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斗仙

一本仙羽齐天录,彻底的改变了年轻医生蔡晟的命运,他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诡异奇书
章节列表
第一章 诡异奇书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城市的喧闹,只有到了午夜,才会逐渐消失,劳累一天的人们纷纷进入梦乡,也有个别的一些人,却是到了凌晨才开始真正的生活和忙碌。
安平医院,位于凌原市的市中心,是一家在国内外都享有巨大声誉的超大型医院,这里环境幽雅,整个医院被鲜花和绿色所包围。
此时正处夏日,晚风带着丝丝的凉意,萤火虫在空中飞舞,从花丛小道上闪过。
凌晨一点,城市陷入沉寂,路边那明亮的霓虹灯与偶尔呼啸而过的车灯交相辉映,而安平医院,却反而在此时,迎来了一天中最繁忙的时刻。
“砰”的一声,医院大门被撞开,一辆救护车急冲而进。几个医护人员推着小车而下,急匆匆朝急诊室而去。
医院的宽敞通道中,一个年轻医生急步而来,冲到床前,一连串的判断从他嘴中报出:“病人的伤口在额头位置,失血过多,为利器所伤,颅骨开裂,应该立即动手术。”
年轻医生名为蔡晟,长相一般,属于那种一见就能忘记的平凡人,今年刚满二十四岁,以超常的医学天分从医学院提前毕业,之后便被分到了安平医院,至今已经主刀了二十一起大小不一的脑科手术,从无失手,被誉为医学界的希望之星。
今天是星期天,原本该是个休息的大好时间,却无奈的赶上了蔡晟值班,从晚上八点钟开始,一连就是三个脑科急救病人被送了进来。
等做完三台手术,已经是凌晨一点,即便是铁打的身体,蔡晟也有点扛不住了,当下趴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打起了盹,谁知道刚进入梦乡,就被人拉起来了。
医院里漂浮着浓烈的药味,不断传出病人的哀号和咳嗽声,将人带进了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一个年近三十的少妇迎面而来,那是护士长郭妮,长的温柔贤淑,心肠甚好,在安平医院是个有口皆碑的好人,从事护士工作也有六年的经验了。
急诊室中,围着单人床的除了郭妮之外,还有另外两个护士,一个名为邹艳,一个叫连芳,两人都与蔡晟的年龄相当。
蔡晟麻利的穿上白袍,带上口罩和手套。“咦,这是什么?”蔡晟转身过来,望着床边一本颜色泛黄,沾满血迹的书,惊讶道。“这是伤者一直紧紧纂在手中的,我们给他打了麻醉之后,才拿下来的。”邹艳回答道。
蔡晟点点头,当下也不在意,正要准备手术。
却见那伤者突然发出一声呻吟,居然睁开了眼睛。这突然的一幕,顿时将几人吓了一跳。只是更为惊奇的一幕却出现了,只见那伤者对着他们突然开口说话了。
“你们不用忙活了,我已经没救了。”伤者说话之间,神色十分的平静,同时,脸上泛过一阵红晕,出奇的,他额头上不断流血的伤口居然缩小了一点,只是肉块似乎被挖掘一般,被翻了开来,让人可以清晰的看见里边的森森白骨。
“你千万不要这么想,你不过是血管破裂而已,只要我将你破裂的血管修补上,你就会没事的。”这种悲观的病人,蔡晟也不是没有见过,连忙安慰起来。
“谢谢医生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我叫严成,如今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不知道你们可否答应我。”中年人态度诚恳,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摸索着掏出一张卡片,递过来道:“这里有点小钱,算是我的住院费好了。”
邹艳伸手接过,伤者是被一个好心的司机送来的,总不能让人家掏住院费吧,现在见严成主动的掏钱,她当然不会拒绝。
看着眼前这个名叫严成的中年人,蔡晟嘴巴已经合不拢嘴了,明明之前还伤重垂死的病人,如今居然神智这么清晰,说话有理有条。
“严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就是了,我们能做到的一定尽力。”蔡晟说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我想安静的呆会儿,凌晨四点的时候,你们就将我送到太平间好了,我的寿命也就是这点时间了。”说起自己的生死,严成很是坦然。
蔡晟和郭妮等人面面相觑,均想不到这世上还有如此淡漠自己生死的人,另外也觉得这个病人的言语,着实古怪。
为什么他如此肯定到凌晨四点就死呢?蔡晟心中想起了那些诡异的占卜师和道行高深的隐士,一个人能够预测自己的生死,这也太邪乎了吧!心里想着,眼睛刹那间望向了窗外,却见黑夜依旧,对面的楼层在霓虹灯下依然显眼,离天亮还早啊!
郭妮在旁边接口道:“既然严先生有这要求,那我们照办就是,只是,此事,是否要通知您的家人和朋友呢?”
这才是重要的话,毕竟死一个人怎么说也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善后的工作最好还是由病人家属承担。
严成淡淡一笑,脸色又变成了铁青色,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恐怖。
似乎是猜到了蔡晟的顾虑,当下说道:“我是孤身一人,并无任何的亲戚,朋友也离得太远,还是算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一把火烧了就干净了。”话说到这份上,蔡晟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他嘱咐护士帮严成简单的包扎一下,这是护士的职责。
包扎完毕,蔡晟一手拉起一个小护士,四人一起出了病房,邹艳和连芳毕竟是女孩子,听见严成三句离不开死字,加上其语气古怪,当下就有点浑身发抖了。
轻轻的关好房门,蔡晟与三个护士走到了另一条过道中,这才停了下来。“蔡~蔡医生,那人不会是鬼吧!怎么说话那么古怪!”想起刚才的情况,连芳发现自己的舌头都有点僵硬了。
“可不是,哪有人明明好好的,却非要说自己活不了的,而且连时间都算好了。”邹艳在一旁赞同的点点头。
郭妮虽然较两人年长,胆子却未必比两人大上多少,说也奇怪,平素三人见惯了鲜血和死亡,都不觉得可怕,如今却被一个突然活过来的半死之人给吓住了。
蔡晟心中其实也是惧怕的,只是他毕竟身为男人,不能在女人面前软弱,想到这里,他假装无所谓的道:“我看那人纯粹是精神病,这样好了,你们晚上就去负责别的病房好了,那二十八号病房,我来负责。”
“真的吗?那太好了,就这么定了。”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蔡晟不禁苦笑,本以为三人怎么说也要推脱一番,然后再接受,这可好,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蔡晟无聊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说来也巧,二十八号病房与他的办公室只有一条过道的距离,大概也就是相隔七八十步吧!二十八号位于过道的最后一间,与二十七号之间,隔了一个上下的楼梯。
刚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蔡晟桌前的电话就响了。“哇,死小子,白菜,你今天接电话神速,比以前有进步啊!”电话里一个粗豪的声音顿时嚷了起来。
蔡晟差点没有吓的晕厥过去,他捂着电话筒道:“你个黑鬼,难道非要把你大哥我吓死才甘心啊!”
“嘿嘿,哪能呢?老大,有时间出来没,我正在芳雪娱乐城呢?我跟你讲,这里美女~~”话还没说完,就被蔡晟的声音打断了。
“你小子是不是又跟她们讲恐怖故事了啊,是不是人家要你送回家啊!”蔡晟鄙视的道。电话里的黑鬼名叫周敏,是蔡晟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周敏比蔡晟小一岁,自己搞了个服装公司,倒也有点气候。
两人自小关系密切,无话不谈,说是死党也不为过,周敏喜欢惊悚和刺激的生活,行事之间,特立独行,蔡晟则是相反,两人之间却有一点惊人的相似,那就是对万物都有着极为强烈的好奇心。
半夜打电话,周敏真正意思不过是为了帮蔡晟打发无聊的时间而已,这一点,蔡晟自然明白,对着电话狂侃了一通,蔡晟强憋着笑,挂断了电话。
对着墙壁发了一会呆,蔡晟想自己这些年的各种经历,风平浪静的,曾经的激情与热血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消失殆尽,生命流淌,不知不觉的朝着枯萎平淡的结局迈去。
蔡晟无法甘心,他深吸一口气,抬手看了看表,此时的指针已经逐渐向那凌晨三点靠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时候蔡晟独自起身,心中突然闪过一丝奇怪的念头,不知道临死前的严成如何打发这最后的时间呢?
他终究掩饰不住心中的好奇,为了一窥究竟,蔡晟壮着胆子轻手轻脚的朝二十八号病房靠近。
面对越来越近的病房,蔡晟的心房也不争气的剧烈跳动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稳定一下情绪,这才走到了病房门前。
安平医院的病房门口与大多数医院是一样的,在每个大门口上,都有一面透明的玻璃片,这是为了便于护士查夜,又不惊动病人。
靠近窗口,往里瞧去,蔡晟的眼睛顿时放大了起来,眼中充惊骇欲绝的表情,他连忙伸出右手掩住自己的嘴,差点没有叫出声来。
只见病房之内,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原本熄灯的房间内,此时却是泛起了微黄的光芒,那光芒的来源却是来自严成的身体。
只见严成盘膝坐在床上,双眼紧闭,额头上的纱布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扯下,那伤口却早已经消失不见,若不是蔡晟之间亲手检查过那伤口,他几乎是要怀疑自己是否看错了。
严成的双手不断的变化,在虚空呈现一道道的幻影,如真似幻,一个闪着金光的,酷似严成模样的小人漂浮在他的头顶。
严成的身前,那本之前蔡晟所见过的泛黄书本此时也漂浮了起来,里边隐隐的飘出一道道的蓝光,与严成身上的黄光相互纠缠着。
一声低吟后,只见严成的胸口之上飞出一只怪兽的虚影,虚影一点点的探出,如同云雾升起一般,袅娜着扩大。那是一个巨大的蛇头样子,呈三角形,两颗眼睛半眯着,却抵挡不住那散发的碧绿光芒,一条粉红色的蛇信吞吐而出,发出丝丝的声响。
整只怪兽全部露了出来,一只如蛇一般的怪兽,浑白的身躯上,六角形的鳞片闪闪发亮。最奇特的是在它的腹下,长着四条畸形的小腿。
蛇形怪兽腾在严成的头顶,张嘴喷出一道白气,将严成与怪书之间的联系切断,只见严成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却是喷了出去。
随后他单手的五爪瞬间涨大,将那怪兽一把抓住,摇晃着要按在自己的胸口之上,怪兽不停的挣扎着,想要挣脱。
严成左手竖在胸前,五指弹动,化出一圈圈的指影,“散花印,摄。”他低喝一声,指影中飞出一朵鲜花符印,印在了怪兽身上,怪兽昂首作势,却是无法动弹,终于被严成按了下来,噗的一声,他的衣服破碎,胸膛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鲜明的蛇形图案,却是被封印了。
蔡晟愕然,严成的举动完全颠覆了他的想像,直觉中,他知道那是一种古老的秘术。原来世间真的有这种神秘力量的存在!
紧跟着,严成头顶的那金色小人发出一阵细微的叫声,突然化做流光消散,严成身上的黄光也是越来越微弱。
“唉,仙羽齐天录!我严成~终究~是无福啊~可恨的海杉怪,可恨啊~~”声音越来越低沉,最后归于无形,严成愤恨的目光也渐渐熄灭,坐在床上的身体也轰然倒下,再无任何的声息。
病房内的所有光芒一齐陨灭,蔡晟手按在门上,脸色被吓的惨白,过道里昏黄的灯火闪耀,蔡晟的眼睛不自觉的被手表上的时间吸引。
凌晨四点,不多不少。蔡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里暗想,那严成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如此的神秘,看刚才的样子似乎又不象是鬼。
看着病房里那本颜色泛黄的书,蔡晟的好奇心顿时又被勾了起来。一本会漂浮,还会发光的书,绝对够的上神奇了。
轻轻推开病房,蔡晟打开灯光,眼睛自然的注视到了床上的严成身上,只见他仰面躺在床上,神色甚是安详,面孔十分的红润,浑然没有殁亡之后的苍白。
蔡晟走到床前,呼唤了几声严成的名字,见他没有反应,俯身听他心跳,发现没了,这才确定严成是真的死了。
那本怪书就掉在他的床尾,蔡晟几次欲抽手,最后还是忍不住将它拾了起来。只觉得入手柔软之极,奇怪的是之前,严成沾在上满的血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握住怪书,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蔡晟的心头,脑海中似乎呈现出了种种光怪陆离的幻象。那种感觉一闪即逝,翻开怪书,里里边居然是一页页的黄纸,别说什么图了,就是一个字也没有。蔡晟大为失望,他潜意识中,一直以为这书里应该藏着什么惊天秘密呢?
转手正要将书扔掉,转念之间,蔡晟却又改变了主意,他转身将怪书放在了病房内的茶几上。接着,他对着严成自言自语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当护士们将严成盖上白布,推出病房,蔡晟不觉叹了口气,感觉到今天的情绪总算是有点放松了,将书放进自己的提包中,蔡晟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却是准备着下班了。
************
凌晨,当一夜的纷扰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安平医院,太平间的大门突然自动的向两旁散开,一蓝一红两个巴掌大的光球瞬间飞了进去,随后,大门又自动的关闭起来,不留下一丝痕迹。
太平间里森冷异常,这里停靠着大约十几具死尸,红蓝两道光芒在最外面的一具尸体面前停了下来,光芒闪过,现出了两个人来。
左边一人身材高大,浓眉大眼,鼻梁高挑,身着一袭蓝袍,他单手虚引,盖着严成的那张白布瞬间被掀了开去。
“哎,这小子,当真魂飞魄散了,咦,怎么连元婴都没有逃脱?”蓝袍望着另一个人道。另外一人身着红衣,约有六七十的年纪,一张脸红润如婴儿,下巴下有着几根稀疏的花白长髯。
只见他一边捻着自己的长髯,一边望着严成的尸体,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的目光注视到了严成的左胸。
“洞天封,这小子够狠,居然是将海杉怪封印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上,只可惜啊,这个封印维持不了多久啊!蓝老怪,你看怎么办?”长髯老者反问道。
“真是可惜了,没想到咱们还是来迟了一步,我与他师尊洞天真人也算有过数面之缘,如今受其所托,却未能挽回其性命,桑真人,你我如今既然找到了这里,说不得要替他除了这海杉怪了。”红袍老者说道最后不由叹了口气,元婴破灭可以重新修炼,但是魂魄消散可就是无能为力的了。
“你也不必自责,这也是严成命中注定的劫难,若是咱们消灭了那海衫怪,也算是为严成报了仇,对洞天真人也算有了交代。”桑真人点头道。
蓝老怪点点头,随即疑惑的道:“海衫怪位于千年海域,那里终年冰封,渺无人迹,严成莫非是刚从那里回来不成?”
“此事确实古怪,我曾听闻千年海域藏着一本上古奇书,不知道是否如此?以洞天真人的修为,该不可能派弟子到那里游玩吧?不过说起来,我们该注意下洞天真人了,他能够算出自己弟子有难,连大概的地方都知道,恐怕境界已经超过我们不少了,你我可都要努力了啊!”桑真人激励自己道。
“你是说那仙羽齐天录?”蓝老怪的神色之间,有些激动。“是啊,登仙羽化,齐享天道,传说仙羽齐天蕴涵着勘破天道的无上隐秘,那海杉怪莫非正是看守仙羽齐天录的灵兽不成,双方激战,严成虽将海杉怪封印,自己却也受了重伤,蓝老怪,你说我这样推测对不对?”桑真人越想越有可能,当下激动起来。