发上,水珠晶莹,显得神采奕奕。“也没什么?”蔡晟顿了一顿,接着轻轻摇了摇头,从他身边走过,洒然道:“你洗完了,那该我洗了。”
“到底没让你占了便宜,还要我等,够狠。”周敏恨恨的道。
洗完澡,换了一身休闲衣,总算轮到蔡晟休息了。从楼道里踏出室外,阳光的照射下,蔡晟的脸色瞬间变了,那仙羽齐天录的文字瞬间出现在他的脑海。
那古怪的文字,古怪的意思,让蔡晟很不适应,摇摇头,似乎想要将这些古怪的东西摇出脑海,那些文字还真有灵性一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你不会是生病了吧?”周敏望着蔡晟的表情,担心的道。蔡晟舒了口气,摆摆手道:“没事的,可能昨晚加班的缘故,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周敏点点头,并不多问,两人找了间咖啡屋。
叫了两倍咖啡和一些糕点,边吃边聊了起来,几次,蔡晟都想把自己昨晚的所见对周敏说出,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事实上,这么诡异的事情,谁肯信啊!
“小龙要乖啊,吃完饭妈妈带你去上学啊!”“来,吃这个面卷,很好吃的。”“以前都怪妈妈,没有照顾好你,多吃点这个。”坐在蔡晟和周敏前的一对母子顿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那是一个接近三十的年轻少妇,她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吸引两人注意的是这个男孩的说话声,他不停的发出“咿呀,哈噶”的声音,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那男孩长的甚是可爱,圆乎乎的脸蛋,五官搭配的恰到好处,唯一的遗憾,或许要算他的眼睛了,那眼睛没有丝毫的灵性,似乎十分的呆滞。
“真是可惜了,居然是个哑巴。”周敏回过头来,对着蔡晟惋惜的道。却见蔡晟的目光直勾勾的望着那边,却是一眨不眨。 
周敏不知道,在此刻蔡晟的眼中,出现了异样诡异,不可意议得恐怖的一幕,当他将注意力放到母子身上的时候,他眼睛里的瞳孔开始收缩。
一层淡淡的黄光开始覆在他的眼球表面,然后就看见那小男孩的头顶之上,趴着一只不停蠕动的绿色长虫,那长虫的两只触手,在空中不停的挥舞,它的身体只露出了上半部分,下半身已经完全进入了小男孩的头部。
蔡晟大为骇然,正在努力思索到底发生了怎么的一回事?突然,他被另一人的举动给吸引了目光。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面目上的轮廓如石刻一般的清晰,双眼有神,给人以一种慑人的力量。
这人刚从咖啡屋进来,在扫了一眼之后,却是径直朝着那一对年轻母子走来。“您好,我叫华文山,这是我的名片。”中年人递给少妇一张名片。
两人低声交谈了一会儿,华文山微微一笑,当下拉起小男孩的手,将他抱起,朝屋外走去。年轻母亲随后跟上。蔡晟眼尖,在华文山抱起小男孩的时候,分明从小男孩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
他头顶的那只长虫此时却是蠕动的更为厉害了。蔡晟大为好奇,当下朝周敏说道:“你先回去吧,我突然有点急事。”说完,也跟着那华文山出了门。
“老~你~”周敏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正想跟上,却被服务员给拉住要钱了,周敏没好气的道:“谁说我吃完了,你给我继续上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